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雨陽天(網誌已搬家,新網址請見置頂公告)
關於部落格
**留言不再回覆**,**懇請大家移駕痞客幫新家**:)
  • 728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2 Years】(魯娜)

----------------------------------------------- 不知該說是遙遠,也不知該說是短暫; 『雖然想說的話…堆得像山一樣的高…』 等待已久的背影、等待已久的聲音、等待已久的你… ++++++++++++++++++++++++++++++++++++++   有些事情,永遠都不會改變。   「在哪裡呢?我到底放到哪裡去了?」   站在墊高的踩腳梯上,神秘失蹤兩年,草帽海賊團睽違許久不見的美麗航海士,一頭橘色長髮的娜美在滿上一層薄灰的測量室書堆裡喃喃自語的翻找著,似乎正在找尋著一本不知道上次放到哪裡的書。   這兩年來,千陽號的船身雖然有小八、迪巴魯,甚至還有七武海的巴索羅謬‧大熊的保護得以完好無缺,不過船體內部可就鞭長莫及了,積蓋上一層層輕拍就會嗆鼻的灰塵,兩年來無人生活的痕跡顯而易見。   在環視完周遭後,航海士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得找機會叫大家來打掃才行呢…」   居然髒成這個樣子……   「娜美!妳跑到下面來做什麼啊?要出航囉!」   船長一如往常的笑語聲自測量室的門外傳來,魯夫順著千陽號的旋轉梯跳了下來,蹦蹦跳跳的模樣跟兩年前一樣一點都沒有改變,曬人心扉的陽光燦笑也一如往日暖和閃耀。   但娜美還是覺得好像有哪裡變了。她移開不小心觸見魯夫敞露胸膛上的視線,那塊巨大得驚人心跳的傷疤。   「我在找書,你先上去吧!我很快就會上去了!」   掩飾住眼中一閃而過的心疼揪心,娜美轉身面對堆滿書跟灰塵的書櫃,繼續在書堆中尋找,背對魯夫回覆的聲音正常而平靜。   「奇怪了?不過才過了兩年,我怎麼就忘記上次那本看了一半的書放到哪裡了?哈、哈真是奇怪…」   故作鎮定的笑說著,看起來比兩年前更加成熟嫵媚的背影,卻還是遮不住肩膀的輕微顫動。   不過才過了兩年……為什麼我會覺得一切都不一樣了?   「啊、找到了!原來在那裏!」終於發現到右上角那本與眾書為伍、令人熟悉的紅色書脊,娜美開心的歡呼了一聲,伸長手就要去拿,殊不知魯夫的橡膠手比她還快,搶在她之前先搶走了那本書。   「魯夫,不要這樣,快把那本書還我。」   娜美轉身,從踩腳梯上走了下來,一手插著腰一手伸向魯夫做出「把書還我」的慍怒表情,兩人中間隔著約四步遠的距離,從窗外透進來的陽光隔在中間的地面,灑上一地柔和的輕曳。   「喔~原來妳忽然說要從甲板上下來找的,就是這本書啊?」魯夫根本就沒把娜美的話聽進去,自顧自的開始翻起那本娜美找了半天的書,然後居然津津有味的開始研究起來。   「魯夫!我要生氣囉!」   其實已經生氣了,娜美生氣的對魯夫喊著,魯夫終於從打開的書頁中抬起頭來,面無表情的與娜美的雙眸沉默對視,忽然娜美心碎的發現自己居然不知道魯夫在想什麼?   明明才過了兩年……   「你這個-笨蛋船長!」娜美生氣的朝魯夫大步走了過去,然後一拳朝魯夫那張單純熟悉的臉龐揮了過去。   魯夫當然沒有乖乖挨揍,他毫不猶豫的用兩手接住了娜美一邊一個拳頭,原本來在手上的紅書重重的落地。   「啊!書…」娜美緊張的回頭望去,但是雙手卻無法從魯夫的掌握中抽離。   「不用撿也沒關係吧?那根本不是書。」魯夫冷靜的回答,果然,紅書落地的那一刻,打開的書頁完全展現,沒有任何的印刷文字或圖案,是一本完全空白、沒有任何文字記載的書。   娜美忽然覺得臉上一陣尷尬的羞紅。   「妳為什麼要找一本什麼都沒寫的書呢?」魯夫表情困惑的看著娜美羞窘的臉蛋問著。   「跟你無關!你什麼也不…唔!」娜美話還沒說完,就被船長一把拉進懷中緊緊抱住。   布滿灰塵與回憶的室內,安靜而沉默,透過氣窗照進來的陽光溫暖而祥和;就像有些事情,不管過了多久,都不會改變。   「放開我!」深知掙扎是沒有用的,娜美在魯夫懷中悶悶的說著,魯夫用力的將她摟得更緊。   也許是因為穿了高跟鞋的關係,娜美的臉頰接觸到的不是魯夫的胸膛,而是船長稚氣的臉龐,魯夫一手壓著自己的後腦杓讓下巴靠到了肩上,一手緊緊環住了纖細的腰,豐滿的胸部與結實的胸膛緊貼碰觸,如此久違不見、又突如其來的親密接觸,讓娜美緊張的心臟破表般的狂跳。   好想閉上眼睛,好想叫時間停止,好想保留住這熟悉的觸碰。   「不要。」魯夫的拒絕聲清晰的在耳際響起。   「你…!」娜美氣得轉頭正要大吼,卻看見魯夫一臉認真煩惱的神情,娜美意外的沉默了。   「為什麼…漢考克出現之後,妳就忽然變得這麼冷淡呢?」聽到漢考克的名字,娜美的身體忍不住在魯夫的懷中一震。   魯夫回想起剛才在甲板上,正要出航卻受到海軍的重重包圍,幸虧有漢考克的及時出現及插手才終於讓大家脫離險境。   『和那個七武海…是熟人嗎?』娜美表情有些錯愕的看著自己。   『嗯啊!因為我被打飛到了女兒島,所以大家都是朋友了!』當時自己還笑嘻嘻的說著,一邊開心的向九蛇的船隻揮手。   『………』   『你這傢伙有好好的修行嗎─────!?』香吉士帶著哭音的怒吼及飛踢莫名其妙的朝自己飛了過來。   『哈哈哈~有啊!很完美喔!』   『你這傢伙!我可是…我可是…』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的魯夫滿臉笑容的看著憤怒的夥伴,完全不明白這兩年來都在人妖島痛不欲生的進行修行的香吉士到底在生什麼氣?只能任憑香吉士揪著自己的衣領不可理喻的用力搖晃。   『咦?娜美,妳要去哪裡?』喬巴看著忽然開門走進船艙的娜美,好奇的問著,好不容易終於見面了,他真的很希望可以大家一起在甲板上待久一點。   『……一下下而已,』娜美回頭對喬巴溫柔微笑:『我下去找一本兩年前我一直沒有看完的書。』說完便很快的關上艙門,消失在陽光以外了。   『有需要一定要現在去找嗎?』騙人布感到很奇怪的說。   『………?』魯夫回頭看著沉默的艙門,似乎有稍微成熟一點的臉上同樣也是一臉疑惑。   「吶、妳告訴我啊,到底是怎麼了?妳不說我根本不知道啊?」   透窗的陽光依然閃耀,回憶畫面結束,船長看著緊抱在懷中的航海士,依然不解她的沉默與難堪。   「……你知道……這兩年來,我過的是什麼日子嗎?」娜美的聲音終於緩緩的響起。   『魯夫!救救……』兩年前在夏波帝諸島分離的場面突然映入了腦海中,魯夫眼神一黯。   「嗯?不知道耶!那時候妳被打飛到哪裡了啊?」很快的恢復笑容,魯夫好奇的問,忽然覺得自己對娜美的遭遇一無所知。   「…另一個空島。」   「啊!是喔!好玩嗎?那裡也有神跟威霸嗎?真好啊~」聽到空島,不禁讓人墮入了往日的回憶,一向只會聯想到好事的船長立刻開開心心的說了起來。   「哪裡好了!?」娜美怒吼的聲音讓魯夫嚇了一大跳,企圖從懷抱掙脫、邊哭邊喊的憤怒拍打:「從分開的那一刻起每天都在擔心著你一個人沒有夥伴該怎麼辦才好?每天都在想著要怎麼樣才可以回到你的身邊?就在好不容易知道你的消息時!居然是艾斯死掉了的消息!想盡辦法不顧一切的偷光空島的一切想馬上趕到你身邊!結果你居然又發出那種『兩年後再見面』的任性訊息……」   許久不見後終於重逢的悵然若失,在看到蛇姬跟魯夫之間令人錯愕的互動時,嫉妒逼得她簡直就快要瘋掉了。   「你根本就不明白……」我是這麼的想你……   淚水無法抑制的狂瀉而下,哭到最後累了,又掙不開魯夫的懷抱,只好無力的依在船長溫暖的胸膛嗚嗚的啜泣。   …真的是太沒用了…明明已經跟自己說了好多次,見到他的時候絕對不可以哭的……   「……我好想你……」哭泣聲中又像是嚶嚀、又像是碎語的呢喃著,終於說出埋藏心底最深沉的一句話。   「原來如此,」魯夫清晰的聲音再度在耳際響起:「太好了!」   開朗得不可思議。   「咦?」   那頂熟悉的草帽再度自頭頂上壓了下來,娜美從哭泣中抬起了頭,意外的看到了魯夫那張釋懷的溫柔笑容,這是她第一次,在魯夫臉上看到這樣的神情。   「原來妳沒有在生我的氣啊?」這傢伙到底有沒有好好聽人說話?娜美差點暴怒,然而魯夫又說了下去:「兩年前,娜美向我求救,我卻沒有救到妳…」   『魯夫!救救……』娜美哭著向自己害怕求救的情景又再度浮現,連話都還來不及說完就從眼前消失了,一消失就是兩年,連一點挽回跟道歉的機會都沒有。   「還以為一見面娜美一定會氣得揍我一頓呢!因為我違背了約定…哈哈…」過去與現實重疊交錯,回想起從惡龍手中救出娜美時的誓言,魯夫的眼神又是一黯,兩年來的淬煉已經讓他變得更加穩重成熟。   「魯夫…?」娜美的眼淚停住了,魯夫臉上浮現的淡淡哀傷讓她感到既陌生又心疼。   「好想趕快跟妳見面,每天都這樣想著,然後一定要好好的跟妳道歉,如果妳能夠揍我一拳,然後原諒我的話,那就太好了!」接著魯夫忽然笑逐顏開的說:「不過真是太好了,原來娜美沒有在生我的氣啊!太好了!嘻嘻嘻…」   就像有些事情永遠都不會改變,那麼天真那麼開朗,那麼為自己的不怪罪而感到釋懷,誰還有辦法繼續對著這個單純又直率的笨蛋發脾氣?   「你果然是個笨蛋!」但是娜美還是哭了,邊笑邊哭:「所以你跟那個七武海真的沒什麼關係囉?」   「怎麼可以說沒關係呢?漢考克是我的朋友,就跟章魚小八還有凱咪一樣啊!」魯夫理直氣壯的聲明著。   居然把高高在上的七武海跟一隻章魚魚人相提並論,娜美不禁噗哧了一聲。   「啊,所以妳剛剛到底是在生什麼氣啊?」魯夫像是忽然想起什麼一樣馬上追問著。   「沒事了啦,笨蛋。」   「咦?真的嗎?那太好了!妳終於笑了!」一點也不為被叫笨蛋的事生氣,魯夫咧開更大的笑容,竟然傻笑得比娜美還開心。   室內一陣柔和的風吹拂而過,兩人之間撩起一陣甜蜜的氣息。   「咦?」娜美忽然發現魯夫正以另一種包含特殊情感的眼神,深深的望著她,環抱住腰間的力量明顯加重,兩人之間的呼吸變得更加的接近。   「魯、魯夫?」娜美明顯感受到魯夫比兩年前更加強烈的男性氣息漸漸包圍住自己,臉孔瞬間飆紅,心臟也跟著小鹿亂撞的開始狂跳。   「娜美比以前更香了耶…」魯夫說話的聲音越靠越近,他想要吻她,吻那兩年不見的柔軟唇瓣,好好的吸吮她溫柔的氣息。忍不住想往後退的娜美卻被魯夫從背後按住而無處可逃,只好緊緊的閉上眼睛,感覺到魯夫溫熱的氣息越來越靠近、越來越靠近、越來越靠近…   「魯夫────────!你在下面待那麼久幹什麼啊?要出航了沒啊─────?」   甲板上傳來香吉士突如其來的喊叫聲,瞬間破壞了船長與航海士之間所有浪漫的氣氛,魯夫的吻正好停在娜美的唇上0.1mm處。   「嘖。」就差一點點了。   「噗!」娜美忍不住笑了出來,看見魯夫一臉失望的神情。   「哈哈…還是快點上去吧!要是被香吉士發現就糟了。」航海士一臉調皮的笑著,看著船長那張悶悶不樂的表情實在很想捉弄他。   「也只好這樣了。」魯夫快速的在娜美的額頭上親了一下,娜美的身體又是一顫,接著頭上的草帽被取回,航海士滿臉通紅的神情立刻一覽無遺。   「哈哈哈,娜美還是等臉比較不紅了再上來吧!」船長指著航海士的臉大笑道。   「少囉嗦啦!」航海士生氣的回答,就像兩年前他們第一次在東海偏遠的小鎮相遇時一樣。   也許成長,就是一段失去幸福的過程;但是我知道你不會的,因為你是最特別的,魯夫,你是最特別的。你是絕對不會,被任何不幸給打敗…   「我先上去囉!下次等只剩我們兩個人的時候再繼續吧!」推開門外陽光的背後,船長回頭燦笑的說著。   「才沒有下次!」航海士口是心非的怒罵,引起船長更多的笑聲。   「哈哈哈哈哈...」   笑聲與青年同時消失在陽光之後,留下一地靜寂的甜蜜,還有,殘留在心中暖暖的溫度。   『兩年後,夏波帝諸島見!』   ────那是一段不知該說是遙遠,也不知該說是短暫的距離;   草帽魯夫還活著,回到千陽號陽光明亮的甲板上,所有的夥伴們都已經迫不及待了,航海士一如往常的對著夥伴們指揮若定的發號施令:「向下滿舵!要開始下沉了!大家馬上張開帆!」   「喔喔喔喔喔喔────!」   「出航嗎?娜美!」船長習以為常的詢問著航海士重新出發的時機是否已經到來。   「嗯,請吧!船長!」航海士帶著期待及信賴的溫柔笑容如此回答。   ────等待已久的背影、等待已久的聲音、等待已久的你…   「那麼夥伴們!雖然想說的話…堆得像山一樣的高!謝謝大家在兩年裡包容著我的任性!」   那名仍然立志要成為大海之王、有著陽光般氣質的青年燦笑著說,此地是再出發之島,向下滿舵,海賊王之路將再度光明開啟,背負著一路上所有深愛著我們的眾人的期待及祝福,這些溫柔與感謝我們都將永遠銘記於心。   「出發!!前往魚人島─────!!」   ────有些事情,永遠都不會改變。 【THE END OF 2 Years 】 ------------------------------------------------------- [後記]: 2年篇開始連載時我真的很想尖叫,因為每個人都成長得比兩年前更棒更強更完美,但是又毫無改變自己原本最重要的特質,尤其是魯夫,他的單純跟直率還有夢想絲毫沒有因為失去哥哥的悲傷而被陰影所玷汙,反而進化成更堅強的男子漢,這點真的很令人感動!! 文中娜美找空白紅書的橋段其實是隱喻她正在尋找船長從未改變的線索,回憶雖然佈上了灰塵,但是擁抱之後會發現仍然一如往日的嶄新,而且會不斷的成為努力前進的動力,希望大家都能夠趕快實現自己的夢想~:)   其實如果香吉士沒破壞氣氛的話,我根本就想讓魯夫直接把娜美推倒啊...www(發言注意!!) 最近魚人島的劇情也很令人期待,新.惡龍海賊團似乎會加速更多魯娜的發展啊...嗚呼呼...(邪笑(喂   昨天聽到日本大地震的消息真的很讓人難過,害我昨天心情一度很低落,天佑日本,希望他們能趕快站起來...:( 謝謝大家願意看到最後,覺得很爛請在下面痛罵我吧~~~XD PS.魯娜個人本醞釀中,目前籌措經費的問題比較困擾,我會努力看看的~謝謝大家支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