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雨陽天(網誌已搬家,新網址請見置頂公告)
關於部落格
**留言不再回覆**,**懇請大家移駕痞客幫新家**:)
  • 729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足音悄悄

---------------------------------   如果這艘船上的每個人都在戀愛,那麼我們也許都愛上了同一個人。 ++++++++++++++++++++++++++++++++++++++++++   昨天晚上,我作了一個風雨交加的夢。   夢裡沒有說話的聲音,只有不斷狂吹的風跟狂下的雨,腳下的甲板不斷的被海水搖晃,在雨中視線非常模糊的海岸線,幾乎看不太到的一絲微光。   全身都濕了,雨水順著臉頰滾滾滑落,我的頭上沒有任何的遮蔽,只有一頂熟悉的草帽。   我一個人,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一絲微光,一頂草帽。   這個場景讓我似曾相識,卻又毫無記憶。   「魯夫~我發明出橡皮筋的新玩法了!」   頭頂上的甲板傳來了夥伴們交談的聲音,我從枕在頭下的臂灣中緩緩醒來,那是騙人布的聲音。   側看著被自己的臉壓在書桌上的那張未完成的海圖,繪圖工具、空白的紙張以及在上一個島作的紀錄筆記凌亂在周邊,我居然有種淡淡的幸福的感覺。   畫不完的海圖,以前是折磨,現在卻是享受。   「魯夫!你把橡皮筋對準我想幹什麼?」   「哈哈哈哈哈~魯夫好好笑喔~」   索隆的聲音憤怒的傳來,喬巴似乎笑翻了在地上打滾的樣子,甲板上還是一如往常的熱鬧。   我用沒有麻掉的左手去滾動桌上被用掉一半的鉛筆,忽然很想要上樓去曬曬好久不見的陽光,但是我告訴自己不行,已經熬夜了兩天了,前一個島的海圖還沒畫好,不把工作量累積到下一個島是我對自己的唯一要求。   「魯夫!不是那樣啦!要像這樣!」   騙人布似乎在指導魯夫橡皮筋的新玩法,為什麼他們總是可以對這些幼稚的東西這麼感興趣?   拾起鉛筆,我忽然有一種想在白紙上寫些什麼的衝動。   「呵呵~船長先生,把橘子當成練習目標的話,航海士小姐又會生氣的喔。」   羅賓總是帶著笑意的聲音出現了,似乎是在阻止魯夫對貝爾梅爾的橘子樹輕舉妄動,她什麼時候才會真正開始呼喚我們的名字呢?   「魯夫!你這個臭小子!快給我解釋我要做給娜美吃的愛之蛋糕上面的巧克力到哪裡去了?」   香吉士大吼著加入了對話,接下來就又聽到甲板傳來一如往常的倉皇逃跑跟追逐聲,再多說一點話吧……我微笑的竊聽著,一陣濃濃的睡意又再度襲來。   忽然發現,大家好像一整天都在叫著同一個名字。   魯夫、魯夫、魯夫………   「魯夫!你給我站住!」   我忽然回想起剛剛作的那場暴風雨的夢,還有那頂不知何時戴在頭上的草帽,如果這艘船上的每個人都在戀愛,那麼我們也許都愛上了同一個人。   我盯著自己剛快速寫在紙上的文字,不禁又淺淺的微笑了起來。   『──擁抱一個人,需要多遠的距離?』   甲板上方還是吵吵鬧鬧的,不過我的眼皮重得快要闔在一起了。   ……啊,我還不能睡啊,海圖還沒有畫完啊……我要趕快把圖畫完,然後到上面去,跟大家一起,一遍又一遍的叫著那個名字。   『──忘掉一個人,又需要多遠的距離?』   在陷入最後的沉睡之前,我好像聽到門打開的聲音,一陣熟悉的足音悄悄接近。   我忽然又想起了那場暴風雨中的那頂草帽,我想我是真的想擁抱你,我想我一輩子都忘不掉,因為根本就沒有可以忘掉你的距離。   然後,在半夢半醒的朦朧之中,我聞到一陣撲鼻而來的,巧克力甜甜的香氣。 【THE END OF 擁抱的距離.足音悄悄 】 ------------------------------------------------------- [後記]:   初夜文的衍生文,似乎要看完初夜文才知道這篇在講什麼?因為是娜美中心,而且娜美快睡著了,所以感覺有點沉悶~~XD(毆   為了幫助看完初夜文的大家降火(?)而寫的~=ˇ=+(被打死)   超短的,謝謝大家~~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