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雨陽天(網誌已搬家,新網址請見置頂公告)
關於部落格
**留言不再回覆**,**懇請大家移駕痞客幫新家**:)
  • 728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十色航路02】王之座前[I want to be your sword to protect you.]

---------------------------------------   用鮮血所繪成的璀璨之花,王之座前,以吾之劍立下誓約,吾將成為王之劍,以吾之身庇護王之身,以吾之劍斬殺王之敵,以吾之命戒禁王之命。 ++++++++++++++++++++++++++++++++++++++++++++++++++++   『你有這樣的野心,還願意為了這個男人而死嗎?』   宛若驟然敲響的喪鐘,有著暴君之稱的七武海-巴索羅謬˙大熊,參雜著點詫異的冷冽嗓音無情的響起。   【所有的問題,在一開始的地方就已經注定好了。】   在真正失去意識以前,他的腦海裡不斷迴盪著這句話。               王,就像是驟然降臨的光,清澈如詩的風,引領著所有的迷惘與困惑,前往至夢想的彼端。 ++++++++++++++++++++++++++++++++++++++++     一週後。   偉大航道的今天不尋常的平靜,艷陽高照的萬里晴空,蔚藍的海面上除了千陽號悠然的行駛,還有雪白的海鳥一隻隻的飛滑而過。   好像所有的苦難與危險都不曾存在一樣,新夥伴的加入,從噩夢的漆黑夜晚醒來過後,有一種風雨過後的寧靜。   「你在這裡啊?臭劍士。」   綠髮的劍士孤獨的身影,在船尾的甲板某處閉目倒立著身體,高舉向天空的腳底板上擱置著一個比他的身軀還要大上數倍的鐵製啞鈴。   忽然有一股刺鼻的菸味飄進鼻腔,他微睜開眼睛,從倒立的角度看見一名礙眼的金髮廚師端著托盤走進了他的視線範圍。   「什麼事?」   再度閉上雙眼,似乎是懶得再多看一眼,索隆冷淡的答道。   「點心,布丁跟桔茶。」   香吉士語氣中冷到幾近厭煩的冰冷,也不惶多讓。   「放在那裏就好。」這個花癡臭廚子今天怎麼會這麼好心?還特地把點心送過來,肯定有問題。索隆默默的想著,對香吉士的討厭真是一覽無疑。   「喔。」   然後索隆聽到了托盤喀的一聲,重重放到地上的聲音,原本閉目的平靜表情上,剛烈的眉頭不禁稍微皺了一下。   過了好一會,就在索隆好不容易又重新靜下心來要好好入定的時候,一個不耐的聲音又再度響起:   「喂,你身體還沒完全恢復,頂著那玩意不累嗎?」是香吉士。   「……臭廚子,點心放了就快滾。」   「少囉嗦,你沒有權利命令我,我愛待在哪裡是老子的自由。」   真是個令人火大的傢伙。   「你到底有什麼事?想找我打架的話我隨時奉陪。」索隆再度睜開冷淡的雙眼,用倒立的臉龐擺出了一個有話快說的表情。   呸,不懂禮貌的臭綠藻,竟然敢倒立著跟別人說話。香吉士心裡默默的想著,不過並沒有說出來。   他默默的用兩指從口中夾出了香菸,呼出了一大口灰白濃霧。   做飯的人居然抽菸,真是個不良廚子,做出來的菜肯定對人體有害。索隆在心裡默默的想著。   這兩個人明明都還沒開口講到幾句話,心裡卻早已經不知把對方罵了幾百遍。   「別以為受了重傷我就會同情你啊。」   壓抑在心頭的問題仍無法脫口,香吉士故作輕鬆的隨口挑釁著,但索隆彷彿聽到了一絲隱約的關心。   嘴角微微一笑。   「哼,無聊。」索隆用鼻子哼氣答著,露出了一個不屑的笑容。   原來如此,難怪這傢伙最近特別囉嗦,點心什麼的都還會特地送來,真是有夠煩人。   「混帳,口氣給我注意點,不要以為在七武海面前出盡風頭,尾巴就給我翹起來啊!」   可惡,這傢伙的表情為什麼每次都讓人這麼火大。   「喔?我是出盡風頭沒錯啊,而且某人只顧著不省人事。」   香吉士瞬間暴怒著大吼了起來:「臭小子!你還真敢說!那還不是你當時...」   磅----!   索隆忽然縮了一下腿,將腳底板上頂著的沉重啞鈴重摔在地上,劍鞘一落,下一秒,冰冷銳利的刀鋒瞬間抵住了香吉士的脖子。   「你還真喜歡在別人忙碌的時候來找碴啊?」   冰冷的眸光凝視,劍士陰沉的表情,彷彿在警告他不許再多說些什麼,然而廚師卻只是不以為意的輕快一笑,好似一點也不畏懼。   「放心,我什麼也沒說。」又吸了一口菸,難得自己在吵架上佔了索隆上風,香吉士得意的冷笑道:「你就這麼不想被魯夫知道嗎?」     三代鬼徹清冷鋒利的刀身,似乎又向自己的脖子逼近了一點。   「你到底想說什麼?」   這時船頭的甲板上傳來了魯夫跟騙人布還有其他的人嘻笑聲:「哇~布丁超好吃的!香吉士我還要一份!」   「臭魯夫!你已經多吃好幾份了吧!快把我跟喬巴的份還來!」   「哇啊~糟了!」   「別跑-------!」(騙+喬)   接著又是一陣嬉笑怒罵還有無盡的追逐。   感覺被破壞氣氛的香吉士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抬起頭卻看見索隆望向船頭,難得出現的柔和神情。   「真的值得嗎?」香吉士忽然又開口:「為此送命。」   「無聊的問題。」   「你這傢伙真的很奇怪。」無視高舉向自己的刀鋒,香吉士轉身面對無際的大海,被頭髮遮住的側臉看不到他叼著香菸的表情。   「為什麼...沒有任何猶豫?」   他想起索隆渾身血紅的殘破身影,堅毅不搖的矗立在孤遠的荒石野嶺之中,鮮血滴滴的落下。   海風靜靜的吹,溫柔的浪輕輕拍打著千陽號的船身,今天的海象異常的安定怡人。   「......死亡,不是最可怕的東西,」索隆轉身收起了劍,一邊平靜的說道:「從我決定稱呼魯夫為船長的那天開始,我就已經把他看得比自己的野心還重要了。」   是的,在這個世界上,比死亡還要可怕的東西實在太多了。永遠無法實現的約定與野心什麼的空虛絕望,也許比死還令人卻步。   但是,當面對七武海的抹殺令時,這已經無關乎個人生死的抉擇,而是整個海賊團的生存,海賊團可以沒有劍士、可以沒有廚師、可以沒有任何人,但是就是不能沒有船長。   「連一個船長都保護不了,還談什麼野心。」   就算全部的人都死了,只要魯夫還活著,草帽小子海賊團就不會消失。   他珍視他的海賊團,就像珍視他的船長一樣。   「是什麼......讓你這麼執著?」   煙霧被海風吹散了,香吉士感覺自己有點動容。   「...魯夫他,是要成為海賊王的男人。」   海風變強了,索隆靜靜的說。   『吶,我決定你來當我的夥伴了。』   他忽然又想起初次見面那日的和風晴朗,魯夫洋溢著天真不羈的燦爛笑容,從那時起他就決定,他要一直守在魯夫的野心之前,守在那個成為王的夢想之前。   「光憑這點,我就不能讓他這麼簡單就死掉了。」      索隆總是嚴肅的剛硬臉龐,此時扯開了一個輕柔到幾乎不著痕跡的笑。   「你不是早就知道答案了嗎?當時,你也是認真的吧?臭廚子。」   他提起那天,香吉士明明就快站不住腳,傷痕累累的背影,面對著大熊,逞強著擋在自己身前嚷嚷著說要找死的身影。   【我們都一樣,跟隨著同一個男人,引領著自己的夢想而前進。】   香吉士突然感到一陣難為情的尷尬,他立刻轉過身紅著臉吼著:   「臭小子,別以為學羅賓小姐犧牲自我就可以博取我的同情,只有淑女才值得讓人憐惜!」     「誰管你,你要怎麼想都跟我無關。」索隆一副無所謂的說著。   「你那種愚蠢的騎士道老子是絕對不會認同的!」   「老子才不是騎士,是武士!」   兩人又唇槍舌戰了一翻後,香吉士慍怒的將菸蒂戳熄在船尾的扶手上。   「煩死人了!混帳東西!快把點心吃了,放久了就不好吃了,給你這種白癡享用還真是暴殄天物!」   一如往常的口出惡言結束後,香吉士終於大搖大擺的離去,索隆不耐煩的嘖了一聲,然後一聲不響的在甲板上席地坐下,過了許久才慢吞吞的拿起香吉士擱置在一旁的點心,接著,緩緩的吃了起來。   「............好吃。」 +++++++++++++++++++++++++++++++++++++++++++++     他逐漸回想起好久以前,與魯夫的初次見面,他還記得,那是一個艷陽高照的大白天。   那日和風晴朗,在海軍的刑場上,崩壞的正義與善邪邊緣之間,就像災難總是從天而降一樣,那個戴著草帽的臭小子像個誤闖禁地的傻瓜,無視所有常理的,大大方方地閒晃到了自己的面前。   『聽說你是個大壞蛋啊?』   『少囉嗦。』   『嘻嘻嘻……』   頑劣中帶著天真的淘氣笑容,在戴著草帽的黑髮下,肆無忌憚的咧起,不同於那天海軍刑場上炙熱火燙的嚴酷驕陽,那是一種難以言喻的溫和。   『吶,我決定你來當我的夥伴了。』   那個狂言著要成為大海王者的男人,在驕陽之中燦笑著這麼說著。   從那時起他就明白,他可能永遠都無法擺脫這個男人。   『我是魯夫,要成為海賊王的男人!』   根本就不懂他到底有沒有搞懂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他記得這個笑容,在很久以前,也有一個人這樣笑著對自己說。   『----索隆,約定好囉!總有一天一定要成為世界第一的劍士!』   剎那的永恆間,一道晨光如甘霖一般的在眼前降臨,清澈的風吹過,那是一種光輝燦爛的炫目,從那時起就一直照亮著自己。   那樣的天真、那樣的璀璨,那樣的讓人無限嚮往,只要跟在他的身邊,總是能夠感覺到源源不絕的無限希望。   『臭小子,如果你敢害我無法達成我的野心的話,就準備給我切腹賠罪吧!』   雖然總像個傻瓜一樣,然而他的背後總是拖曳著一片清澈的天空,清澈的天空底下,總是吹拂著溫暖柔和的自由之風。   『世界第一的劍客,不錯啊!要當海賊王的夥伴,起碼就該有這樣的稱號才行啊!嘻嘻嘻......』   當時的那名擅自決定自己是夥伴的男人這麼說著,還是那個跟傻笑沒有兩樣的表情,總是讓人覺得很欠揍的樂觀。   也許是因為跟在你身邊太久了,不知不覺中,我竟然產生了那片天空就近在眼前的錯覺。   『井底之蛙,讓你看看這個世界有多大。』   所以,當看清殘酷的現實之後,才會那麼的,痛不欲生。   『背後中劍是劍士的恥辱。』        海上餐廳一戰的最後,鷹眼密佛格冰冷的嗓音輕蔑響起,大量狂湧的鮮血源源不絕的瘋狂濺起,在碧藍海面上,綻放出一朵朵鮮紅色的花,濺紅了大海,也濺紅了劍士的自尊。   閉上眼所看見的,依然是魯夫那個狂妄不羈的笑容。   不論怎麼努力也無法碰觸到的絕望,剎那間明白,世界居然離我是這麼的遙遠。     『索隆--------------!』   魯夫瘋狂嘶吼的聲音,直到現在還是如此清晰。   只有心靈脆弱的人才會哭泣,在真正遇到最強以前我一直都是這麼想的。   在你的面前,再也無法忍住的淚流不已,初嘗如此屈辱與敗北的劇痛,此刻我終於明白,我只是個弱者。   挫敗之餘,用緊握之劍,毫無保留的痛哭,並對你起誓:   『我不會再輸了--!你有什麼意見嗎?海賊王-----!』   那天的天空並沒有非常亮,然而卻令人覺得特別的耀眼,陽光幾乎模糊了視線,跟你的笑聲一樣,爽朗得叫人淚流不止。   『沒有,嘻嘻嘻...』   從此刻起,這把最強之劍不只是為了自己而戰,從此刻起,這個約定也不再只為了克伊娜一個人所實現。   世界第一或是死,我從來就沒想過自己會輸。   『你這傢伙瘋了嗎!?只不過是放棄野心而已,很簡單不是嗎!?』   看清自己,看透世界,變得更強,不管要過多少年,我都不會放棄。苦難算什麼?我本來就喜歡走在修羅之路上!   魯夫,你給我好好的看著吧!         『讓我來代替他!把我的人頭拿走吧!』   那個如惡夢的夜晚像潮水一般的,再度湧入了腦海。   汨汨流下的鮮紅血液,狂亂的將站立之處染成了一片又一片的血紅,筋疲力竭之後,仍要面對無止盡的筋疲力竭。   聽得見自己的喘息聲,身體已經快不聽使喚了,眼前也漸漸發黑,但是現在還不能倒下。   『你有這樣的野心,還願意為了這個男人而死嗎?』   宛若驟然敲響的喪鐘,有著暴君之稱的七武海-巴索羅謬˙大熊,參雜著點詫異的冷冽嗓音無情的響起,早已失去意識的魯夫置若罔聞的頹倒在殘垣敗瓦之中,面對如此巨大的危機竟然仍毫無動靜。   真是個遲鈍的白癡船長......   『算是我求你吧...』     王,就像是驟然降臨的光,清澈如詩的風,引領著所有的迷惘與困惑,前往至夢想的彼端。   我好想看著那道光,直到航行到夢想的彼端。   所有的抉擇與道路都已明確,魯夫,看來你這個臭小子是真的要切腹向我賠罪了。   『魯夫是要成為海賊王的男人----!!』   用鮮血所繪成的璀璨之花,王之座前,以吾之劍立下誓約,吾將成為王之劍,以吾之身庇護王之身,以吾之劍斬殺王之敵,以吾之命戒禁王之命。   因為吾所站立之處,是為,王之座前。   在失去意識之前,我只記得這句話......   ----魯夫,你就是我的王。 ++++++++++++++++++++++++++++++++++++++++++++++++++   「索隆~~~~~~~~~~~~~~!」   魯夫開朗的笑聲把自己又再度拉回了現實,索隆回過神來,看到那張戴著草帽的天真笑顏不知何時已經湊到了自己的面前。   就像光霖再度降臨在自己的眼前,一切又變得如此光輝燦爛。   天色已經晚了,火焰般橘紅的夕陽逐漸沒入遠方的深藍海面,微亮的星斗輕灑在蔚藍大海上的橘紅之路上,閃閃發亮。   船頭傳來其他人的歡笑聲,還有音樂家演奏著優美的提琴聲,廚房做飯切菜的聲音,海風似乎又更強了點。   「幹什麼啊?魯夫?」真是的,今天每個人都排班要來打擾我嗎?   然而意外的,一股淡淡的暖流,淌過了他冰冷的心扉。   「嘻嘻~你一個人在這裡吃點心不無聊嗎?到前面去嘛!布魯克在演奏了喔!」魯夫笑嘻嘻的說著,一點也沒有被索隆兇惡的表情嚇阻的樣子,就跟他們初次見面時一樣。   『值得嗎?為此送命。』   盯著魯夫那張天真的笑顏,索隆忽然回想起剛才與香吉士的對話,盯著魯夫的表情不禁又深沉了起來。   「喂,魯夫,」   「啊?」   厚實的大掌壓上了魯夫頭上的草帽,英颯的雙眸,從來不曾如此認真。   「你一定要成為海賊王啊。」   汝所前進之路,將不再有任何無謂阻礙,因為吾將化為汝之劍,保護汝之身、戒禁汝之命、為汝斬斷一切的孽障。   「嘻嘻嘻......那還用你說嗎?」   立志為王的少年,燦爛爽朗的笑容在橘紅色的光影之中,若隱若現的冉冉晃漾,劍士也回以男人之間最真實的信賴微笑。   「很好。」   就這樣繼續前進吧,我重要的王啊---- 【THE END OF 【王之座前】I want to be your sword to protect you.】 ----------------------------------------------- [後記]:   索隆桑,我一定要跟你說句話:"你真的是太MAN了!!"你知道你讓身為女兒身的在下揣摩了多久嗎?!!(遷怒(去死)等等,因為我今天是來跟你祝賀生日快樂的,所以就先不跟你計較了~=ˇ=+(又沒人逼你!!)   啊哈哈~其實之前就有寫賀文的衝動,於是最近一直像有強迫症一樣把一些經典畫面溫習了一遍www越單純的人越難以描繪啊~索隆就是個好的例子,我發現我真的無法愛上索隆,不過索隆的堅毅真的是我極想學習的對象,男人之間的情感互動真的是太難用言語形容了,沒有刻骨銘心與山盟海誓,僅靠單純的行動與默契的交流,願意代替魯夫犧牲自己的瞬間我真的有動容到QAQ,雖然平常沒多說過什麼,但索隆自始自終都一直深信著魯夫一定可以實現夢想,也願意犧牲自己來成就魯夫的野心,所以說男人之間的約定什麼的真的是太美好了~~~~www好吧我承認我是因為太沒才華所以寫得很爛,請大家在下面留言痛罵我~~(鞠躬    PS1.糖我知道妳一定會喜歡這篇的,請收下吧~(羞 PS2.期中考週我到底在幹嘛?(被打) PS3.大家不覺得我還蠻有寫索香的才能嗎?XD(被追殺 2010.11.9.神風(率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