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雨陽天(網誌已搬家,新網址請見置頂公告)
關於部落格
**留言不再回覆**,**懇請大家移駕痞客幫新家**:)
  • 7298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占星日》++

++《占星日》++ By神風精靈 那是發生在一個風和日麗的清爽早晨的故事,草帽海賊團的獅子頭(?)新船千陽號,那天非常平穩的停泊在一個已經入冬的冬島海岸,因為昨晚剛下過雪,所以早晨的空氣相當寒冷,幸虧千陽號停泊的海岸還沒有結冰,等到該島的磁氣存滿了,草帽小子一夥人就會立刻啟程。 這個早晨非常的寒冷,即使冬陽那麼溫暖的高掛在沒有雲朵的水藍天空,冷冽的空氣還是讓人全身打顫,所以船上的所有人幾乎都還窩在被窩裡睡大頭覺,俗話說雨天跟冷天最好賴床真是說的一點也沒錯。(有這種俗話嗎?<疑>) 「啊~冷死人了~紀錄指針怎麼還沒好啊?…咦?」 就在這時,一個穿著橘子色條紋厚棉襖的可愛橘髮少女推開艙門走上草坪結霜的甲板,航海士娜美似乎是全船最早起的人,淡金色的陽光輕巧的落在她看似嬌弱的肩頭,點亮了少女光采奕奕的身影。 然而這時,娜美被送報海鷗從空扔下的一份報紙引住了目光。 「航海士小姐今天起得可真早呢?呵呵~」 緊接著推門走出的是集美麗神秘智慧於一身的考古學家,在晨光中染上更加美麗光芒的妮可羅賓一樣穿著禦寒的棉襖,用以往含笑的語氣向娜美到打招呼,卻意外的發現娜美蹲在甲板上非常認真的端詳著一份報紙,並沒有回應她。 整艘船靜的很不可思議,大該是因為平常的亂源都還在跟周公大戰。 「娜美?妳在看什麼嗎?」 羅賓靠近了蹲在地上的娜美,湊到她的身邊看看她是看到什麼這麼出神,一絲溫暖幽雅的氣息輕輕吹過了娜美被微微凍紅的臉龐,嚇得看報紙入神的她尖叫了一聲: 「哇!」 仔細一看發現是羅賓,她才鬆了一大口氣: 「呼~什麼嘛,原來是羅賓啊~妳不要嚇我啦~」 是妳自己沒注意到我的耶。 羅賓心裡默默的想著,但是不主動引起紛爭是她的一貫作風,於是她又含笑著繼續問: 「妳在看什麼?這麼入神。」 「喔~沒什麼啦,給羅賓看應該沒什麼關係!」 娜美露出「妳跟我是一國的」的表情,笑著將她剛剛在看的內容遞到羅賓面前。 「星座占卜?」 羅賓喃喃的唸出上面的標題,娜美開心的點頭,難得露出了小女孩般的神情: 「對呀,這個是講每日運勢的星座專欄,還滿準的喔~羅賓妳要不要看看自己的?」 羅賓抬起頭對她微笑: 「先看看航海士小姐的吧!我記得妳是巨蟹座吧?」 「嗯嗯!真不愧是羅賓姐姐!>ˇ<」 ***************** 巨蟹座的今日運勢: 或許會在街上巧遇心上人, 發現對方出人意料的一面而重新迷戀。 (娜美生日:7月3日) ***************** 「喔喔!看起來還不錯呢!」 娜美興奮的說。 「呵呵~是呀。」 「接下來是羅賓姐姐的水瓶座!」 ***************** 水瓶座的今日運勢: 今天是諸事不順的一天, 最好不要外出, 行事前請再三小心。 幸運物:紅茶 (羅賓生日:2月6日) ***************** 「………」 「………」 一陣尷尬的沉默。 接著娜美率先打破沉默,帶著一點點得意的表情安慰羅賓: 「哈、哈哈~不過是占星而已嘛!不用太認真啦!哈哈~」 羅賓不以為意的微笑了一下: 「呵呵~說的也是。航海士小姐有心上人嗎?」 其實她是真的不以為意,她一向只是抱著半認真半好玩的態度在看待這種占星專欄,現在她反而對娜美的運勢預測比較有興趣。 娜美聽她這麼一問,也困惑的偏頭苦思: 「好像沒有這號人物耶~妳覺得這會不會是說我今天有可能在街上邂逅一個家財萬貫的大富翁?」 羅賓不禁失笑,娜美的理想對象果然跟她料想的一樣,於是她體貼的(?)提出建議: 「有可能吧?那妳今天要不要去島上逛逛看?說不定會有浪漫的邂逅喔~」 大約過了一個小時左右,甲板的艙門才又再度被推開,索隆穿著單薄的衣物從艙門後走出來,看到羅賓一個人非常優閒的躺在一張沙灘椅上看報紙,羅賓一如往常的抬頭,優雅的微笑: 「劍士先生,你早啊。」 索隆冷淡的看著她: 「早。」 至少在經過司法島事件後,索隆已經沒有像以前一樣那麼排斥她。 「你穿那麼少不會冷嗎?」 「抵禦寒冷也是一種修練。」 「呵呵~是嗎~」 就在他們剛對話到一半的時候,忽然從樓下又傳來香吉士發春似的鬼叫: 「噢!小羅賓~小娜美~我們一起來共享浪漫的愛情早餐~」 緊接著,雙眼變成愛心的廚子無視索隆存在的撞門而出,一轉眼就飛奔到羅賓的面前,羅賓呵呵笑了起來。 「喂!拜託你好好珍惜這艘船!你也不想想把門撞壞了是誰在修啊?」 剛加入不久的新夥伴佛朗基不畏寒冷,很有原則的穿著他僅有的那條泳褲邊罵邊走了出來。 「閉嘴!你這個只穿一條內褲的變態!在我跟小娜美還有小羅賓的偉大愛情面前,一扇船艙門算得了什麼!?」 「自己是變態還說別人是變態……」 「你說什麼!?蠢綠藻頭路痴!」 「你說什麼!?死圈圈眉花痴!」 「混蛋!我要教你好好珍惜這條船的道理!」 「少來礙事!」(索、香齊吼) 眼看一場三人混戰就這麼在甲板上展開了,羅賓似乎習以為常的繼續低頭看她的報紙,這時一個小小腳步聲一蹦一跳的來到羅賓的身邊。 「早安啊,羅賓。」 是可愛的小麋鹿船醫喬巴,羅賓對喬巴露出了溫柔的笑容: 「早安,船醫。」 他比起正在打架的那三個傢伙真的是可愛多了,喬巴有點害怕的看向正在甲板上打成一團的三人。 「索隆他們一大早精神就這麼好啊?」 「呵呵~是啊。騙人布呢?」 「騙人布還在睡覺。」 「這樣啊。」 真會睡。 羅賓又微笑著對喬巴說: 「對了船醫,等他們打完之後,能不能麻煩你幫我轉告他們航海士小姐說:『今天誰都不准到鎮上來,被我看到一次罰二十萬!』可以嗎?」 用平靜的語氣說出恐怖的話一向是羅賓的專長,尤其內容還是娜美的恐怖恫嚇,喬巴嚇得腳都軟了,發著抖說: 「我、我知道了……⊙w⊙||b」 「喔,對了,可以順便跟廚師先生說我今天想喝紅茶嗎?」 喬巴還沒從對娜美的恐懼中掙脫,只能僵硬的對羅賓點點頭,羅賓對他笑一笑又繼續低頭看報紙,但是她左想右想總覺到好像有哪裡不太對勁,又抬起頭看了看還在廝殺的三人,再看了看愣在一旁不知所措的喬巴,終於她蹙著眉開口問: 「船長呢?」 喬巴偏頭想了想。 「魯夫一大早就不見了耶~好像我們起床前就不知道溜到哪裡去了?」 +++++++++++++++++++++++++++ 另一邊,鎮上。 這是一個靠近海港的繁榮小鎮,鎮上人群熙熙攘攘的來來去去,多半是來自外地的遊客,這是一個盛行宗教的小鎮,隨處可見哥德式建築的高聳教堂及建築物,綵繪玻璃窗上的色紙在陽光的照耀下閃閃發光,看起來好像四處都散發出神聖的光芒。 橘色頭髮的少女漫步在這麼一個充滿神聖氣息的小鎮裡,沿路的行人跟教士們的臉上都掛著神聖親切的微笑。 我真是來到一個怪地方了…… 娜美心裡煞風景的想著(眾:因為妳是惡魔啦!),不過她不可否認,這裡建築物構成的景色真得很美,有一種能夠平靜心靈的崇高之美,光只是在這個鎮上走著,就覺得有一種心靈被洗滌清淨的舒服感,非常幸福的感覺。 就當作是一個人出來逛街也好,船上那群不解風情的笨蛋(除了羅賓)永遠都不會懂這麼有內涵的美。 何況她今天是來跟她命運中的大富翁心上人相遇的,怎麼可以讓那些窮酸傢伙冒出來壞了她的好事咧?恐嚇要罰他們二十萬他們應該就不會出現了吧?嘿嘿~ 她邊竊笑邊想著,不知不覺來到了一座搭建在寬大運河上的象牙白拱橋,橋面跟河面的高度差不大,所以可以清楚的看見乾淨的河底,娜美憑靠著橋上的欄杆望著河面上行駛的船隻跟泅水的鴨子。 「話說回來,真的可以遇見家財萬貫的大富翁嗎?」 娜美喃喃自語的說著,完全誤解了「心上人」的意思。 其實就某方面來說,她也是不解風情組的一員。 「遇見誰啊?」 忽然她的耳邊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但是她並沒有馬上認出。 「大富翁啦!我剛剛不是說過了嗎?」 娜美沒好氣的吼回去,卻震驚的發現站在她旁邊的魯夫,她的嘴巴大大的張開,震驚得說不出一句話,在她面前的黑髮少年跟平常一樣穿著紅色上衣跟藍色的七分褲,寒冷並沒有改變他的穿著,黑色的髮絲在草帽下淡淡的飛揚,大大的眼睛對她眨著無害的純真光芒,一點都看不出是被懸賞三億貝里的大海賊。(風:哇啊~超可愛!>///<) 魯夫看到娜美的反應倒是從容多了,他咧嘴露出了一個比陽光還要燦爛的笑容: 「妳為什麼要遇見大富翁啊?娜美。」 娜美的腦袋彷彿被重擊了一下,她忽然回過神來朝魯夫大吼: 「魯、魯夫!你怎麼在這裡!」 「娜美妳不要這麼大聲嘛!我的耳朵好痛喔!」 年輕的船長皺眉掏著耳朵向娜美抱怨著,娜美怒火中燒,激動的揪著他的衣領繼續朝他大吼: 「你怎麼會在這裡!?羅賓沒有告訴你嗎?」 「羅賓?我沒遇到她啊!我今天出門的時候天才剛亮耶!羅賓有要告訴我什麼嗎?」 娜美覺得全身無力,她癱軟在橋欄上覺得欲哭無淚,誰來告訴她為什麼他們船上最大的白痴為什麼會剛好選在今天特別早起,天才剛亮就跑到鎮上來晃而且還好死不死的給她遇到? 「娜美?」 魯夫不解的看著娜美今天反常的反應,心想她是不是吃壞肚子了?算是關心的靠近她。 就在這時,娜美忽然抬起頭來正色的看著他。 「回去。」 「啊?」 現在補救還來得及,她必須現在把他趕回去,要不然待會要是被她命運中的心上人看見了誤會了那該怎麼辦? 「回去。」 娜美冷冷的下令,魯夫的眼神很無辜。 「為什麼啊?我還沒玩夠耶!」 「回去!」 「咕嚕~」 魯夫的肚子很適時的發出了叫聲,他們倆無言的相視,接著魯夫傻笑著搔著腦袋說: 「嘿嘿~我從早上到現在都還沒吃早餐,肚子快餓扁了~娜美妳吃過了嗎?」 「………」 她也還沒吃,但是為了盡快把魯夫趕走,她冷冷的說: 「我不餓。」 「咕嚕~」 娜美的肚子立刻拆穿了她的謊言,她的俏臉漲得通紅,魯夫的笑容更大了。 半個小時後,娜美跟魯夫一起從早餐店裡走了出來,一個滿臉不爽,一個心滿意足。 為什麼我要掏腰包請這個大胃王吃早餐?這個餐館還好死不死的只剩下情侶桌,剛剛那個女服務生居然還笑著跟我說:「好可愛的男朋友喔!」誰跟那個笨蛋是男女朋友啊! 娜美無言的在內心哭吼,魯夫卻還滿臉開朗笑容的開口: 「娜美謝謝妳請我吃早餐!」 簡直就是火上加油。 航海士小姐陰沉的轉過頭來惡瞪著他,草帽海賊團的船長突然全身發毛,嚇得直冒冷汗。 「你給我搞清楚,今天請你吃早餐是為了堵住你的嘴,在這裡遇到我的事如果你回去敢洩漏一個字,我會讓你生‧不‧如‧死…聽懂了嗎?魯夫!」 娜美陰沉的臉一步步逼近嚇傻的魯夫,可憐的魯夫只能不斷發抖的猛點頭: 「知、知道了~」 我當初為什麼會找這麼恐怖的女人來當我的夥伴? 「好,那我們就此劃清界線,你快回船上去吧!」 說完娜美頭也不回的往前走,但是魯夫卻跟了上來。 「可是我還不想回去啊!我還沒玩夠耶!」 「回去!」 娜美轉頭吼他。 「不要。」 魯夫的固執也是船上的第一名,很快的娜美就投降了,她無力的嘆了一口氣,接著默默的繼續往前走,打定主意不理魯夫,她相信只要她不理魯夫,魯夫覺得無聊了就會自然離去。 但是直到她走回原來的拱橋,魯夫仍然如影隨形的跟在她的後面。娜美忍無可忍的轉頭: 「你要跟到什麼時候啊!?」 魯夫咧嘴一笑,露出了像陽光般的開朗笑容: 「我想看娜美在等誰。」 轟! 娜美的腦袋裡傳來爆炸聲,她咬牙切齒的說: 「你‧給‧我‧滾!」 「我不要!XP」 「為什麼啦!?」 「跟娜美在一起比較快樂啊!」(←理直氣壯) 船長任性發威,航海士投降。 最後演變成娜美哀怨看河景,魯夫自己很開心的在橋上跑來跑去,那邊看看,這邊玩玩,來來往往的行人看到魯夫的幼稚模樣,全都在偷偷的笑。(風吼:我跟你們拼了!=皿=<眾拉:冷靜啊!>)娜美偏頭偷看了一下,無力的嘆了一口氣。 我當初為什麼會認這麼幼稚的男人當我的船長? 雖然心裡常常對魯夫的幼稚天真感到不滿,有時候甚至對他感到嫌棄,但是魯夫始終掛著最初相遇時那張無害、開朗如陽光般的笑臉,神奇的是,每次看到魯夫那張笑臉,她總是無法招架,而且不管遇到什麼傷心難過的事都會一掃而空。 更意外的是,她並不討厭這樣。 『娜美,妳是我的夥伴。對不對?』 她還記得當他對她說出這句話時,眼中閃爍著的堅定光芒,她忘不了當時內心受到的感動,感動得令她熱淚盈眶。 或許,這就是原因? 就在她發呆等待的時候,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當魯夫再次叫喚她的時候,已經是夕陽西斜的傍晚了。 「娜美,太陽快下山囉!我們回去了啦~」 魯夫坐在娜美靠著欄杆上,由上往下的看著她,夕陽紅金色的餘暉暖暖的灑在兩人的身上,灰紫色的雲彩零散的飄蕩在橘橙橙的天空,娜美哀怨的嘆了一口氣。 可是我還沒遇見我的大富翁心上人啊…… 「?」 魯夫不懂娜美為何嘆氣,只是用茫然的微笑看著他的航海士,娜美偏頭看見了魯夫的神情,不知為什麼,在夕陽光彩的照耀及渲染下,魯夫的微笑居然迷人得叫娜美無法移開視線。 怦怦! 奇怪?我的心臟為什麼跳得那麼快? 「哇,妳看那邊那對情侶~」 娜美的耳際突然傳來了路人的耳語,兩個路過的女學生正在對他們指指點點: 「感覺好甜蜜喔!」 甜蜜? 我跟魯夫? 『嘶————————!』 娜美腦袋中的某條線瞬間斷裂,羞窘的她剎那間失去所有理智,早已漲紅的俏臉突然扭曲,咬牙切齒的指著魯夫的鼻子,發出她這輩子最恐怖的一聲驚天動地的怒吼: 「蒙‧其‧D‧魯‧夫!現在立刻給我消失!」 不只是魯夫,在場所有的路人全都立刻逃之夭夭,甚至在運河面上優游的鴨子們也全都嚇得展翅高飛,真的是所謂的作鳥獸散,一瞬間整座拱橋上只剩下娜美一個人遠遠的,還在那裡大口喘氣的身影。 漸暗的天空突然飄降下粉粉、片片的純白,又將是一個下著雪的夜。 +++++++++++++++++++++++++++++++ 兩個小時後當娜美得了重感冒,頭暈眼花、體溫滾燙的回到千陽號時,外面已經是大雪紛飛了。 引起了一陣不小的騷動,其中有一大半是香吉士在哭天搶地。 經過了一番折騰,在喝下喬巴特製的感冒藥後,娜美終於退燒,也恢復了清醒的神智。 「娜美,妳真是太亂來了啦!居然在大雪中待了兩個小時!這樣還不會感冒的話就奇怪了!」 喬巴一邊檢察著娜美的體溫計,一邊責備著娜美,但是娜美好像沒在聽似的,逕自發出了喃喃自語: 「……不準……」 「啊?妳說什麼?」 喬巴詫異的抬頭看她,娜美輕輕的搖了搖頭說: 「我想喝雞湯。」 喬巴聞言想了想,對娜美微笑: 「好啊,反正妳的燒已經退得差不多了,我上去跟香吉士說一下,順便告訴他妳已經退燒了,妳要乖乖待在病房休息,不可以亂跑喔!」 說完喬巴就走出了醫務室,一邊走還一邊低聲碎碎念著: 「她們兩個今天都好奇怪喔~羅賓是一整天都在喝紅茶,娜美是跑去大雪中站了兩個小時……」 等到喬巴的腳步聲聽不到了,娜美才虛脫似的癱軟在病床上,心裡恨恨的想著: 什麼鬼占星!?根本就不準嘛!一個大富翁也沒有遇到!還害我浪費那麼多時間在那裏枯等!最後還得了重感冒!真是倒楣透頂! 就在這時,醫務室的門又被輕輕推開,娜美奇怪朝門口看去。 咦?喬巴這麼快就回來了嗎? 「娜美?」 當然不是,探頭進來的是魯夫,那個今天害她倒楣一整天的罪魁禍首,她很想對魯夫大吼大叫,可是想一想覺得還是不要加重自己的病情而作罷。 「妳好一點了嗎?」 魯夫躡手躡腳的靠近她的病床,傻氣的臉上寫滿了擔心,娜美忍不住苦笑了一下。 你為什麼還要關心我呢?我總是對你那麼兇,而你也總是毫不畏懼的前來關心我,以前也是,就連今天也是……不管我對你說了多少殘酷的話,你總是這樣…… 娜美忽然覺得眼眶濕濕的。 「娜美?妳哭了!很不舒服嗎?」 「哈哈,沒有啦~笨蛋。」 娜美笑著抹掉從眼角滲出的眼淚,聽到魯夫焦急的聲音不知為何覺得非常感動。 「你不怕被我傳染感冒嗎?怎麼還跑來看我?」 她想起喬巴巨大化將她扛進醫務室時,對大家下令暫時不能接近她,說她得到的感冒很容易傳染。 魯夫露出了令人放心的溫暖微笑: 「索隆說我可以來看妳,他說『因為笨蛋不會感冒』,嘻嘻~」 「你被人家笑是笨蛋幹嘛還那麼開心?」 「嘿嘿~」 真受不了這個笨蛋,不過就某方面來說,索隆實在沒資格這麼說魯夫。 娜美嘆了一口氣,伸手指向放在一邊的報紙: 「你看看那個吧!看完就會知道我今天為什麼要冒著風雪在那裏等人了。」 「喔?」 好奇心旺盛的魯夫馬上三步併作兩步的衝過去拿起報紙。 「『星座專欄』?」 「對,上面說我今天可能會遇到大富翁。」(眾:人家哪有這樣說!) 娜美有氣無力的說著。 「哈哈哈哈,所以妳才會去那邊等人啊?」 魯夫大笑了起來,娜美惱羞成怒的拉起棉被蓋住自己的頭,賭氣的說: 「你要笑就儘管笑好了!反正我就是笨蛋!居然會相信這種東西!」 占星真是會擾亂人心,連我這麼冰雪聰明都被它給騙了! 「我覺得相信這個沒什麼不好啊。」 意外的,魯夫居然沒有嘲笑她;娜美驚訝的掀開棉被看著他,他還是跟以往一樣對她燦笑: 「要是妳沒相信這個專欄,妳今天會出去逛街,然後發現這個小鎮的景色嗎?」 娜美呆住了,魯夫繼續說了下去: 「要是羅賓沒相信這個專欄,平常只喝咖啡的她會發現紅茶也很好喝嗎?」 娜美突然從喊衰的思考邏輯中解脫,剎那間覺得全身舒暢了起來。 魯夫一邊研究著占星專欄,一邊笑著: 「哈哈~這邊也說我今天諸事不順,但是我很有口福呢!」 看著魯夫那張孩子氣的笑臉,娜美忍不住莞爾。 「其實啊~我覺得這個準不準倒是其次啦!但是經過占星的提醒,我們才能重新觀察周遭的事物啊!」 魯夫的笑容及話語,像清風像暖流一樣滲入了娜美的心房,扭轉了她原本認為今天很倒楣的想法。 「娜美,占星是可以讓人的一天變得更加美好的小小魔法呢!」 又是一個溫柔的傻笑。 娜美撐起身子,托腮,展開微笑看著魯夫,她覺得她的心情忽然好了很多,每次都是這樣,一句話,一個眼神,一個笑容,這傢伙總是有辦法輕易的化解她所有的不愉快。 「想不到你會有這麼了不起的見解呢~真是出人意料啊~我對你另眼相看囉,魯夫…耶!?」 就在她語畢的同時,一段熟悉的話語突然間在腦海中浮現…… 『或許會在街上巧遇心上人, 發現對方出人意料的一面而重新迷戀。』 難道說...那個預言中的人是指...魯夫!?魯夫是…我的心上人?我喜歡…魯夫?等一下!不可能!我的確很感激魯夫救了我那麼多次,也常常覺得他有與眾不同的魅力,但是他總是害我要一直照顧他,但是我其實…很喜歡? 她斷然表示: 「我不相信。」 「啊?」 魯夫嚇了一大跳。 「我堅決不相信!」 娜美不管自己現在身體有多虛弱,激動的大吼大叫起來。 「不可能不可能!怎麼可能是你!」 「娜美妳怎麼了?妳的臉好紅喔,是不是燒還沒完全退…」 「哇啊啊啊啊啊!不要摸我!會懷孕的!」 「啊?」 「呵呵~」 「羅、羅賓姐姐!妳什麼時候坐在那裏的!?」 「呵呵~我蠻早之前就在了~船長先生還真是出人意料啊~」 「哇啊啊啊啊啊!」 「妳們在說什麼啊?」 那是發生在一個風和日麗的清爽早晨的故事,一個關於船長與航海士,占星引發的,一個小小的、甜蜜的故事。                    【THE END BY ++《占星日》++ 】 ================================== 其實某風超迷占星的說,占星真的很好玩哩!>ˇ<但是希望大家不要因為占星而感到患得患失,生活中很多事都能成為讓人幸福的小契機,不管各位大大是什麼星座,希望大家都能有幸福快樂的每一天!文中的娜美似乎比較遲鈍,因為某風很想表現出娜美一直以為自己把魯夫當成夥伴,卻不知不覺的喜歡上魯夫的感覺~(眾:還差的遠呢!)=ˇ=總覺得還有什麼美中不足的地方…最後,對不起打了一篇爛文,有人可以告訴我佛朗基的生日是哪一天嗎?魯娜王道!謝謝大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