追蹤
雨陽天(網誌已搬家,新網址請見置頂公告)
關於部落格
**留言不再回覆**,**懇請大家移駕痞客幫新家**:)
  • 7298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初雪來臨*

*初雪來臨* By神風精靈 『你知道嗎?當雪蟲草出現,表示將要降下初雪。』 他還記得,那天的天空沒有雲也沒有風, 積厚以久的皚皚白雪,卻埋沒了他半個膝蓋,以及他的心。 在那片雪白的記憶裡,他所見到的, 只有血紅。 『這個世界上,沒有治不好的病。』 死亡,並不是全部消失,還有記憶會留在還活著的人的世界。 ***************************** 風和日麗,天空晴朗得很純粹,純粹得連一朵雲也看不見,平靜卻帶著稍冷氣息的海風中透露出了接近島嶼的訊息,黃金梅利號在偉大航道上的某個冬島的海峽口下錨,稍做了停泊。 這是一個風景宜人的冬島,似乎正要進入冬季,岸邊的綠草都蒙上了一層白色的薄霜,但是空氣中令人打顫的冷意,卻有風雪愈來的前兆。 一向吵吵鬧鬧的梅利號,今天卻反常的安靜,空無一人的船上靜悄悄的沒有任何聲音,只有從船艙傳來,一陣不急不徐的微弱呼吸聲。坐在桌前的小麋鹿船醫,喬巴此時正趴在一本攤開的厚重的醫書上睡著,奇異的藍色鼻子上掛著一個大大的泡泡。 陽光輕柔的灑入了窗扉微啟的船艙,在這冷冽的空氣中流進了一絲絲溫暖的感覺,一隻褐色小鳥停在窗扉上小憩著,一邊啄理著自己的被海風吹亂的羽翮。 忽爾,船艙的門扉被輕輕推開,小褐鳥立刻受驚拍著翅飛走了,一股清雅的花香散溢了進來,喬巴的藍鼻子不自覺的動了一下。 耳際,響起了一個陰柔的聲音: 「船醫先生,該起來囉!」 喬巴勉強的微睜開眼皮,隱隱約約看到一個黑髮的美麗女人坐在眼前,眨了眨眼睛,發現是走路從不發出丁點聲音的考古學家,妮可羅賓正坐在他趴睡著的桌上含笑著望著他,她纖細的手中輕握著一枝有著雪白花瓣的植物。 剛剛那股清香,正式來自這朵連花莖都是雪白的小花。 「……魯夫他們呢?」 小麋鹿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問著總是微笑的美麗女人,羅賓一邊把玩著手裡的白色花兒,一邊微笑著回答喬巴: 「船長他們一靠岸就興奮的全都衝下船去冒險了,我剛剛從島上散步回來,現在船上只剩下我跟船醫先生而已了。」 「這樣啊……」 喬巴喃喃的說著,羅賓用餘光悄悄的瞄著喬巴,覺得今天的他有點反常。 「船醫先生,今天怎麼沒有跟其他人一樣興奮的衝下船呢?」 喬巴抬起頭對羅賓露出了一個溫柔的微笑,那是一個不同於以往,帶著感傷的溫柔微笑。 「因為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 雖然不解,但羅賓還是微笑著回應: 「是這樣啊。」 她微笑著吸嗅手上那朵白花的芬芳,喬巴忽然被吸引住了目光。 「羅賓,妳手上那朵花…是在哪裡找到的?」 明朗的陽光灑落在島上青蔥的原野上,有兩個人影正踽踽的在原野上前進著,身材高挑的妮可羅賓帶頭走在前方,背著採藥用大竹簍的喬巴則亦步亦趨的跟在羅賓的後面,喬巴興奮的東張西望著,這個島嶼有著跟他的故鄉一樣的氣候,他一邊跟著羅賓,一邊小心翼翼的不要踩到身邊那些蔥綠的雜草,羅賓回頭看著喬巴不禁又微微一笑。 「當這個島嶼初雪降下,這些草就會被積雪掩埋了,你現在放他們一條生路,他們之後還是會死的。」 喬巴靦腆的騷了搔頭: 「妳說的是沒錯啦,可是只要他們能多活一小時,就能多呼吸一小時,能多喝一小時的水,多曬一小時的陽光啊~」 看著喬巴天真善良的表情,羅賓有點難以招架的苦笑表示投降。 「船醫先生,這朵花…真的有這麼特別嗎?」 羅賓輕搖了仍握在手中的白花,喬巴兩隻大眼睛閃閃發亮,開心的用力點頭: 「當然特別囉!那是『雪蟲草』是一種非常罕見的珍貴藥材呢!具有清靜血管,鎮靜心神的神奇效用,熬成湯或煮成花草茶都相當有益健康喲!只有少數冬島才能找得到的!」 「真看不出來,這朵小花原來有這麼神奇的功用呢?」 喬巴興奮得繼續解釋著: 「是呀!而且她還有一個美麗的名字喔!」 羅賓有點興趣的問: 「喔?是什麼呢?」 「『初雪天使』,」 藍鼻子小麋鹿可愛的小臉上綻開了一個大大的笑容: 「因為當雪蟲草出現,表示將要降下初雪。」 「初雪天使?」 羅賓偏頭仔細的端詳著手中這朵美麗的白色小花,漾開了一個美麗的笑。 「真是個好名字。」 「對呀!」 得到附和的喬巴開心的跟羅賓相視而笑,忽然羅賓停下了腳步,喬巴奇怪的看著她。 「我們到了喔,船醫先生。」 聽罷,喬巴順著羅賓蔥蔥纖手所指的方向看了過去,只見展現在眼前的,是一片一望無際的雪白花海,馥郁的清雅香氣瀰漫四處,鼻腔所吸入的盡是令人心醉的芬芳,沒有任何不適的窒息感,但是令人薄醺,嗅覺跟視覺彷彿都得到了極大的享受。 好美。 置身於白色花海中的喬巴,因驚艷而麻痺的腦袋中只剩下這兩個字。 那是一種難以用語言形容的浪漫之美,強風吹起,在雪白花瓣紛飛的景象中,喬巴的耳際似乎迴響起了一個熟悉而遙遠的聲音…… 『喬巴,你會成為一個很好的醫生,我向你保證。』 人們常常記得美好的回憶, 然而回憶之所以美好, 是因為它缺乏完美的結局。 『你認為,人什麼時候才會死……?』 死亡,並不是全部消失,還有記憶,會留在還活著的人的世界; 當活在世上的所有人的記憶中都沒有你了,那才是真正的死亡。 *************************** 「西爾爾克醫生~!等等我啦~!」 記憶中,六年前的不知哪一個只有積雪的午後,不久前被Dr.西西爾克收留,全身上下都纏著白色繃帶的小麋鹿喬巴,蹦蹦跳跳的在Dr.西西爾克身後不遠處大聲喊著。 前方一位提著黑色手提箱獨自在覆雪的叢林中走著的老人,一臉不耐煩的轉過身來: 「真是的,喬巴,我就叫全身是傷的你給我乖乖的待在家裡休養,你還硬要跟出來。現在速度太慢跟不上我了吧?再不快回去休息,等一下我就把你丟在這裡不管你啦!」 喬巴氣喘吁吁的來到西爾爾克的面前,仰起傻笑著的小臉上寫著的,全是敬慕。因為醫生縫合了他的傷口,也縫合了他受創的心。 「我要去幫醫生的忙。」 俗話說的好,出手不打笑臉人,看著喬巴那張傻氣的無辜笑臉,西爾爾克馬上就心軟了下來。 「哼,隨便你吧!傷口裂開我可不管。」 「嘿嘿嘿~」 像是拿到了許可證一樣,喬巴開心繼續跟在西爾爾克的身後一起往前走著。 「醫生,我們今天要做什麼呢?」 「我們今天要找一種神奇的植物。」 「神奇的植物?是櫻花嗎?」 「哈哈哈,不是,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昨夜剛下過雪,踩著厚厚的積雪,即使穿了厚厚的鞋襪,冰冷的感覺還是不斷從腳底升上來,他們從皚皚的白色雪原走進了茂密的森林,在覆蓋著白雪的針葉樹林中艱難的走著,還要不時小心從樹上落下的雪。喬巴是在這種冰天雪地的環境中長大的野生動物,所以對他來說其實沒有太大的影響,事實上,只要能跟隨西爾爾克醫生,到哪裡他都願意。 「醫生,櫻花真的可以治病嗎?」 喬巴忽然想起上次西爾爾克跟他說過的故事,西爾爾克開朗的大笑了幾聲: 「一定可以的,因為世界上沒有治不好的病!」 喬巴歪著頭迷惑的看著眼前的這位老邁卻又像個少年一樣熱血的醫生,西爾爾克忽然開心的大喊: 「啊!找到了!在那裏啊!」 西爾爾克三步併作兩步的朝前方快步走去,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的喬巴也立刻跟了上去。 只見西爾爾克衝到一棵巨大的樹幹下蹲下,和著白雪,小心翼翼的捧起一株小小的植物,好不容易追上西爾爾克的喬巴,滿臉疑問的看著西爾爾克捧在手心的那株雪白色的小花,好特別的花,連花莖都是雪的顏色,金黃色的柔暉穿越樹枝的縫隙匯聚在雪白色的小花上,散發著清雅的花香,泛出了一股神聖純潔的氣息。 「找到妳了,雪蟲草。」 西爾爾克開心的對著花兒說著。 「雪蟲草?」 「是呀!她是一種神奇的植物喔!具有洗淨血管,鎮靜心神的神奇效用,熬成湯或煮成花草茶都相當有益健康喲!只有少數冬島才找得到的!」 「還有其他的冬島嗎?」 聽到喬巴天真的發言,西爾爾克忍不住哈哈大笑: 「當然有啦!喬巴,這個世界很大,當然不只一個冬島。這種花又叫做『初雪天使』,因為當雪蟲草出現,表示將要降下初雪啦!昨晚下了這個冬天的第一場初雪,所以我想今天說不定可以挖到一些雪蟲草,就出來找啦!哈哈!」 「哇~好棒喔!」 喬巴兩眼閃閃發光,充滿神奇及敬畏的注視著捧在西爾爾克手中的小花,西爾爾克咧嘴笑了笑: 「這附近應該還有很多雪蟲草,我們一起找找,今天帶回去熬成湯來喝!」 「好!」 就在喬巴精神大振,幹勁十足的準備開挖雪蟲草的時候,前方的樹幹後面忽然多出了另一個聲音: 「沒想到你精神還不錯嘛,蒙古大夫。」 「哇啊啊啊啊啊啊~!」 喬巴驚叫了好幾聲馬上躲到遠遠的一棵樹幹的後面。一位大口灌著啤酒,身材噴火的魔女醫生老太婆,Dr.古蕾娃從前方的樹幹後面走了出來,西爾爾克不屑的哼了一聲: 「哼,臭老太婆妳也一樣啊!一點都看不出來是一百三十幾歲的樣子。」 「臭小子,嘴巴給我放乾淨一點!我現在可是花樣年華的一百三十三歲!哈哈哈哈!你這個庸醫又在做什麼白費工夫的事啦?」 兩個老人家不甘示弱的一來一往,各自挖苦著對方。他們倆一向如此,一見面就是相互唇槍舌劍,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他們感情很差呢。 「搞清楚,我跟妳這個強盜醫生是不一樣的!我要拯救這個國家的人民的心靈。」 「哈哈哈~庸醫做再多都不會有人感謝你的!話說回來……」 古蕾娃像老鷹一樣尖銳的眼中斂去了戲謔的神色,她嚴肅了起來: 「你應該知道自己時間不多了吧?」 天空飄起了班班細雪,醫生西爾爾克就像這片銀白的雪地一樣的沉默,古蕾娃又灌了一點酒繼續說: 「停止你那個無聊的研究吧,快死的人就該好好的享受人生。」 「不用妳雞婆,我的研究就快完成了!」 西爾爾克冷冷的回答,古蕾娃又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笨蛋就是笨蛋!那我就不再多說了,跟後面那隻笨麋鹿說他躲反很久了,我要走了。」 古蕾娃轉身正要離去,卻聽到背後傳來西爾爾克的聲音: 「他不是笨麋鹿,」 古蕾娃停下了腳步。 「他是我兒子。」 不屑的輕笑了一聲,古蕾娃晃著她的酒瓶瀟灑的踏雪離去,等到古蕾娃走遠了,喬巴才從藏身的樹幹後面跑出來,他踩著雪地上的白雪跑到了西爾爾克的身邊,仰著頭喚著: 「醫生?」 西爾爾克僵硬的身軀忽然震動了一下,接著緩緩轉頭,對喬巴露出了一個熟悉溫柔的微笑: 「走吧,喬巴,我們再採一些雪蟲草就回去吧!」 「嗯!」 藍鼻子的麋鹿開心的繼續跟在醫生的身後蹦蹦跳跳的走著,白雪也繼續靜靜的下著,逐漸的覆蓋在入冬的大地上。 有一種掩蓋在晴朗背後的,淡淡哀傷。 那時候的我深深相信,我可以像現在這樣永遠、永遠的跟西爾爾克醫生生活在一起,不管遇到什麼樣的困難,只要秉持著化不可能為可能的『信念』都一定能夠克服!就像那幅畫著骷髏頭,飄著櫻花花瓣的海賊旗一樣…… 『我好想回去,我好想再回去那個開滿櫻花的地方……』 然而走向悲劇的倒數,是不是早就已經開始了呢?真的就好像是一點一點……默默飄落,逐漸堆積的大雪一般。 西爾爾克醫生,我只是,我只是很想永遠跟你在一起而已…… 醫生,你要活下去喔……醫生...我想成為醫生...請你教我怎麼成為醫生吧……!麋鹿也可以成為醫生嗎? 『喬巴————當然可以啦。因為你是這麼的溫柔啊……』 我還記得當醫生流著淚告訴我這句話時我內心的感動,我的記性沒有特別好,但是我永遠記得那一刻,我內心的感覺…… 我真的……只是很想很想永遠跟你在一起而已…… 『你這個笨麋鹿!光靠善良的心是沒有辦法醫治別人的!…如果沒有技術!根本就拯救不了任何人!』 醫生一直都是那麼的溫柔,一直到最後,都是那麼的溫柔…… 『喬巴,你會成為一個很好的醫生,我向你保證。』 那是一句很溫柔、很溫柔的話, 然而當時的我,只是不斷的哭泣…… 以前是……現在也是…… 『我要讓櫻花在這個國家綻放!這世界上沒有治不好的病!掛著這面骷髏旗幟的男人沒有辦不到的事!』 醫生……西爾爾克醫生……在我心目中,你永遠是世界上最偉大的醫生……… 我還記得,那天的天空沒有雲也沒有風, 積厚以久的皚皚白雪,卻埋沒了我半個膝蓋,以及我的心。 在那片雪白的記憶裡,我所見到的, 『我的人生——真是太美妙了!』 只有血紅。 在那聲撕裂天空的爆炸聲中,西爾爾克醫生走了。 喬巴,謝謝你。永別了…… 醫生,櫻花後來真的盛開了,你看到了嗎? 在我離開家鄉成為海賊的那一天,你看到了嗎? 醫生,我成為醫生了,你看到了嗎? 醫生,我現在有夥伴了,我再也不寂寞了,你看到了嗎? ***************************** 「羅賓,今天真得很謝謝妳,不但帶我去找雪蟲草,還幫我採了好多,今天回去把他們熬成湯給大家喝!」 夕陽西斜,走在回黃金梅利號的路上的喬巴,背上的竹簍裝滿了雪白的雪蟲草,他的臉上掛著開心又滿足的表情,走在喬巴身邊的羅賓微笑回應,她的懷中一樣捧著滿滿的雪蟲草。 「哪裡,跟著你學了好多東西。」 羅賓笑著說著,卻引起了喬巴極大的反應。 「就、就算妳這樣誇獎我我也不會覺得高興的!混蛋!」 喬巴嘴裡一邊罵著,一邊卻開心的手舞足蹈了起來,羅賓似乎是已經習慣了喬巴這種藏不住心情的誇張表現,她面不改色的繼續發問: 「這個好喝嗎?」 「嘿嘿,其實沒什麼味道啦,但是很香喔!」 夕陽的紅金色餘暉,灑落在走在原野上的兩人身上,染上陰影的側半身在地上拖曳出兩條長長的影子,喬巴蹦蹦跳跳的走著,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是背了一大簍藥草的樣子;看著喬巴開心的樣子,羅賓忽然想起今天早上喬巴對她說過的話。 「對了船醫,你說過今天是特別的日子…是什麼日子啊?」 喬巴忽然停下了腳步,羅賓也跟著停了下來,剛剛歡樂的氣氛消失了,她望著喬巴鋪上夕陽光彩的背影,沉默得有點奇怪。 強風吹起,腳邊的雜草擺動著,好強、好強的一陣風。 「今天是……」 喬巴輕輕的發出聲音,接著展露了一個無限溫柔的笑容。 「今天是世界上最偉大的醫生,過世的日子。」 黑長髮的女人臉上閃逝過一絲理解的神情,接著也展開笑顏: 「是這樣啊…」 就在答案揭曉的此時,忽然有一些細小的、雪白物體自天空輕輕飄降,越來越多的雪白輕輕的飄落在兩人的腳邊,就跟背在竹簍裡跟捧在懷中的那些罕見植物的顏色一樣,那麼純潔的白,那麼純潔無瑕的飄落在小麋鹿攤開的手心…… 「是初雪耶。」                   【THE END BY *初雪來臨* 】 ++++++++++++++++++++++++++++++++++ 呼~大熱天裡在沒有冷氣的地方寫下雪文還真的是不簡單啊!明明熱得快抓狂了,還要拼命想像冷得直打哆嗦的感覺!害我差點就要精神分裂了!>皿<(眾:你本來就不正常啦!)這篇的原名是*雪蟲草*,文中關於對雪蟲草這種植物的描寫完全是出於杜撰,不要相信喲!XD雖然某風也很希望有這種植物的存在啦~最近突然臨時起意想幫喬巴打一篇文,所以就真的打了~XD希望可愛的喬巴能夠繼續活躍下去,在下有什麼描寫太隨性的地方請各位多多包含,哈哈~真的很謝謝大家不嫌棄的收看!*>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