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雨陽天(網誌已搬家,新網址請見置頂公告)
關於部落格
**留言不再回覆**,**懇請大家移駕痞客幫新家**:)
  • 7298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戰車與玫瑰】Chariot & Rose(南瓜剪刀同人

---------------------------------------------------------   融化於暖春的冰雪,如果可以,請妳在戰車在雪地上留下萌發的痕跡;   如果可以,請讓罪孽深重、無藥可救的我,用我所有的一切去保護妳的背影。 +++++++++++++++++++++++++++++++++++++++++++++++   曾經有場戰爭,漫長的戰亂讓社會腐敗,各種罪惡四處蔓延。   不過,有個部隊,專門負責討伐那些『戰災』那個部隊叫作…   「這次的任務是,去之前的受到戰爭波及的邊境村莊-羅斯里,回收戰後報廢的戰車情報。」   陸情三課課長-韓克斯上尉一如往常的丟下了一句話之後,擱置在辦公桌上的菸斗冒出的淡淡白煙瀰漫在透著陽光的玻璃窗前,三課的隊長亞里斯‧L‧馬爾文少尉便跟平常一樣率領著南瓜剪刀小隊的隊員們出發了。   藍戴爾.歐蘭多伍長一坐下,南瓜剪刀小隊實動隊員的專屬軍用車才剛發動,他的耳際便傳來坐在身旁的同事的牢騷。   「啊啊~又來了,雖然說我們三課是『打雜部隊』,不過總不能什麼破差事都推給我們做吧?回收報廢戰車明明就是兵器部跟經濟管理廳的事情啊?」   軍用車穩定的行駛在前往任務地點的路上,一路上荒郊野外、雜草叢生,平常總是最愛偷懶的金髮准尉-歐雷魯多終於忍不住一邊打呵欠一邊厭煩的抱怨著。   這也難怪,自從解決了國內各地諸多戰災後,陸情三課的工作量並沒有因此減少,反而因為打響了名聲,全國各地都寄來了如雪片般的救災申請,以前被戲稱為『和樂悠閒的三課』反而再也不和樂悠閒了。   「歐雷魯多,身為驕傲的帝國軍人,要以自己的工作感到榮耀,更何況兵器部跟經濟管理廳對我們提出此項任務申請,是代表了他們對陸情三課的重視,你應該感到光榮才對。」   坐在副駕駛座,平常總是以正義公平為最高原則的隊長-亞里斯少尉一聽到歐雷魯多這番不謹慎的發言立刻義正嚴詞的教訓了他一番。   「歐雷魯多,在隊長的面前你還是少說點吧。羅斯里距離地都有兩個城鎮以外的距離,還有好一段路要走呢。」坐在駕駛座上,同樣是准尉階級的瑪奇斯好心的建議著他的同袍好友。   陽光艷射在陸情三課行經的道路上,今天的天氣非常的晴朗,是個出任務的好天氣。   「那個…瑪奇斯准尉…」坐在後座的伍長此時怯生生的發問:「我們這次的任務,真的只要去收集情報就好了嗎?」   「是呀,伍長,有什麼問題嗎?」瑪奇斯看著後照鏡的伍長,溫柔的笑答著。   「那個…可是…這樣跟『戰災復興』有什麼…關係嗎?」伍長低著頭囁嚅的說著,跟他那個人高馬大的龐大身軀相比之下真的非常矛盾。   「啊啊…這個嗎…」   「不要小看任何一項任務,伍長。」   就在瑪奇思思考著要如何回答伍長的問題時,亞里斯二話不說的插入了兩人之間。   「你積極的想要幫助人民的心態值得肯定,不過確實的掌握報廢戰車數量及情報,能夠幫助兵器與經濟管理廳更有效率的回收處理作業,如此一來,得以整頓社會面容及地方發展,對人民而言一定有很大的正面影響……」   風和日麗的微風與晨光中,亞里斯凜然的聲音滔滔不絕的響起,就像是渾沌黑暗中一聲永恆的暮鼓晨鐘,藍戴爾伍長一瞬之間覺得他的上司比陽光還要耀眼。   「以上懂了嗎?這才是執行『戰災復興』的我們,南瓜剪刀應有的義務!」講到激動處亞里斯竟然熱血沸騰的拔刀在空中揮舞了起來,但是瑪奇斯跟歐雷魯多則發出了驚恐的慘叫聲。   「是…是的!少尉!」伍長既敬佩又感動的凝望著他年輕有為的少尉,溫和的表情緩緩轉變成柔和與安心。   「很好!」亞里斯似乎非常滿意伍長的回答,轉頭對伍長回以一個鼓勵的微笑。   「隊長!請務必讓我好好開車!」   「啊!真是不好意思!」   亞里斯少尉終於收起了激奮的情緒,好好的坐下來了,而藍戴爾伍長的心情卻無法平復,他一邊熱切的注視著亞里斯堅毅的背影,一邊喜悅的回想著亞里斯剛剛說過的話語,想要立刻去拯救人民的熱血越來越沸騰不已。   亞里斯是個難得的長官,年僅十八便登上了少尉之位,雖然是出身於可列席皇帝會議的十三貴族名門第三公主,但卻紆尊降貴的挽起乾淨的衣袖,全心全意的致力於戰災復興,三課會有今天的成就幾乎都要歸功於她不眠不休的領導。   伍長一邊想著一邊失神的凝望著亞里斯的側影,越來越打從心底的敬佩並欽羨著她,同時,心底更悄悄湧起一股莫名的情感,他並不知道那股情感是什麼?他只知道,只要跟少尉在一起,他就會很快樂、很放心。   忽然吹起了一陣突如其來的強風,亞里斯頓時感到一股難以抗拒的騷癢探入鼻腔。   「哈-啾!」   「少、少尉妳沒事吧?」伍長被亞里斯打的這個大噴嚏嚇了一大跳,緊張的詢問著。   「毋、毋須擔心,驕傲的帝國軍人身體是很強健的!不會因為一陣強風就倒下!」亞里斯臉孔微微泛紅的說著,貌似覺得因為偶然打了噴嚏而顯示出自己的不夠謹慎覺得很尷尬。   「是…是喔…」伍長顯然不是很放心,這時他正巧瞥見歐雷魯多跟瑪奇斯同時露出擔憂神色的側臉,突然間他發現少尉的身體其實很瘦小。   的確,亞里斯為了早日完成『戰災復興』的大業,因此勉強自己的身體去做了很多事,不管旁人怎麼勸說都不肯停下腳步、稍做休憩,馬不停蹄的工作,周圍的所有人都知道,這樣下去總有一天,她的身體一定會不支倒下的……   伍長的臉色忍不住浮起一層淡淡的憂傷。   「嗯?怎麼了伍長?身為軍人怎麼可以露出那麼不安的表情呢?」似乎是感覺後座突然陷入沉默,亞里斯偏頭仰望身後那個巨大溫柔的身軀,微笑著問著,反而變成是她在擔心伍長了。   伍長沉默了,溫柔的神情總彷彿壓抑著深不可測的強烈悲傷。   對呀…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也是這樣,明明是那麼的渺小,卻毫不猶豫的向罪惡衝過去的少尉,為了保護所有人,少尉她總是…… +++++++++++++++++++++++++++++++++++++++++++++++   一直以來他都身處在名為『戰爭』的冰天雪地之中。   時代讓人沉默,戰亂造就了越來越殘酷的殺人兇器,殺人的兇器帶走了不計其數的珍貴生命,更帶走了生還者的生存希望。   在遇到亞里斯.L.馬爾文少尉以前,他,藍戴爾.歐蘭多,就是一個在這樣的時代被創造出來的殺人兇器。   『901-ATT,反戰車獵兵部隊,從今以後這就是你所屬的部隊,檢體代號是E。』   沒有選擇,當他從卡普蘭研究機構的實驗床上醒來時,那個嘴角獰著殘酷微笑的女人命令般的說著,彷彿對於他的命運非常滿意。   在那之後殺了多少人他已經記不得了,只知道熄滅了腰間提燈的藍光後,他的雙手已經裹上了厚重的血腥。   夢境中數以千萬計的死者之手在夜晚的黑暗中索命般的折磨,從那時起他便知道自己永生萬劫不復。   『目睹受苦的民眾,看到貪得無厭的罪惡,你真的一點感覺都沒有嗎?』   第一次見到她,是在一個很晴朗的日子,簡陋的酒吧,蕭條的小鎮,戰後的陰影及破敗在化為盜賊的軍隊殘害之下,凋零著脆弱的哀傷。   然而,當那雙澄澈卻赤忱的瞳眸湛亮的直視著自己時,他卻隱約的感受到內心深處的一股薄弱的顫動。   『看來伍長你,對我來說,是個好運呢。』   那麼無與倫比的率直笑容,是他在戰爭結束後第一次親眼目睹的純真與正直,讓他在不知不覺中…接受了她的邀請,跟隨了她的步伐,一起朝戰災復興的目標走下去。   『真是諷刺啊…殺人如麻的殺人魔如今卻想要來拯救別人?哈哈哈哈哈……』   【Tötet Sie…Tötet Sie…Tötet Sie…Tötet Sie…Tötet Sie…Tötet Sie… Tötet Sie…】   無數夢魘與罪惡的回憶,在夜闌人靜的孤獨中一遍又一遍凌遲著自己,浸泡在血池中的自己,沾滿鮮血的「手」,自血池深處四面八方的竄起,在夢境中向自己怨毒的索命而來……   『你在做什麼?伍長,我們要去戰災復興了喔!』   在遇到她之前,他總是在惡夢的最後慘叫醒來,然而現在,他卻非常期待能夠做夢,因為他知道,她會微笑著在自己的夢中到來。   因為她,他逐漸相信自己除了殺人以外,也有拯救別人的能力,他像是瘋狂一般的追隨著她的腳步。   『我是Pumpkin Scissors的伍長!』   說著這句話的同時,他非常清楚自己的臉上是帶著多麼自豪的笑容,剎那間他突然發現,在遇到她以後,他逐漸想起什麼叫做真正的微笑……   『為什麼要站在那個女人身邊呢?你跟我們明明是『同類』…』   然而他揮之不去的過去,卻始終不肯放過他。   『這就是…所謂的報應吧?』   地下水道一戰之後,他才明白了自己的軟弱與無助,無論他走到哪裡,他的身後永遠有數不盡的黑暗及夢魘糾纏著他,時時刻刻都在提醒他,不能忘記自己以前所犯下的血腥罪行。   『不要停下來!伍長!』   我該怎麼辦?少尉…請妳告訴我我該怎麼辦…   『傷腦筋的時候想到少尉!遇到挫折的時候也想著少尉!你想要一輩子都這樣下去嗎?!』   歐雷魯多准尉那天一把扯住自己衣領的憤怒吼叫,直到現在還是如此清晰。   一直以來身處黑暗中的他,空寂虛寞的耳際沒有風聲,心跳聲不高不低的持續了好多年,遇見少尉,就像是溺水的人突然抓到了一根木頭;原本以為這樣的日子會一直持續下去,直到見到少尉嬌小卻仍不斷奮戰的瘦弱身影,他才終於醒悟。   『就算只會殺人也沒關係,就算會繼續做噩夢也沒關係…我要用我的一切去保護少尉!』   在那個白雪紛飛的日子我就已經下定決心了,就算今後亞里斯.L.馬爾文與藍戴爾.歐蘭多將會一直孤獨下去,可是因為我遇見的人是妳,所以我要用一切的努力去保護妳……不管將來會變成怎樣都沒有關係…   『……伍長?』   請再多依賴我一點吧…少尉…   『伍長!我跟你說……』   不知不覺間,與少尉之間的距離似乎變得越來越接近了…這樣就好,我只要能默默的保護她,並且聽她的抱怨就好……   『伍長,你受傷了嗎?』   不可以依賴少尉,不可以讓少尉擔心,即使遍體鱗傷…即使身心殘破…因為少尉要拯救的人已經太多了,如果連我都要求助她...少尉她…少尉她…   『我是亞里斯.L.馬爾文少尉,你的名字是?』   還記得第一次見到少尉時,少尉那張純真又正直的笑容。   卡爾塞爾的槍林彈雨中,與少尉的短暫擦身而過,然而他所有的努力與拼命,都是為了保護少尉的背影。   『如果這樣,可以讓她前進的腳步變得更加輕快……我願意去保護她的背影。』   反正我本來,就是一個永遠得不到救贖的人…只要可以保護少尉…我…   『你在說什麼啊?能不能得救憑什麼是你決定,即使周遭所有的人都認定沒救,我也一定會去救的!』   少尉……啊…少尉……   『說什麼不想被拯救跟就是騙人的!其實你最想救贖的就是你自己吧!』   溫熱的淚隨著溫柔的言語滾滾落下,再也忍無可忍的朝那個小小的身影邁去,一把將少尉擁入懷中的瞬間他什麼都不在乎了,他只記得心裡覺得好溫暖、好溫暖……   在卡爾塞爾的戰場上,就像是融化於暖春的冰雪,即使在象徵戰爭的戰車輾過後,仍期待著美麗花朵的萌發。   『是你自己叫我要依賴你的啊!』   是的,請依賴我…然後,至少今天,就讓我稍微依賴妳一下吧…   『你別小看我,要撐起你一個人,根本就不算什麼。』   緊緊的抱住懷中的少尉,依靠在她瘦小的肩膀上,陷入放鬆沉睡的最後,他彷彿聽到,少尉在他的耳際如此溫柔的、喃喃的細語著。 ++++++++++++++++++++++++++++++++++++++++   夕陽西斜,此時在羅斯里的報廢戰車區,陸情三課好不容易已經結束了回收戰車資訊的任務,所有的小隊員包括少尉在內,都正在戰車群中做最後的清點。   「喂,大個子,過來這邊一下。」同樣在遠處清點戰車的歐雷魯多此時忽然朝伍長發出呼喚。   「什、什麼事嗎?准尉?」伍長立刻唯唯諾諾的朝歐雷魯多跑了過去,歐雷魯多指了指其中一台戰車的履帶。   「你看那是什麼?」   「是,呃、咦?這不是…」伍長立刻遵從命令的朝歐雷魯多所指的方向看了過去。   只見一枝長著綠刺莖及紅瓣的植物,不知為何突兀的被卡在戰車的履帶上,再仔細一看,發現那是一枝鮮紅的玫瑰。   「准尉,這是玫瑰嗎?」伍長一臉丈二金剛摸不著腦袋的望著歐雷魯多,不懂歐雷魯多的意思。   「笨蛋,我當然知道這是玫瑰啊!你還不趕快把這株插在戰車上多餘的植物拿去回報給隊長,問隊長這該怎麼處理。」歐雷魯多一臉仗勢欺人的說著,有點小聰明的他常常藉機把傻呼呼的伍長欺負著玩。   「是!」說完,伍長便小心翼翼的將那株玫瑰花從戰車上取下,然後便捧著它三步併作兩步的朝亞里斯的方向跑去,歐雷魯多的嘴角悄悄牽起了一絲狡黠的微笑。   「怎麼了嗎,伍長?」看到朝自己跑過來的伍長,亞里斯疑惑的問。   「少尉,這、這個,准尉說,要我來問妳該怎麼處理?」說著,便遞出了手中的玫瑰。   亞里斯皺著眉頭,思考了一下便說:   「不過就是株玫瑰啊?你想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吧!身為驕傲的帝國軍人要有獨立思考的優秀能力,你覺得這株花最適合放到哪裡就放到哪裡去吧!」   「是,那…我可以把她交給少尉嗎?」伍長聽完亞里斯的話後思索了一下,忽然提出了更奇怪的問題。   「為什麼?」亞里斯不解的問。   「因、因為,」藍戴爾伍長不知為何覺得害臊了起來,他紅著臉低下頭小聲的說:「這株玫瑰原本是卡在戰車上的,如果戰車代表的是『戰災』,那麼玫瑰就是阻止並拯救『戰災』的少尉了。」   她就跟少尉一樣,外表看起來長滿了扎人的刺,但是卻非常的美麗。後面這些話,因為覺得很難為情,所以伍長並沒有說出來。   「哼,好、好吧,既然你形容的這麼貼切,那我就收下吧!」亞里斯聽完了伍長的充滿戀慕之情的話語後,不知為何也跟著臉紅了起來,於是終於伸出了雙手,小心翼翼的接過了伍長手中的玫瑰。   「謝謝少尉!」   早就在遠處默默觀察兩人互動許久的歐雷魯多,看到他們的隊長接過了伍長手中的花後,終於忍俊不住開心的輕笑了起來。   「那朵玫瑰花其實是你放的吧?還真是故意啊,歐雷魯多。」   瑪奇斯早就完成了自己的工作,也把一切看在眼裡,此時他搬著一堆用完的器具走到了歐雷魯多的身邊故作冷淡的這麼說著。   「嗯?瑪奇斯,你不要這樣子看著我嘛,那兩個小笨蛋有時候就是應該這麼推一下啊!」歐雷魯多不知悔改的笑答著:「而且他們兩個一定不知道,『一枝紅玫瑰』的花語就是『妳是我唯一的愛戀』喔!嘻嘻嘻…」   「你啊……」瑪奇斯也只能苦笑的搖頭。   抬頭望向滿天斑斕的彩霞,歐雷魯多忽然回想起來,許久之前,在卡爾塞爾的任務中,他與陸情二課的維塔少尉的一段對話……   『長官跟部下為了彼此去拼命,這樣不是很怪嗎?對方並不是你的朋友、家人或戀人啊…既然不是忠義、崇拜或依戀,只是因為這樣就要去拼命的話──那就不再是其他關係,而是純粹的愛情了吧?』   維塔少尉當時的神情,此時與眼前的隊長及伍長的身影重疊交錯,歐雷魯多不禁若有所思的笑了起來。   「喂!那邊的歐雷魯多跟瑪奇斯!不要偷懶!我們還有很多『戰災復興』的工作要做呢!」遠方的少尉此時發現杵在這邊不動的兩人,便又生氣的大聲訓斥起來:「趕快來這邊集合!等待拯救的民眾可是刻不容緩啊!」   「是────!」   說完,歐雷魯多與瑪奇斯便異口同聲的朝亞里斯的方向跑了過去。   夕陽漸漸被斑斕的雲彩所吞噬,搭乘著軍用車的陸情三課在回程的路上,隱約瀰漫著淡淡的玫瑰芬芳,完成任務的大家雖然都很疲倦,但是每個人的臉上,卻都露出心滿意足的笑容。   他們要趕快回去好好休息,明天還有更多『戰災復興』的任務等著他們精神飽滿的去完成呢。   曾經有場戰爭,漫長的戰亂讓社會腐敗,各種罪惡四處蔓延。   不過,有個部隊,專門負責討伐那些『戰災』那個部隊叫作…   「快點!受戰災所苦的民眾的明天正等著我們去守護呢!」   看著少尉認真的側臉,伍長不禁又露出溫柔的微笑。   那個部隊的名字就是…… -陸軍情報部第三課- Pumpkin Scissors (非戰特攻隊) 【THE END OF 【戰車與玫瑰】Chariot & Rose】 ----------------------------------------------- [後記]:   最近很喜歡的一部作品,先看動畫喜歡上的,然後就去把漫畫全部租下來看,雖然還沒完結,不過我覺得這部真是少見的’我看得懂的軍事漫畫(太笨)XD其中我最喜歡伍長跟少尉的這個配對,這兩個人之間實在太有愛了,看動畫時就覺得這根本是官配!! 這篇我故意加了很多砂糖,把兩個人所有的曖昧舉動都囊括了進來,(哈啊哈啊…(去死   明明都想拯救對方,但卻又怕造成對方的麻煩而拒絕對方的協助,其實是最了解彼此,也最為彼此著想的人,一起攜手去完成拯救國家的夢想,很值得去欣賞的一部好作品,推薦大家有空可以去PPS或土豆網找一下,只要在搜尋列打”南瓜剪刀”就好囉~   農曆新年剛過,祝大家新的一年更加順利!!新年快樂!!XDD PS.站內留言我會盡快回覆的,感謝大家的支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