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雨陽天(網誌已搬家,新網址請見置頂公告)
關於部落格
**留言不再回覆**,**懇請大家移駕痞客幫新家**:)
  • 728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十色航路06】薔薇革命(薇薇中心,寇薇有)

 


  賜奴雨露、賜奴陽光,生而為沙漠央心的一株薔草,您所贈與的言語及回憶,字字句句、點點滴滴,都將永刻於奴之心央。



XXXXXXXXXX


  距離克洛克達爾所引起的『那個事件』結束至今已過了一個月,古老的綠洲王國-阿拉巴斯坦此時正呈現一片三年來難得一見的昇平景象,各大綠洲城市重建的工作不約而同的荼火並進,時代交替之後脫離了絕望的希望之光,此刻正在殘破的國內遍地繁生。


  「薇薇公主回來了!趕快開門迎接公主!」

  艷陽下的首都.阿爾巴那的王宮此時響起了守城士兵們此起彼落的呼喊聲,厚重的宮殿城門咿呀開啟,與阿拉巴斯坦王國護衛隊隊長-伊卡萊姆及隨從們一同騎乘著快跑鴨部隊、一身風塵僕僕的出現在被打開的殿門外的,正是一國之君的唯一千金-娜芙亞.薇薇公主。

  「公主辛苦了!」

  一見到公主歸城,守城的士兵們全數整齊劃一的恭敬行禮,薇薇公主的稚嫩俏臉上漾開了一個有點不合年紀的端莊微笑,歷經狂風暴雨後的洗練平靜使得她的氣質更顯高貴優雅,現在的她是除了自己父王以外國內聲望最高的人物。

  「讓跑得快跟其他的快跑鴨部隊們休息一下吧,我跟伊卡萊姆現在要去見父王。」

  薇薇毫不費力的從最寵愛的快跑鴨-跑得快的背上輕鬆俐落的落地,一邊溫柔的撫摸著跑得快日漸豐腴的羽翼,一邊對身旁的士兵們如此命令著。

  「是!」

  士兵們恭敬的應和,接著立刻上前一一將快跑鴨部隊牽去王宮的後院休息,眼看著快跑鴨們終於被安置妥當,薇薇正要與伊卡萊姆一前一後的走進王宮的大門,忽然一撇眼角餘光瞥見了停在王宮外一匹熟悉的高大駿馬。

  薇薇輕輕的微笑。

  「薇薇公主,怎麼了嗎?」緊跟在身旁的伊卡萊姆有點困惑的發出疑問。

  「伊卡萊姆,阿爾巴那王宮今天應該有好久不見的訪客喔!」薇薇笑盈盈的回答道,伊卡萊姆聞言也往旁邊停靠的駿馬看去,很快便明白了薇薇的意思,他也不禁笑道:

  「原來是寇沙啊…呵呵呵…啦啦啦──♫」伊卡萊姆還是改不掉那個邊說話邊唱歌的習慣。

  阿爾巴那王宮內樸華而不失典雅的宮殿長廊隨著穩定的腳步蔓延,夕陽淡橘色的薄暉冉冉落地,另一個熟悉的聲音至前方傳來:

  「薇薇公主!伊卡萊姆大人!你們回來了!愛爾馬魯市的情況還好吧?」

  正好走過來的阿拉巴斯坦王國護衛隊副官-加卡畢恭畢敬的行禮,身旁跟著的,正是直到一個月前還擔任著叛亂軍首領的青年-寇沙。

  「欸,很好,愛爾馬魯的大家今天也都很有精神呢!不但桑多那運河的修復進展非常的順利,由於今天早上的雷陣雨以及最近豐沛的雨量,綠洲也逐漸恢復原貌了!我跟伊卡萊姆現在正要去向父王稟報這件事呢!」一聽到加卡的詢問,薇薇很快的回想起今天早上巡視愛爾馬魯的情形,掩不住興高采烈的神色,滿臉笑容的說著。

  「…是嗎?那真是太好了。」看著自家公主臉上久未出現的笑逐顏開,加卡及伊卡萊姆不約而同的欣慰微笑。

  「貝爾呢?」

  「他剛剛去東南門巡視了,那塊區域被破壞的最嚴重,現在可是從早到晚都在進行著修復的工作呢。」

  「是嗎?貝爾還真是認真呢,明明身體也才剛康復不久的說…」

  「是呀,那傢伙拖著身體走回王宮的時候真的把我嚇了一大跳呢!還責怪我們居然多事幫他做了一個墓,哈哈哈……」

  『我是阿拉巴斯坦的守護神───────大神隼!』

  另一名阿拉巴斯坦王國護衛隊副官-貝爾,不久前在戰亂中捨身拖著砲彈飛上天空與砲彈同歸於盡的英姿直到現在還是歷歷在目,戰爭雖然帶來了無數痛徹心扉的絕望與傷害,但卻也在挫折及困頓中凸顯了更多高貴的人性。

  「能夠平安無事真是太好了…」

  奇蹟生還後回到宮殿的隼之貝爾,雖然把大家都嚇了一跳,但是卻是非常快樂的重逢,那天開始貝爾又回到了阿拉巴斯坦的王族護衛隊,重新投入了服侍王族的工作。

  一旁的寇沙若有所思的看著現入回憶的眾人,至始至終保持沉默不語。

  「啊!寇沙!抱歉,我居然忘了跟你打招呼了!你的身體已經沒問題了嗎?今天特地來阿爾巴那有什麼事嗎?猷巴跟多托伯父都還好吧?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一定跟我們說喔!」

  這時薇薇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一樣立刻轉頭與寇沙寒暄並問起了猷巴及多托的事情,看著薇薇一臉擔憂的樣子,寇沙無奈的微微一笑。

  「妳這個愛操心的老毛病還是跟以前一樣呢,薇薇。」

  眼看著兩個年輕人之間瀰漫起了一股熟悉的懷念氛圍,加卡跟伊卡萊姆非常識時務的相識一笑。

  「薇薇公主,那麼屬下就先行離開了,愛爾馬魯的事我和加卡去向國王報告就好了。」

  「嗯,那就麻煩你了,伊卡萊姆。」薇薇對伊卡萊姆點頭微笑,加卡及伊卡萊姆兩人便很恭敬向薇薇行禮告退,接著轉身往長廊的盡頭走去。

  「這樣子好嗎?」寇沙看著伊卡萊姆及加卡遠去的方向,有點詫異的問道。

  「嗯,沒有問題的,剩下的就交給伊卡萊姆他們吧!寇沙,我有好多話想好好的跟你聊聊。」終於放下仇恨與干戈的平和此刻,一直以來薇薇都很想做的,就是和她童年最好的朋友暢聊彼此的近況。

  「看來這次代替我老爹來向國王報告猷巴的狀況,是來對了呢。」寇沙與薇薇相視而笑,對於難得重逢的親切亦來者不拒。

  「邊走邊聊吧。」




  傍晚時分,阿爾巴那的黃昏天空佈滿了斑斕的彩霞,幾顆若隱若現的星星悄悄閃爍,坍頹古老的遺跡殘垣在晚風中撩起一陣輕微的飛沙,不知不覺中步行至此的兩人,各自挑了一處殘壁席地而坐了下來。

  「堂堂公主這樣隨便坐在地上好嗎?」寇沙看著薇薇毫不在乎的坐在佈滿灰塵的磚牆邊上,忍不住這樣發問道。

  「有什麼關係嘛!這裡又沒有別人。」薇薇任性的說道,那是只有在跟寇沙獨處時才會難得出現的豪邁。

  「哈哈哈哈…薇薇妳真的是一點都沒變。」寇沙再度笑道。

  「首領你也是啊,要吃包子嗎?」不知不覺中喚起了從前的暱稱,薇薇忽然從懷中掏出了一個用紙包起來的東西,打開包在外面的白紙,裡面放著兩個還有溫熱的包子。

  「這是今天愛爾馬魯的一位好心的夫人給我的,首領我們一人一個吧!」說著薇薇便拿起其中一個包子遞到了寇沙的面前,笑得非常坦率,就跟孩提時一樣。

  「呵,這個國家的公主還真是奇怪,不但不怪罪我這個前叛亂軍首領,現在居然還要給我包子吃。」寇沙一邊笑著接過包子,一邊這麼念念有詞的說著。

  薇薇咬著包子的動作停了下來。

  「別這樣,別再提什麼叛亂的事了,這個國家沒有罪人,你也只不過是想守護阿拉巴斯坦而已,你沒有錯。」

  薇薇的臉龐在夕暉的照耀下端麗而沉靜,安定的眼神不移的凝視著虛無的前方,回想起不久以前的種種,突然一陣不可避免的滄桑感襲來,不知是在安慰寇沙還是在安慰自己,薇薇靜靜地說。

  凝視著薇薇恬靜的臉龐,寇沙感慨的一笑。

  「妳變得更堅強了,薇薇。」

  「這都是因為大家的關係,」薇薇想起了那艘現在不知正航行於何處大肆冒險的小海賊船,嘴角不禁輕輕勾起了一個溫柔的笑:「都是因為有大家的支持,我才能夠變得更堅強。」

  『那就把我們的命也賭下去吧!因為我們是夥伴啊───────!』

  回想起那日魯夫在沙漠央心對著自己的震天吶喊,直到現在薇薇的心中仍隱隱感覺到一陣熱淚盈眶的溫熱。

  「真是奇妙呢…首領,明明才只最近剛發生的事,但是我卻覺得,好像已經過了很久很久了…」

  魯夫先生他們,現在還好嗎?回想起今天早上剛作的夢,薇薇的臉上漾開了一個淺如水面陽光般的微笑,宛若一池寧靜的水塘。

  看在眼裡的寇沙也跟著微微一笑。

  「…告訴我吧,關於那些海賊的事。」




XXXXXXXXXX


  第一次見到他們時,是在偉大航道入口處的雙子岬海角,那隻跟山一樣大的鯨魚肚子裡。

  把他們當成另一支倒楣的肥羊海賊團引誘到威士忌山峰時,我絕對沒想到自己最後居然會成為他們的夥伴。

  為了追求真相不顧生命危險而踏上的旅程,與伊卡萊姆共同潛入巴洛克華克的臥底行動失敗後,原本打算跟伊卡萊姆兵分兩路回國的我,卻在這裡失去了第一個人。

  『薇薇公主,希望我們還能在平安的祖國相見。』

  厄運的來臨從來就無從預料,劃破黑夜與海面的巨大爆破就在幾秒之後的眼前出現,覆蓋住一切的聲響與光亮將伊卡萊姆的背影與微笑瞬間吞噬消滅,我的雙腳像是黏在地上一樣動彈不得,忘了逃跑,鮮紅的血絲從緊咬的牙關細細滲出,直到娜美用力抱住我的雙臂以及出現在耳際的安慰呢喃喚醒了我空白的神智,我忽然明白,從現在開始,我徹徹底底的,是孤身一人了。

  『別擔心,我們一定會送妳回家的。』

  還來不及離開失去伊卡萊姆的傷痛,就被迫要立刻加入這一群人,事實上,一開始,我相當不願意。

  世上怎麼可能會有人願意無條件答應護送一個來路不明的公主回國呢?更何況敵人還是以王下七武海之一的克洛克達爾為首的龐大犯罪組織,任何人都可以想得到,不想扯上麻煩的話最好就把這個來路不明的公主殺掉,這樣不但可以免去巴洛克華克的追殺,也不會扯進國家內亂的麻煩之中,一想到有這樣的可能性,剛上船的前幾夜我總會記得在懷中暗藏一把匕首,膽戰心驚的等待防備著,當有可疑的腳步及殺氣逼近自己時,能隨時拿出匕首保護自己。

  因為我跟伊卡萊姆約定好了,我一定要活下去。

  『薇薇公主,妳一定要活著回到阿拉巴斯坦,妳是祖國的希望,不管要犧牲多少人、背叛多少人,妳也都一定要活下去。』

  然而過不了多久,我就發現我的疑慮及不安全部都是多餘的,因為這艘船的成員從船長到船員的行事風格,基本上根本全部都是亂來。

  『這艘船的方向!憑什麼由妳決定啊──────?』

  從魯夫先生捏碎了Miss All星期天一時興起所提供的永久指針時,我就約略體會到了。

  為了更加了解他們這一群人,從小花園起,我就一直緊緊的跟在身為核心人物的船長魯夫先生的身後細細觀察,但是我所得到的,卻只有更多的不解及困惑。

  經歷了小花園的巨人風波、高級特務的追殺、差點讓人喪命的巨大燭台還有各式各樣的風波…一路上以來一直如此,每一次總是靠著大家的努力及幫助,最後終於得以逃過一次又一次的追殺,成功的得以繼續前往阿拉巴斯坦的航路。

  『這下子就能繼續向前進了!衝啊!筆直向前!哈哈哈哈哈………』

  魯夫先生總是這麼燦爛的大笑著,彷彿總是在期待著發生什麼似的,不管是好事還是壞事。

  『不要緊的薇薇…溫度計一定是壞掉了…人的體溫怎麼可能會超過40度呢?…哈哈…』

  娜美故作堅強的微笑,仍然掩蓋不了病入膏肓的事實,而我也在此時此刻,意識到我不想失去他們之中任何一個人的事實。

  【薇薇公主,妳一定要活著回到阿拉巴斯坦,妳是祖國的希望,不管要犧牲多少人、背叛多少人,妳也都一定要活下去。】

  伊卡萊姆,我怎麼可以、怎麼可以、對為了我而遭遇生命危險的人的痛苦視而不見呢?

  『帶娜美去找有醫生的島把病治好!然後去阿拉巴斯坦!這才是這艘船最快的速度不是嗎?』

  娜美終於放鬆的癱倒在我的身上,其他人對我露出了放心的笑容,而我永遠也忘不了,當時那樣雀躍振奮的心情…

  【我已經,不再是孤單一人了。】


  離開磁鼓島的某一夜,就在我因輾轉反側無法入眠起身打算到甲板透氣時,在透露著燈光的船艙窗口,手握住門上把手的動作凝固,大家在廚房竊竊交談的聲音偶然的傳來。

  『最近,薇薇醬好像終於不會帶著刀子睡覺了耶。』香吉士先生的聲音讓我停下了腳步。

  『大概…是終於對我們放下戒心了吧?』娜美帶著笑音的嗓音,還有咖啡杯輕扣桌面的聲響:『這艘船上,明明就沒有她的敵人啊……』

  『是嗎?我還以為她身上一定有藏好吃的東西怕被我們知道,所以才帶著刀耶!』魯夫先生天真的話語出現時,我正好轉身背靠住艙門,仰首望著滿天繁星。

  原來,大家早就知道了啊…

  『笨蛋!你以為每個人都跟你一樣貪吃啊?』交談聲還在繼續,騙人布先生的吐槽引起了魯夫先生一陣哄然大笑。

  『哈哈哈哈哈…難道不是嗎?哈哈哈哈…』

  『當然不是!』

  『薇薇為什麼要去阿拉巴斯坦啊?』昨天才剛加入的船醫多尼君,對著眾人疑惑的發問。

  『當然是因為要去打飛克洛克達爾啊!』

  『拯救可愛的公主可是我Mr.王子的責任呢!』

  『為了我的十億貝里。』

  『妳這女人總有一天一定會下地獄!』

  『你們都給我閉嘴!』(騙)

  『欸?』多尼君顯然被大家的七嘴八舌搞得暈頭轉向。

  『因為大家都是夥伴啊喬巴!嘻嘻嘻…』魯夫先生爽朗的聲音又再度出現。

  『真是的,遇上這麼膽大包天的公主,要是不幫助她的話,還沒到達阿拉巴斯坦,她一定會先死掉的。』娜美的聲音又出現了。

  『啊~擔心別人的娜美小姐也好迷人喔~』

  『白癡…』

  『啊?綠藻頭想打架嗎?』

  『總而言之,』魯夫先生忽然停住了笑聲,打斷了所有的爭吵:『我們一定要把薇薇平安的送回阿拉巴斯坦!我等不及要吃阿拉巴斯坦的大餐了!』

  『最後那句才是重點吧!』(眾)

  【別擔心,我們一定會送妳回家的。】

  不斷的用手背擦拭著淚流不止的臉龐,我忽然又回想起第一天跟大家踏上旅程時,娜美對我說過的話,最後我終於平靜了下來,頭也不回離開了甲板回到臥室,關上門外的夜空,留下了一地的星光閃閃。

  【我已經,不再是孤單一人了。】



  隔日,天空隱隱透著黯淡的微光,途經某處的無人小島嶼停留下來的小小船隻,靜淌在前方的海岸與海浪漂泊,等待著魯夫先生、香吉士先生以及Mr.武士在島上尋找食物的空白時間,原本正抱著膝蓋坐在岩石邊思繫著祖國一切的我的眼前,忽然出現了魯夫先生天真開朗的臉孔。

  『吶、薇薇,這是什麼植物啊?』

  『怎、怎麼了嗎?魯夫先生?』

  魯夫先生手裡抓著一株不知從何處採摘回來的複瓣紅花遞到了我眼前,把原本正在發呆中的我嚇了一跳。

  『喂,魯夫,你發現什麼了嗎?』

  原本嚷著要去島上尋寶後又不知跑到哪裡去的多尼君及騙人布先生兩人這時也一同湊了過來,魯夫先生拿起手中的花兒對後到的兩人晃呀晃:

  『這個呀,不知道可不可以煮來吃?』

  『這不是玫瑰嗎?』騙人布先生只看了一眼就這麼斷定道。

  『不是,雖然長得跟玫瑰很像,但是她其實是薔薇喔!』多尼君睜大了眼睛非常興奮的説:『薔薇是一種很好的植物耶!不但生命力強,可以做成藥材治病、也可以做成養顏美容的花草茶,還能用來烹調提味喔!』

  『真的嗎?那不就是可以吃的意思嗎?太好了!哈哈哈哈…』

  『你這傢伙滿腦子就只想著吃。』騙人布先生冷冷的吐槽,魯夫先生只是毫不在意的大笑。

  『真是的!你們這些傢伙剛剛都跑去哪裡了啊?居然丟下薇薇一個人在這裡看船!』

  娜美罵著的聲音從後方傳來,一回頭,就看到那個前一陣子差點在雪地中丟了性命的女孩神采奕奕的朝這裡走了過來,一臉生氣的樣子,似乎對魯夫先生他們感到非常不滿。

  『喔!娜美!』魯夫先生毫無警覺的向走過來的娜美招呼著,似乎從來就沒把娜美的責備放在心上,而娜美與其他人似乎也早已對他的沒有神經習以為常。

  『娜美,妳回來啦,有在這座島上查到些什麼嗎?』然而習慣緩和氣氛的我立刻笑著與娜美交談了起來,回想起剛剛她說要去這座無人島上稍微勘查一下地形的事。

  『沒什麼特別的,薇薇妳一個人在這裡看船沒發生什麼事吧?』娜美聳了聳肩,轉而關心我的情況,我早就發現了,娜美雖然嘴上老是拿錢要脅我,其實比誰都還要來得溫柔體貼。

  『欸,我也沒事。』娜美放心的對我微笑,忽然發現抓在魯夫手中的小紅花朵,幾點露珠在複辦組成的花瓣上滾來滾去,使花朵看起來更加的晶瑩鮮紅:『啊咧?這不是薔薇嗎?好漂亮啊…而且名字跟妳很像呢!薇薇!』

  『呵呵,的確是呢,不過薔薇是高冷地帶的植物,沙之國阿拉巴斯坦境內並沒有這樣的植物,我也是第一次在圖鑑以外的地方看到呢!』

  『那麼,薇薇醬就是生長在沙之國唯一一朵最珍貴、美麗的薔薇囉!而我就是薇薇醬的護花使者-Mr.王子!♥』香吉士先生與Mr.武士正好拖著獵物回來了,不知是慣性還是真心的油腔滑調讓Mr.武士再度皺緊了眉頭。

  『白癡啊你。』

  『什麼?索隆你想被我踢成燒肉串嗎?』

  『小心我砍了你!』

  『香吉士我要吃飯─────快幫我煮這朵不可思議的花朵!』

  『魯夫這朵花叫薔薇啦!不是跟你說了嗎?』

  『香吉士快幫我煮薇薇───!』

  『喂魯夫!不要說那麼恐怖的話!雖然名字很像薇薇但是意思差很多啊!』(騙)

  『魯夫你這臭小子!我今天非踢死你不可!』

  『真是的,全部都是笨蛋,薇薇我們不要理他們!』

  『哈哈哈哈哈…』

  回想起昨天晚上大家的對話,一陣喜悅與淚流不止的複雜衝動同時襲來,最後我終於再也無法顧及王族的優雅,忍俊不住的大笑了出來。

  雖然總是吵吵鬧鬧的,但是不管發生了什麼難過的事,只要跟大家在一起就會很開心,沉重的陰霾也會瞬間化為烏有,好幾次差點就忘了自己身負的重任、人民及父王憂傷的臉孔、危在旦夕的阿拉巴斯坦,以及伊卡萊姆最後的聲音………

  『薇薇公主,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您都一定要活下去。』

  為什麼?

  平和美麗的國土,寧靜安祥卻很幸福的家園…為什麼,一定要有人死掉呢?

  終於抵達朝思暮想的阿拉巴斯坦,再度踏上祖國的土地,等待我的,是比煉獄更加煉獄的人間煉獄。

  接二連三乾枯的綠洲、人民的哀嘆、被隱藏扭曲的真相、一觸即發的戰爭,人民在流血、國家在哭泣,站在揚天沙塵中猖狂大笑著的,唯有那個以沙為名的男人。

  『弱小還真是一種罪過…哈哈哈哈哈哈…』

  以建造理想鄉為名,欺騙、利用了這個國家的所有人,身為七武海的克洛克達爾根本就不明白,這個國家的人民一直以來到底承受了多大的痛苦!

  『薇薇,我們一定會把猷巴打造成一個很棒的城市!讓這個國家越來越好的!猷巴一定會滋潤這個國家的!一定!』

  三年不下雨的日子,乾涸憔悴的大地,悲嘆之中為了尋求希望,人民拿起了武器,甚至豎立起了叛亂的旗幟。

  『薇薇…是我啊,認不出來了嗎?這也難怪,因為我瘦了一點啊…』

  跋涉過炙熱蒼茫的沙漠,淚濕模糊的雙眼中,瀕死的猷巴,清冷月光下多托伯父勤奮挖掘水源的孤零身影,直到最後,還是有人不曾放棄過這個國家。

  不要懷疑啊,寇沙…

  『薇薇,妳將來一定要成為一個了不起的公主喔!』

  紊亂的腳步是無法抵達終點的,如今已經是叛亂軍首領的寇沙,童年時稚嫩單純的笑顏,從未像現在一般如此清晰的浮現在我的眼前。

  『對手是七武海,一百萬的人民就要暴動了,妳居然還在這裡希望大家都能平安無事,會不會太天真了啊?』

  魯夫先生的眼神,清澈得叫人心碎。

  『那就把我們的命也一起賭下去吧!因為我們是夥伴啊!』

  魯夫先生當時的聲音,以及大家臉上堅毅的神情,直到今天我還是無法忘記。

  我從來就不是一個堅強的人,是因為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及鼓勵,才能驅使我的腳步更加堅定的不斷前進,也是為了守護大家,我才願意不顧一切的豁出性命。
  
  『妳看,妳的眼淚,終於流下來了…』

  賜奴雨露、賜奴陽光,生而為沙漠央心的一株薔草,您所贈與的言語及回憶,字字句句、點點滴滴,都將永刻於奴之心央…
  
  魯夫先生還有大家,你們就是我的雨露、我的陽光。

  『打倒國王軍!我們要奪回雨水!守護阿拉巴斯坦!』

  『阻止叛亂軍!我們要守護阿拉巴斯坦!』

  『首領────────────────!』

  與寇沙在揚天塵土終擦肩錯過的瞬間,絕望不只一次的降臨,但我仍然不斷拾起蹣跚的腳步,咬著牙忍住眼淚,往不知到底在哪裡的希望一步步的走去。

  『…我絕對不會認輸的,不管要嘗試多少遍,因為我在船上已經學到了,不可以輕言放棄!』

  我也只不過是,希望大家都不要死掉而已。

  住手,不要再自相殘殺了────────────────────────────!

  為什麼,一定要有人死掉呢?

  厄運的槍擊聲響起,寇沙與染血的白旗同時殞落,戰爭沒有停止,不管我怎麼大聲呼喊,也再也沒有人會,聽到我的聲音了…


  『別擔心,妳的聲音我們都聽到了。』

  阿爾巴那的激鬥中,自克洛克達爾拋落的高空絕望墜落的那一刻,宛若天空彼端來臨的那道光芒,魯夫先生與貝爾如英雄般的援救,終於讓走向悲劇的倒數得以停下,阿拉巴斯坦的希望化成曙光終於降臨了阿爾巴那。


  後來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XXXXXXXXXX


  向晚的阿爾巴那,安靜而雄麗,短暫重逢後的道別時刻,顯得有點離情依依。

  「送到這裡就好了,薇薇,妳還是快回王宮吧。」

  寇沙將騎來的馬匹牽至城外,回頭對著身後的少女說著,少女則是一臉溫柔平靜的送別微笑:

  「嗯,路上小心。」

  「等著我吧,我會跟老爹一起重建猷巴,讓猷巴重新滋潤這個國家的!」

  「嗯,首領,要再來阿爾巴那玩喔!」

  薇薇微笑著說著,感覺彷彿又回到了小時候的時光。

  「真是的,怎麼說話還像個小孩一樣呢?」寇沙臉上泛起了一個淺如冬日朝陽的微笑:「不過現在,妳已經是個了不起的公主了。」

  一陣晚風和徐吹過,沙漠的公主笑而不答,一聲吆喝後,曾經是公主青梅竹馬的青年瞬間跨上了馬背,駿馬揚起前蹄高聲鳴嘶,耙了耙幾把足下的塵土,便飛快的朝猷巴的方向奔馳而去。

  是的,猷巴會重新滋潤這個國家,因為阿拉巴斯坦最大的危機已經解除了,克洛克達爾在那場名垂千古的戰役之中,於阿爾巴那深地之下的葬祭殿與草帽小子魯夫的決鬥中戰敗,穿越好幾千層的地層被擊飛至戰爭之上的無限高空,飛躍至了原本絕望站在鐘樓上的自己早已哭乾的眼前,也是在那一刻,阿拉巴斯坦的天空,終於落下了三年來的第一滴淚。

  『你知道嗎?戰爭,已經結束了…』

  所有的噩夢,也跟著結束了。

  為了重建繁榮強盛的阿拉巴斯坦王國,全國的國民在戰役之後重新站了起來,我的旅程也終於結束了,然而我卻在此同時意識到自己即將與重要的夥伴們分開的事實。

  『如果有一天還可以相見,你們還願意稱呼我為夥伴嗎?』

  淚眼模糊中,我只看見了大家在逐漸遠去的熟悉小船上,一言不發的舉起畫著夥伴記號的手臂與我告別,我選擇了國家,而大家的冒險仍然會一直繼續下去。

  如果人潮中有方向,為何都是分離的方向?

  謝謝你們,讓我在這片茫茫的大海中與你們相遇、謝謝你們,拯救了我的國家及心靈,你們所贈予我的言語及回憶,字字句句、點點滴滴,都將化為永生滋潤著我的雨露及陽光,因為,我們是永遠永遠的夥伴。





  「公主殿下,這是我今天蒸的包子,不嫌棄的話,請您收下吧。」

  綠之城.愛爾馬魯的早晨明亮而清新,這是因為今天早晨稍早時又下了一場雨的關係,連日來偶然的間歇性豪雨,讓這個綠洲都市又再度恢復了生機。

  戰爭結束後與伊卡萊姆一同來到此地巡視重建狀況的薇薇公主,被一名熱情獻上剛出爐包子的婦人攔住了去路,對於民眾突如其來的盛情,薇薇感到非常不知所措

  「這、這怎麼好意思呢?我今天只是來巡視…」

  「薇薇公主,」身後的伊卡萊姆說話了:「您就收下這位夫人的好意吧。」

  「伊卡萊姆…」薇薇沉默了一會後,終於理解的對伊卡萊姆點頭微笑,轉身收下那名婦人的熱包子:「謝謝您,那我就不客氣的收下了。」

  「哪裡的話,我們才是不知道該怎麼感謝公主殿下…」

  薇薇只是笑而不答,人民的幸福與快樂,對她而言就是最大的報償。

  「公主姊姊!」

  一隻稚嫩的小手拉扯著自己的裙襬,迫使薇薇回頭蹲下微笑平視著那名叫喚著自己的小男孩。

  「怎麼了嗎,小弟弟?」

  「這朵花送給妳!這是今天港口運來的!因為她的名字跟公主姊姊很像,所以我想把她送給妳!」

  語畢,小男孩天真率直的將緊握在手中的花朵伸向了薇薇,薇薇一眼就認出了那朵狀似玫瑰,紅色複瓣,泛著淡香及水霧的柔弱小花。

  「啊,這不是…」

  一陣如潮水般的記憶宛若牽引般的襲來,好久以前某日在小島上的對白及大家的臉孔也全都清晰了起來,所有發生過的美好的一切,現在全部都回想起來了。
 
 
  『薇薇,這朵花的名字跟妳很像耶!』

  『為什麼我要跟駱駝同組啊?少瞧不起人啦!』

  『我的名字是Mr.王子-♥』

  『我們一定會平安的把妳送回阿拉巴斯坦的,到時候別忘了我的十億貝里啊!』

  『薇薇妳聽好了,接下來不管我們之中的任何人發生了什麼事,妳也一定要活下去!』

  『薇薇!我一定要把克洛克達爾打飛────!要記得請我吃很多很多肉喔!』



  曾經忘記的,現在全部都想起來了,曾經忘不掉的,現在也全都想不起來了,只剩下美好的回憶以及花香,在淚水模糊的視線中,越來越分不清現實與虛幻之間的崩潰。




  『那就把我們的命也一起賭下去吧!因為我們是夥伴啊───────』





  「公主姊姊,妳怎麼了?為什麼哭了呢?這朵花不好看嗎?」

  眼看著薇薇不知為何的落淚,原本只是單純想討薇薇開心的小男孩愣了,不安的不斷發問著,然而淚流不止的公主只是不斷的搖頭不語,彷彿墜入了回憶的漫漫長河而沉默,直到最後才終於擠出一句斷斷續續的話:「不是的…」

  接著一把將小男孩與男孩手中的薔薇花溫柔的攬入懷中,哭中帶笑、笑中帶哭的這麼說道:



  「不是的,是因為這朵花實在是太美了…」




  我想也許我從來就沒有真正的從那艘船上下來過,我想我一輩子都忘不掉,不管多少年後,我與你們的航行,也永遠都會一直持續在同一條航路上。










【THE END OF -薔薇革命-】
-------------------------------------------------------
[後記]:
  阿拉巴斯坦篇是OP裡相當重要的一個故事,因為在這個故事裡埋下了不計其數的伏筆,在往後魯夫等人的航行中引發了很多非常重要的事件,而不可否認的,薇薇就是引起阿拉巴斯坦的一切故事主線的關鍵人物,我曾經很討厭薇薇這個角色,第一次看到她時我心裡只有『這個做作女是誰啊?』的感想,但是為了寫這篇文,我決定把阿拉巴斯坦篇重頭複習了一遍,重新體會並揣摩薇薇的心境及心路歷程,66話~130話(薇薇正式加入~與薇薇道別)的份量真得很重,在複習的過程中,我終於能夠理解之前為什麼會對她有那些不愉快的感覺了,OP的角色中沒有多餘的角色,薇薇也不例外,一個突如其來要加入魯夫等人海賊團的女孩,且又是一國公主的身分,從她為了救國冒險混入邪惡組織臥底就約略明白她的個性肯定是憂國憂民、心地善良的類型,公主從小家教嚴謹所培養出來的高貴氣質,在較為豪邁粗獷的魯夫等人中難免顯得有點突兀。但是如果魯夫沒有遇到薇薇,又怎麼會與艾斯重逢並得到生命紙,後來又怎麼由生命紙得知艾斯的安危?如果沒有遇到薇薇,又怎麼會有超越克洛克達爾的機會,並讓懸賞金額提高到一億的地步?其他還有很多伏線我暫且不提了,大家可以多想想。
  基本上薇薇的離開是可以預料的,每個人踏上出海的旅程都有理由,魯夫是為了成為海賊王、索隆要成為劍豪、娜美要畫出世界海圖、騙人布要成為勇敢的海上戰士、香吉士要找到蔚藍海域、喬巴要成為萬能藥,在達成目標以前就不會結束冒險,而薇薇是以拯救國家為目標出海的,所以當阿拉巴斯坦得救時,她的目標也完成了,所有她出海的理由都消滅了,於是薇薇在這個時候理所當然的退出了冒險的舞台。
  花了兩個禮拜多終於寫完了這篇(廢)…寫到最後我都有點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眼神死)但是也因為如此我重新找回了對阿拉巴斯坦篇的感動,也重新喜歡上薇薇這個角色,寇布拉、伊卡萊姆、加卡、貝爾、寇沙、快跑鴨…等等每個人都具有很棒的角色意義,然後我忽然發現原來寇布拉居然是「眼鏡蛇」的意思啊!眼鏡蛇的確很適合稱為沙漠之王呢!尾田你真是太棒了!www另外,揣摩薇薇的心境及說話方式真的讓我傷透腦筋,希望沒有傷到大家的眼睛…(跪)
  有任何指教請儘管留言建議,或想分享讀後心得也非常歡迎,終於把這篇破萬字的文章寫完我開心得都要肚臍了!XD(語無倫次中)恭喜薇薇成為<十色航路>企劃正式啟動後的第一個登場的夥伴,感謝大家的閱讀。(鞠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