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雨陽天(網誌已搬家,新網址請見置頂公告)
關於部落格
**留言不再回覆**,**懇請大家移駕痞客幫新家**:)
  • 729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佛羅里達之春-(APH/米英)

----------------------------------   佛羅里達的百花盛開,溫煦春陽照耀下你靜靜微笑站立在雪白花海的中間,彷彿早已在此等待著我的到來。   ----『離開我,才是對我而言的最大溫柔。』 ++++++++++++++++++++++++++++++++++++++++++++++   『你願意,陪我走到最後嗎?』   不列顛的天空是一片鬱鬱沉沉的藍,藍中帶點薄灰,陽光淡淡的在雲的背後發光,這是英國2011年的春天。   「你們兩個,擅自跑到別人家裡到底有什麼企圖啊?」剛從紐約開完聯合國會議回來的英/國一臉不悅的走進家門,一邊拉鬆會議中憋得快把自己喘不過氣的領帶,一邊鬱悶的看著眼前的兩位不速之客。   「喲!亞瑟!」一個爽朗得彷彿馬德里半島陽光般的聲音突兀的傳來,來自熱情之國的西/班/牙悠然自得的閒坐在英/國家的客廳,燦笑著向英/國揮手打招呼。   「番茄混蛋跟色情大叔怎麼會在我家?快點給我滾出去!」英/國沒好氣的說著。   「哈哈哈~你說話的方式跟羅馬諾還真像啊~紅茶我就不客氣囉!」安東尼奧一邊笑著一邊啜飲起手上剛泡好的紅茶,一付這裡是自己家的悠哉模樣。   「少囉嗦!是誰准許你這個混蛋擅自跑到別人家裡泡紅茶啊!那可是我昨天新買的茶葉耶!快給我吐掉!」亞瑟氣得暴跳如雷,衝到悠哉喝著紅茶的安東尼奧面前大吼大叫。   「是我讓他進來的啦~難得西/班/牙說有事來找你這個沒有朋友的人,不過亞瑟這麼沒禮貌可不是紳士的待客之道喔~」旁邊另一個輕浮的聲音慢條斯理的響起,斜倚在沙發另一角落的長髮男子,把英/國家當成自己家,果然是亞瑟這個世界上最痛恨的法/國。   「法蘭西又是你這混帳,本大爺才沒有你這傢伙說得那麼可憐!」聽到關鍵字,眼看短時間內應該是感不走這兩個可恨的傢伙了,英/國只好不耐的將攻是包扔到一邊,一屁股在沙發的主位坐下,瞪著眼前兩個不速之客。   難得他今天在飛機上還一直期待著可以趕快回家歇息的說。   「你有什麼事情嗎?有話快說,趕快談完趕快走吧!剛被阿爾那個傢伙氣得我都累了,想早點休息。」英/國的表情一如往常的冷淡。   大不列顛的慣性驕傲,無敵艦隊總是無所畏懼的迎上去,不知該誇他勇敢?還是該誇他沒大腦?   「是上司啦,這次派我來跟你談一些領海的貿易問題,今年的漁獲量真的是很淒慘啊~」西/班/牙燦爛爽朗的笑容,在英國眼裡看起來像個白癡一樣。   沒辦法啊,英吉利海峽的漁獲量雖然還遠不如地中海,不過對於近年來反聖嬰現象所引起的種種天然慘況來說,伊比利半島還是需要的。安東尼奧回想起上司對自己說過的話。   「安東尼,他不端食物出來請你吃你就該謝天謝地了,還跟他要求什麼?」法蘭西在一旁冷言嘲笑著亞瑟的廚藝,這傢伙三不五時就想跟英國吵架,百年來早就已經養成改不掉的壞習慣。   「少囉嗦,司康明明就很好吃。」亞瑟怒瞪了法蘭西一眼,心說美/國明明就說過很好吃的,但他隨即又恢復鎮定的神色。英/國將手背著頭往沙發後躺下,慢條斯理伸直兩腿囂張的擱到正中央的玻璃桌面上,一臉宣示這裡他才是主人的樣子:「何況你們本來就不是以漁業為主收入的國家啊,不如就跟法蘭西一樣發展起農業吧?」   真是的,亞瑟就是老是以這種拿翹的姿態面對想找他商量的人,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真的很惹人厭,從十九世紀起就是這副德行,幾乎把歐洲所有的國家都得罪光了。   「別這麼說嘛~咦?」有任務在身的安東尼奧還是對亞瑟陪著笑臉,忽然瞥見遠邊的櫃上一個精緻的花瓶,養在花瓶中的一株雪白花朵,清純欲滴的模樣非常動人。   「那不是佛羅里達州的柑橘花嗎?你這裡居然有啊?」安東尼奧開心的笑問,熱情又崇拜美麗事物的他最喜歡花了,然而原本一臉傲慢的亞瑟卻毫無預警的身體跟表情同時一震。   「喔呵呵~沒想到英吉利也有這麼可愛的一面呢!嗚呼呼~」硬要插話的法/國忽然跟著曖昧的笑了起來。   「少、少囉嗦!色情混帳,不准你那樣叫我。快點談正事啦!西/班/牙,談完就快點走啦。」英/國再度擺出一臉不耐煩的樣子,顯然不想正面回應西/班/牙的疑問,企圖想將安東尼奧的注意力轉回政治交易上,但是不識相的西/班/牙永遠就是不識相,安東尼奧很快的站起身快步走到那朵柑橘花前好好的欣賞端詳好一會,搞得被無視的英國臉色一陣青一陣紅,然後他就自顧自的開心的說了起來:   「真是懷念啊~這朵花讓我回想起以前阿爾家的佛羅里達,還記得大航海時代,我家的探險家為了尋找傳說中的青春之泉不小心找到了那個地方,真的是一個很漂亮的地方呢!」開心的細數著往日榮光的西/班/牙像個老頭子一樣劈哩啪啦的說著,停也停不下來:「…好懷念啊~獨立戰爭以前我還常常去佛羅里達逛逛呢!吶、吶亞瑟,你知道嗎?『佛羅里達』的西班牙文的意思啊……」   「『盛開的花朵』,」亞瑟想都沒想就立刻回答出正確的答案,某人熟悉的笑顏像老舊的畫面一樣在腦海中一閃而逝,彷彿這個答案隨時都記在腦海中的樣子,英/國靜靜的說道:「『盛開的花朵』,我知道。」   「啊咧?你居然知道這件事啊!好開心喔!是之前阿爾跟你說的嗎?對了對了!能跟我說說那時候的事嗎?從來沒聽你提起過耶?」安東尼奧依然熱情洋溢的回頭笑問,絲毫沒有注意到狀況不對。   「………」英/國沉默不語。   「喂,安東尼。」法蘭西注意到亞瑟不對勁的臉色,出聲喝止了西/班/牙。   「…是一個很溫暖的春天…」英/國眼中晃漾起複雜的漣漪,直視前方的雙眼彷彿看著一個很遙遠的地方。   「亞、亞瑟?」法國詫異的回頭。   「佛羅里達的陽光下,盛開的雪白花海,我從來沒見過這麼美的景色......」   客廳裡的空氣瞬間凝肅,西/班/牙與法蘭西皆陷入沉默,只剩下佛羅里達的柑橘飄著淡淡的芬芳與紅茶香。   「一切好像早就已經等待很久了………」   是的,一切真的早就已經、等待很久了......   我們曾經,是那麼的相愛。 +++++++++++++++++++++++++++++++++++++++++++++++ 人類的歷史,是一段不斷重演的過程。 西元1760年,新大陸正式成為英格蘭隸屬殖民地之一。   『英/國─────────』   艷陽高照的爽朗晴空,一如新大陸的一切單純美好,一個毫無汙染的新生國家,一名有著童真臉孔的可愛小男孩雀躍的在一望無際的草原上奔跑著,一邊還大喊著那名來見自己的男子的名字。   『哈哈哈~英國我好想你喔---!你怎麼這麼久才來看我?』   小男孩開心的撲進了亞瑟朝自己敞開的懷中,小小的腦袋拼命的在亞瑟懷中磨蹭撒嬌,毫無保留的表達出自己對英/國的孺慕與依賴。   緊摟著小男孩的英挺男子-英/國臉上浮現了少見的溫柔神情,這是遠在烏煙瘴氣、戰火連天的歐羅巴所沒有人見過的神情,平常總是拿來造口業的嘴角拉起了一個非常非常溫柔的微笑。   『對不起啊,最近真的太忙了,其實我也很想趕快來見你的,阿爾。』   草原上是一片溫暖的綠意春息,綿延至阿帕拉契山脈的生積肆無忌憚的奔放,就像美/國的心胸幅員一樣的廣闊。   阿爾當時還很稚嫩的笑臉自英國的懷中抬起,幸福洋溢的對著這個自願成為自己兄長的男人說:『沒關係!嘻嘻~不過這次要待久一點喔!』   『好~』   那是十八世紀晚期的一段故事,當時氣燄如日中天,號稱「日不落國」的英/國,與剛萌發的、稚嫩卻充滿巨大潛力的美/國,在未知的新大陸相遇,毫無保留的對彼此敞開心房的一段往事,雖然現在已經很少有人再提起了。   不過那是一段英/國永遠也無法忘記的珍貴回憶。   『那麼,今天要去哪裡散步呢?阿爾。』亞瑟將小男孩高舉過肩,讓他跨坐在自己的肩上,一邊愉快的往前走著。   『去那邊去那邊!佛羅里達的花海!』阿爾興奮的在亞瑟的肩上鼓譟著,他好喜歡亞瑟這樣叫他。   『佛羅里達?』亞瑟疑惑的覆誦了一次阿爾的要求。   『嗯啊!』阿爾天真無邪的笑道。   『好吧,就依你的吧!』亞瑟最無法抗拒阿爾這張可愛的笑臉,他邁開步伐,往肩上的阿爾手指的方向走去。   跟弟弟漫步在倫敦所沒有的蔥綠草原中,春陽溫暖,感覺非常的愜意。   『英/國英/國,那是什麼啊?』阿爾忽然注意到另一方的遠處有英/國家的人在施工的樣子,好奇的問著。   『喔,那個是港口啊,我要在你家闢建一些港口,這樣以後我搭船來你家才比較方便,而且這樣也有利於你跟世界各國貿易,對你也會很有幫助。』英國看了一眼施工處的海岸,若無其事的說著,腦海裡勾勒起了遙遠的未來中,英/國靠著新大陸的港口貿易為國內賺進大筆收入的商業藍圖。   這些話不需要告訴阿爾,反正他不會懂,也不需要懂。   新大陸-亞美利加只不過眾多為了不列顛利益而存在的殖民地其中之一,雖然英/國對他的確有一份不同於其他地區的特殊情感,不過這不影響為了商業利益而親近他的事實。   『喔~原來是這樣啊!謝謝你英/國!你對我真好!』阿爾開心的笑著,毫無心機的覺得英/國真的是世界上對他最好的人。   亞瑟也對他報以微笑,然而心河中卻有一股不知名的愧疚悄然流過。   佛羅里達的百花盛開,溫煦春陽照耀下你靜靜微笑站立在雪白花海的中間,彷彿早已在那裏等待著我的到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