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雨陽天(網誌已搬家,新網址請見置頂公告)
關於部落格
**留言不再回覆**,**懇請大家移駕痞客幫新家**:)
  • 7298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戀人花之語*↗(上)

↖*戀人花之語*↗(上) By神風精靈 ***************************************** 那是一個跟平常一樣很晴朗的上午,在走廊的轉角,推開艙門,在耀眼陽光的背後,我看見了一個不該看見的東西。 ++++++++++++++++++++++++++++++ 那是一朵白得非常潔淨的花,金色的細蕊在花心的中間無力的輕搖著,綠色的莖挺立著花萼,隱約中好像可以聞到她在微風中漾出的淡淡芳香。 「娜美,這個給妳。」 「!??」 所有的人聽到這句話全都吃驚的瞪大了眼睛,佛朗基將遮住眼睛的太陽眼鏡推到了額頭上方,騙人布正在組裝不知名機器的工具掉到了地上,喬巴嚇得躲到了柱子的後面,就在此時索隆剛好也驚醒了過來。 唯一有反應的果然只有那個圈圈眉毛的金髮廚師,而他的第一個反應就是一腳朝剛剛做出驚恐到所有人行為的草帽船長飛踢過去。 「你幹什麼臭魯夫!你居然敢送花給我的娜美!」 魯夫不耐煩的躲開香吉士的攻擊,其他人已經迫不及待的聚在一起大聲的竊竊私語: 「娜美那麼兇魯夫居然還敢送花給娜美耶!這是什麼為什麼啊騙人布?」(喬) 「喬巴你等一下去檢查魯夫的腦袋有沒有什麼問題,看來他除了白痴以外又多了一個絕症了!」(騙) 「真沒想到他會喜歡這種的啊…這禮拜他居然比最超級的我還超級呢!啊嗚~」(佛) 「咦?天亮了嗎?」(索) 「全部都被聽到了啦!你們講悄悄話也太大聲了吧!=皿=」(魯) 氣得朝夥伴噴大吼之後,魯夫馬上用非常困擾的口氣繼續說: 「我也不想啊!誰叫我剛剛在鎮上的時候有一個陌生的大叔一直要把這朵花塞給我!塞給我之後他就跑得不見蹤影了!我也不知道要這朵花怎麼辦啊!?」 香吉士還是沒有停止對魯夫的腳跟口的雙重攻擊。 「你不要找藉口了!你這個居心不良的笨草帽!」 「你說什麼圈圈眉!不准瞧不起我的草帽!」(風:【不…我覺得他瞧不起的應該不是草帽…】) 「你、你居然叫我圈圈眉!?你到底是跟誰學到這句話的啊!」(香怒吼) 眼看兩個人快要打起來了,娜美馬上搶過魯夫抓在手裡的那朵花。 「反正這朵花不要錢就對了嘛?不要錢的東西我當然要啦!那就謝啦魯夫!」(風:【真不愧是娜美桑…<汗>】) 看著航海士毫無半點浪漫的反應,所有的人又無言的回到自己剛才的動作。 「不客氣,謝啦娜美。」 魯夫前後文法不一的把花丟給娜美之後馬上就要走人。 「你居然敢送花給我的娜美!」 「你幹嘛啦香吉士!」 香吉士的飛踢又過來了,魯夫只好開始毫無戰鬥意志的防禦跟閃躲。(風:【你們兩個…<汗>】) 「不過比起我,羅賓應該更喜歡花吧,為什麼給我呢?」 看著手裡那朵美麗的白色花朵,娜美忽然疑惑的問著。 「咦?我不知道啊?我只是回來看到妳在甲板上就給妳啦!」 「呵呵,看來船長先生真的很急著想把這朵花送給別人呢~」 「!!??」 一個熟悉的嗓音忽然加入了討論,所有人都嚇得驚呼了一聲,羅賓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來到大家的身邊了。 「哇靠羅賓妳是什麼時候出現的啊!?我差點被嚇死了!⊙皿⊙」 「呵呵,真不好意思,咦?這朵花我好像在哪裡看過…」 「小羅賓我好喜歡總是給人驚喜的妳啊~~~(大心)」 『一群白癡,都不知道我的價值。』 忽然一聲如細語般的稚嫩呢喃插進了眾人的談話中,正在發花痴發到一半的香吉士忽然停止了動作,他看著魯夫、娜美跟羅賓還有其他人(喬、騙、佛、索:為什麼我們省略啊!<齊吼>),其他人則是回以困惑的表情。 「咦?」 「怎麼了嗎?香吉士?」 「咦?你們剛剛有沒有聽到什麼人在講話?」 大家則是繼續用困惑的表情看著他。 「這裡只有我們啊,剛剛也只有我們在講話而已呀。」 娜美覺得很奇怪的回答他。 『欸欸,你聽得到我說話啊?』 那個稚嫩的輕柔嗓音又出現了,然而這次是對著香吉士說著。 「咦!?我又聽到了!有人在跟我說話!」 香吉士抓著自己的耳朵不停的轉圈圈。 「?」 眾人皆用聽不懂他在說什麼的表情看著他。 『這邊這邊,我在這邊啦!在這個女人的手裡啦!』 香吉士吃驚的朝娜美的手中看了過去。 『對,就是我啦!』 只見那朵純白的花露出了沒被握住的青翠綠莖,純白又柔嫩的花瓣嬌弱的在風中輕輕的搖曳著,看起來好像在對他淘氣的微笑。 「啊────────!花在說話啊啊啊啊啊!」 這次換廚師驚訝的失聲大叫了,他嚇得倒退了好幾步,最後全身貼在甲板的另一頭面色驚恐的用驚恐的眼神死盯著娜美手中的那朵花。 所有人都用更驚嚇的表情看著他。 「那個花痴廚子終於瘋了。」(索) 「香吉士你有毛病啊?花怎麼可能會說話?」(騙) 「香吉士我來幫你看看你的病情吧!」(喬) 小麋鹿船醫喬巴很關心的朝香吉士走了過來。 「混帳不要過來!我沒病!你們難道都沒聽到那朵花在說話嗎?」 眾人用更加擔心的表情看著他。 「廚師先生該不會是被惡靈纏上了吧?」(羅) 「為什麼妳的腦袋裡總是在想著可怕的東西啊?」(佛) 「香吉士是最近壓力太大了嗎?還是你有什麼煩惱嗎?」(娜) 「哈哈哈哈哈哈!香吉士好有趣喔!」(魯) 『你看起來的確有煩惱喔!需要我幫你嗎?嘻嘻…』 「啊啊啊啊啊啊啊────!她又說話了!!有妖怪啊───!!」 眾人不約而同的集體注視著驚慌失措的香吉士。 「看這傢伙被嚇成這樣真有意思。」(索) 「你說什麼!?綠藻頭!」(怒吼) 「好好好,我知道了香吉士,你喜歡這朵花對嗎?那這朵花就給你照顧吧!」(娜) 「咦?」 娜美忽然一臉理解一切似的做了這個突然的結論,香吉士咦了一聲呆愣在原地不知道要做出什麼反應。 「喔~原來如此啊!香吉士你想讓大家害怕那朵花然後再將那朵花據為己有嗎?你心機真重啊!」(騙) 「咦!不、不是!不是這樣…雖然娜美小姐送花給我我很開心…」 「那你就不用客氣了,拿去吧!」 那朵花就這麼被硬是塞進了自己的手裡,無法拒絕女人的天性讓他無法推辭掉這朵花,紳士的廚師此時只能臉色蒼白的看著突然被塞進手裡的那朵花。 「香吉士!我餓了!飯~~~~~~~~!」 就在此時魯夫發出一聲結束這一切紛亂的大喊聲。 「吵死人了!你這個貪吃船長!伙食費都被你吃光了!」(娜) 「不過也到了吃飯時間了嘛,我們就一起去吃飯吧!」(騙) 娜美一邊大吼著捏著魯夫的耳朵朝廚房的方向走去,其他人也動身朝廚房的方向移動。留下香吉士一個人呆愣的留在原地,手裡還緊抓著那朵花。 「喂、喂…」 大家都走光了,他無助的低下頭俯視那朵被娜美塞進手裡的白花,海風讓她輕輕的搖曳,在熠熠的陽光下顯得更加燦白,好像隱約可以聽得到她戲謔的笑聲:『請多指教』 此時王子殿下英俊的臉上,只有無限條黑色的斜線。(風大笑) ++++++++++++++++++++++++++ 遠遠經過森林的邊緣,忍不住對那濃蔭密佈處投去一瞥,忍不住心想那森林裡到底有些什麼?也許心裡早就知道了只是從來就沒有親眼看過,但是如果不走進去的話,那麼永遠都不會知道。 『欸,我要換水啦!香吉士!快幫我換乾淨一點的水!不是跟你說我每天都要換水嗎!?』 「少囉唆妳這個公主病妖怪!連聲『請』都不會說嗎?」 『可惡的傢伙!不准叫我妖怪!』 到了第二天早上,廚師依然跟昨天魯夫帶回來的那朵「花」對話著,只見剛幫大家打理完早餐的香吉士,正一邊不悅的咒罵著一邊小心翼翼的幫那朵花換掉前一天的舊水,然後將水龍頭轉出來的清水倒進裝著花兒的透明容器裡,無法對香吉士的怪異舉止視而不見的大家,一邊在餐桌上安靜的吃著美味的早餐,一邊對眼前的景象感到毛骨悚然,雖然這艘船上的確沒幾個正常人,但是像香吉士這樣對著一朵花自言自語倒是頭一遭,最糟糕的是他並不是在自言自語,他是真的在跟花對話。 (風:【請大家把花講話的部份遮起來,就可以體會魯海們看到的情形~XD】眾:【你怎麼感覺好像很開心啊?惡劣!= =】) 「為什麼我們一大早就要看圈圈眉發神經啊?他終於對人類以外的女性產生興趣了嗎?= =」(索小聲) 「香吉士是怎麼了?難道是因為那張懸賞單終於把他逼瘋了嗎?」(騙小聲) 「他今天還在跟那朵花對話呢…應該請醫生幫他看看…」(喬小聲) 「喬巴你就是醫生吧…」(娜小聲) 「不過感覺上廚師先生跟那朵花處得不是很好…」(羅音量適中) 「雖然如此但還是乖乖去換水了啊…」(佛小聲) 「香吉士!我還要吃肉~~~~」(魯大聲) 「你也稍微關心一下他吧!ˋ皿ˊ」(眾人對魯夫大吼) 這時剛換完水的香吉士詫異的抬起頭來看著突然大吼的大家。 「咦?你們怎麼了嗎?早餐有什麼問題嗎?」 所有人立刻都心虛的顧左右而言他,彷彿逃避似的害怕跟香吉士的視線接觸。 「沒、沒什麼啦!我吃飽了!」 騙人布立刻搶先回答然後自稱已經吃飽了,就飛也似的離開了餐廳,看到騙人布離開喬巴也馬上跟進: 「我、我也吃飽了!騙人布等等我啊!」 「我我也吃飽了,香吉士今天的早餐很好吃!我先走了!魯夫你給我過來!」 「咦?可是我還沒吃飽啊!啊!痛痛痛痛!」 娜美拉著魯夫的耳朵離開了,然後索隆、佛朗基跟羅賓也陸續的像是逃走般的離開了廚房,呆愣在原地的香吉士更是丈二金剛摸不著腦袋。 「大家是怎麼了?」 『嘻嘻嘻~他們一定是覺得你瘋了吧!因為這世界上哪有人會跟花說話呢!嘻嘻嘻~』 白色的花兒又調皮的笑了,聞言,香吉士雖然恍然大悟但還是不悅的皺了皺眉頭: 「妳以為這是誰害的?我從沒想過有一天我會跟花對話啊!為什麼全部的人只有我聽得到妳說話啊?」 『笨蛋,這當然是因為你是全世界最幸運的人才能跟本小姐說話啊!』 哪裡幸運了…我現在被大家當成怪咖了…嗚嗚~娜美小姐會不會不要我…(風:【她有要過你嗎?= =】) 香吉士有點不悅的沉默以對,然後就默默的開始收拾桌上的殘羹菜渣,然後廚房就陷入了許久的安靜,過了一會兒,就在香吉士正要高興自己的耳朵終於恢復正常的時候,只有他聽得到的聲音又從背後傳來: 『欸欸,捲眉毛的老兄,陪我說話嘛~我好無聊喔~』 那朵花又在叫他了,他只好心不在焉的回應著,一邊嘆氣一邊繼續進行手裡例行的洗碗工作。 其實他到現在還是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可以跟花說話,他推測這應該是一場荒唐的夢,他隨時可以醒來,只是眼前發生的一切卻又是那麼真實。 「哦?那妳要我陪妳說什麼啊?妖怪?」 真是的,自從夥伴增加了以後,要洗的碗也變多了,真是群會吃的傢伙,不過小娜美跟小羅賓當然例外啦~(大心) 『不是說不准叫我妖怪了嗎!你到底有沒有聽到啊!?』 花兒生氣的叫喊著。 「這世界上有會說話的花嗎?不是妖怪是什麼?」 『…哼!』 然後花好像真的生氣了,過了好久都沒有再說出一句話,香吉士覺得自己好像有點太過分了,於是微笑的嘆了一口氣,放下了手邊的工作,走到了花兒的面前拉了一張椅子坐下,他仔細的凝視著那朵燦白的白花,她的莖蔓倔傲的挺立在透明的玻璃瓶中,背對著自己的純白花瓣上盈滴著一顆顆晶瑩的露珠,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正噙著眼淚生著悶氣的女孩,那麼脆弱又那麼逞強的可愛姿態真是無法不惹人憐愛,溫柔的廚師終於投降了。 「好啦,對不起,我錯了,那妳希望我怎麼稱呼妳?美麗的小姐?」 沉悶了許久,花兒終於像是稍微消氣的偏過頭來。 『不要再叫我妖怪!』 聽著這個孩子氣的要求,香吉士忍不住溫柔的微笑。 「遵命,公主殿下!」 雖然是花,但卻有著一顆女人的心啊…果然,我還是無法不對女人溫柔… 涼風若有似無的流動著,自窗外悄悄流瀉進來的微光中,純白的花兒彷彿也怔忡的凝望著金髮男子的臉龐,剔透的盈滴在光的折射下炫耀出閃閃動人的光芒,芬芳宜人的香氣像是嬌羞含笑般的在空氣中甜甜的擴散了開來。 「其實,妳還蠻可愛的嘛。」 如果不走進森林,那麼永遠都不會知道裡面有些什麼,但是,如果可以永遠都不知道,那也許就不會這麼痛苦了…… +++++++++++++++++++++++++++ 『欸欸,你好常待在廚房喔!你都不用去陪大家嗎?』 已經是第三天了,香吉士也逐漸適應跟花兒之間的對話,他一邊熟練的整理廚房的雜亂,一邊自然的回答花兒的疑問。 「妳這麼希望我離開嗎?妳不怕無聊啊?」 『……你好奇怪喔。』 金髮的男子偷偷的微笑,其實他不討厭這種孤獨的感覺,有時候他也會希望享受一個人的安靜,不想看到魯夫那群人吵吵鬧鬧的,尤其是最近,他特別喜歡這樣… 啊,快到娜美跟小賓賓下午茶時間了呢!我得趕快來準備些甜點什麼的。 香吉士抬起頭看了看時間,像是想起什麼的又忙碌了起來。 『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啊?可以跟我說喔!』 彷彿看穿了背對自己的香吉士不曾在夥伴面前出現的落寞神情,花兒非常關切的追問著。 「呵呵,哪有什麼心事,就算有,妳這朵花又怎麼會懂人類的心事呢?」 『………』 花兒啞口無言,廚房又陷入了沉默,這樣也好,反正現在的他並不想開口說太多的話。 叩叩! 「香吉士。」 突然出現的敲門聲,緊接著一個熟悉甜美的聲音出現在餐廳的門口,橘髮的少女航海士──娜美帶著一臉「我是代表來關心你」的表情出現在本來就打開的餐廳門口,香吉士立刻開心加迅速的轉過身體拱成了一個諂媚的姿勢,雙眼變成紅色愛心朝娜美大獻殷勤: 「喔喔~娜美小親親!妳因為思念我而來找我嗎?我真是太高興了!(大心)」(風:【白痴…】) 航海士的俏臉上立刻出現了無言的表情,連那朵白色的花兒都不想說話了。 「看來你很正常嘛,那我就沒什麼好關心的了。= =」 「咦咦?妳不是思念我才來找我的嗎?」(風:【你想得太美了吧!=皿=】) 香吉士有點失望的說,娜美頭上流下了一滴尷尬之汗,瞥了一眼那朵放在餐桌上的白花,然後她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決定完成大家推派她來完成的任務。 「…我是想跟你說,你有什麼心事嗎?最近你有點怪怪的,大家都很擔心你耶!你最近也很少到甲板上來……有什麼不高興要跟我們說啊!」 看著站在門口的娜美侷促的樣子,香吉士忽然感到非常的窩心,也許他心中真的也有很多的話想說,但是他依然一如往常的溫柔微笑,一如往常,總是要教人放心的溫柔微笑。 「我沒事的,謝謝妳,娜美小姐。」 「……你...真的沒事嗎?你總是這樣喜歡一個人逞強……」 娜美輕輕的呢喃著,然後轉身消失在門外的轉角。面對娜美留下的指責,香吉士只是苦澀的微笑。 『她就是你喜歡的人啊?』 花兒冷淡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 香吉士錯愕的轉過頭來看著花兒,那是從娜美出現到離開的過程中他第一次注意到那朵花的存在。 『可是,你卻不是她喜歡的人吧?而且你也發現了,所以才會這麼痛苦。』 「………」 那朵花一針見血的說出了香吉士所有的心事,就像是被藏在角落的黑色盒子被人狠狠的撬開,露出裡面柔弱的真實。 『嘻嘻嘻嘻嘻……你好遜喔!失戀了就這麼沒精神,嘻嘻嘻嘻……』 「妳懂什麼!?」 香吉士突然爆出大吼,正在嘻笑的花兒立刻禁聲,室內陷入了非常凝重的安靜。 「妳根本什麼都不懂………」 說完,香吉士就不發一語的奪門而出,重重的摔門聲響起,剩下白色的花兒孤單的被留在寬敞的廚房,在黯淡的燈光下變得漸漸蒼白。 沒錯,他喜歡娜美,從一開始的相遇到經過各式各樣驚濤駭浪的旅程,他就一直喜歡著娜美,他將他的心意隱藏在平常耍寶搞笑的花痴舉止裡,他覺得這樣就很幸福,他也不奢求什麼,因為他也從沒正經的面對過自己的感情,只希望能夠像夥伴一樣一直一起走下去。 他不曾真正面對自己的感情,對他而言,那就像是個雖然了解但卻從未走進去過的濃密森林,而他背對森林,假裝什麼都不存在。 但是,事情開始漸漸脫離了自己的控制,也漸漸失去原來應有的秩序。 因為娜美似乎愛上了別人。 只要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很多時候,只要有娜美的地方剛好就會有魯夫存在,只要有魯夫的時候剛好也就會有娜美在,他們逐漸開始形影不離,讓香吉士開始莫名的不安,而大家居然也漸漸習以為常,似乎逐漸的在默認某種隱約成立的關係,而魯夫跟娜美之間越來越親密的互動,也讓每次給娜美送去茶點的香吉士的內心感到越來越不安。 他看在眼裡,但內心難以接受。 他難以接受,只要想到這裡,他就會感到非常非常難受。 所以他總是逃避這樣的想法,一再的告訴自己,只是自己想太多了,但是偶然想起卻又會撕心裂肺。 「我在想什麼?大家都是伙伴啊!」 他一邊快步的走向自己的寢室,一邊用力的甩頭想要甩掉那些不斷咬嚙著心臟的想法,跑進寢室,用力關上門,但卻關不掉記憶不斷的湧現,那個下午殘忍的畫面,此時又如無情的潮水般朝自己的腦海兇猛的襲來…… 那是一個跟平常一樣很晴朗的上午,在走廊的轉角,推開艙門,在耀眼陽光的背後,他看見了一個不該看見的東西。 ---------------------------------------------------------------------->To Be Continu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