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雨陽天(網誌已搬家,新網址請見置頂公告)
關於部落格
**留言不再回覆**,**懇請大家移駕痞客幫新家**:)
  • 729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OP】海燕孤行.前(魯娜)

 海燕之所以寂寞,是因為一意孤行。 01. 巢憩   『從來就沒有黑暗,只有看不見而已。』   你已經做好,和自己的願望同歸於盡的準備了嗎?   偏遠的小島村落安靜座落於東海的寧靜邊緣,被碧藍海角與翠綠山陵所包圍的可可亞西村,在風和日麗與海波晃漾中,和記憶中一樣顯現清新明亮的光景。   排除那片惡龍領域的突兀建築的話,這裡是一個不管航行多遠,也永遠都想回去的故鄉。   「我回來了──!咦?」   是的,永遠都想回去的故鄉。   推開亮綠橘子園中小屋的木門,淡紫髮色的美麗少女攜光而入,爽朗愉快的朝屋內打著招呼,就像當年她那個豪邁不羈的母親一樣。   然而一個趴伏在屋內的熟悉身影窒住了她的聲音,那個從小一起長大的橘色身影,曾經那麼燦爛天真的笑著,如今卻傷痕累累的趴伏在餐桌上疲倦的睡著。   宛若一隻負傷而歸的孤燕。   「歡迎回來…」   莉莉臉上泛起一抹揪心的笑,輕輕闔上身後的門扉,將原本扛在肩上、今天剛去採購的貨物小心翼翼的擺放在屋內的一角,拉開餐桌的椅背,坐了下來,用單手支著腦袋,憐愛的眼神靜靜端詳著趴伏在對面、安詳入眠的女孩。   『不要輸給任何人,女孩子也一定要堅強才行,就算沒人稱讚妳也沒關係,不要憎恨妳出生的時代,永遠不要忘了讓妳保持笑容的堅強,只要活下去就一定會有很多快樂的事的。』   忽然回想起母親生前的話語,莉莉的眼神同時蒙上了鬱沉與閃亮的複雜神采,這八年來的種種像一長串影片一般開始無聲的在心裡放映,她仔細的凝視著娜美的倦容,良久,鮮少顯露感情的冷豔臉孔上,劃過一絲無聲的心疼抽搐。   「…明明就…什麼都不懂…的笨蛋…」   陷入沉睡的娜美似乎在喃喃說著什麼,莉莉好奇的將耳朵湊近,但是娜美卻一句話也沒有再說了,只聽到淺淺深深、均勻不已的呼吸聲。   「咦?」   困惑的抬起頭一看,卻見到了娜美那張泛著幸福微笑的睡顏。   「作了什麼好夢嗎?」   究竟夢到了什麼呢?口中的笨蛋是誰呢?是誰讓妳能在睡夢中出現清醒時不曾見過的微笑?   莉莉輕柔的撫上娜美鮮橘色的髮絲,一抹困惑的微笑取代了適才的揪心,室外透進來的溫和陽光灑落一地溫柔輕曳,兩名相依為命的少女一醒一睡,這麼多年來,第一次出現如此寧靜祥和的畫面,這是在預示著噩夢即將結束的徵兆嗎?   『我要用一億貝里買下這個村子!為此加入惡龍海賊團也沒有關係!』   記憶中,年僅十歲的娜美帶著痛大覺悟的神情,直到最後仍然泫然欲滴的淚及鼻水,跟此時此刻這張安詳的睡顏,形成地獄與天堂般的強烈對比。   妳已經做好,與自己的願望同歸於盡的準備了嗎?   起身,為這單薄的身子輕輕覆上保持溫度的棉薄外套,在一旁守護妳的這件事,我也僅能做到這些。   「…趕快回到我的身邊吧。」   草木依舊,人事已非。然而我什麼都不曾缺過,因為妳已在我的跟前。 02.Drunkard   『孤獨一人,是很寂寞的喔。』   不含一絲邪惡的善良天真,才能真正觸碰到人心。   「拿去!帽子我幫你修補好了!這次就算你免費!」   烈日碧空下剛駛離橘子小鎮的海賊船正逆風而行,巴其海賊團的旗幟高高的隨風揚立,然而船上卻沒有巴其海賊團平日吵雜熱鬧的馬戲團表演及宴會聲,三名從港口奪走這艘海賊船的年輕海賊正安然的行走在穩定的航路上。   嗯,也許只有兩名。   「哇──!娜美--!謝謝妳──!」   接過草帽的黑髮少年一臉快要掉淚的誇張表情,亮橘髮色少女只是不屑的喔了一聲,只見著少年興奮激動的抱緊草帽的樣子,一會又非常珍愛的輕輕撫摸縫補過的地方,純真的臉上出現了一種非常懷念的溫柔神情。   真是個怪人。娜美冷淡的想著,一邊無視掉內心深處一股陌生的悸動。   「喂,魯夫,接下來該怎麼辦啊?航海士也有了,船也有了,現在要直接去偉大的航道了嗎?」   原本一直靠在一旁不發一語,從頭到尾都一臉兇相的羅羅亞.索隆,在這時打斷了魯夫興奮的情緒非常認真的這麼發問道,娜美的臉上馬上爆出青筋,轉頭就朝那個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的劍士爆出怒吼:   「蛤──!?難道你打算就這樣去偉大的航道嗎?就我們三個人!在這種糧食跟錢財都不足夠的狀況下!你瘋了嗎?」   「妳這女人怎麼這麼兇啊!不然妳到底想找幾個人去偉大的航道啊?」不甘被吼的索隆臉上也爆出青筋馬上就吼了回去。   「真是不敢相信…我居然上了一艘載滿笨蛋的船…我的命運實在是太悲慘了…幸好我跟你們只是合作關係…合作完我還是快快走人吧…」   「妳這個女人…」(青筋)   娜美一邊故意腳步踉蹌的走到船邊,一邊扶著額頭表情誇張的哀嘆道,這種把人當白癡的反應只不過是讓索隆更火大而已,而魯夫則是在一旁看著兩人的對話不斷的拍腿大笑:   「哈哈哈哈哈…你們兩個都好有趣喔!」   娜美一聽到魯夫的笑聲馬上火氣又衝上來,轉頭一把抓起魯夫的衣領開始憤怒的用力搖晃:   「閉嘴啦!笨橡膠人!最沒危機意識的人就是你了!你剛剛居然敢把『我的』財寶留在港口送給鎮民!這筆帳我還沒跟你算呢!」   「有什麼關係嘛,大叔他們需要錢來重建家園啊!嘻嘻…」魯夫一臉天真的傻笑,絲毫不覺得自己有什麼不對。   「喂!魯夫!巴其的船上有酒耶!」(索)   「喔!太好了!為了慶祝新夥伴娜美的加入!我們來開宴會吧!」(魯)   「我才沒有答應要加入你們!是合作是合作!你給我好好聽人說話!」   「對了!我還想找一個音樂家!哈哈哈哈哈……」   「所以說為什麼你要找音樂家啊?」(索)   「嗚嗚嗚…我的命運怎麼會這麼悲慘…」   一片吵吵鬧鬧的笑鬧聲中,陽光明亮,在和徐海風與芳醇酒香的調佐之下,不知不覺三個人的宴會就這麼開始了。   很快的月黑風高、夜幕拉垂,獨自航行於汪洋大海中的海賊船顯得特別清冷孤獨,在月光的照耀下船身在墨黑的海面上拉出了一條隨波擺盪的金黃倒影,周圍是安靜的,但是船上的宴會歡騰聲卻沒有絲毫的減弱。   「聽好了你這個笨蛋!嗝、航海才不是一件這麼簡單的事呢!嗝!」   只見此時,一身酒氣醺醺的娜美正搖搖晃晃的對著魯夫說教,她神智不清的爬到了魯夫的面前,一邊打酒嗝一邊揪著魯夫哇啦哇啦的說個沒完,索隆早就醉倒在一旁呼呼大睡了,而現場唯一清醒的魯夫只是冷靜的喝著手裡的果汁一邊看著眼前醉醺醺的航海士。   「娜美,妳剛剛不是說妳絕對不喝酒的嗎?」   你才是!說要喝酒卻一直喝果汁的人!但是早就被酒精控制住的娜美現在只記得怎麼無理取鬧。   「少囉嗦!嗝、你到底有沒有在好好聽我說話啊?啊?」   娜美又再度揪住了魯夫的衣襟,迷濛的眼神直視著魯夫那雙單純的眼睛。   「我問你…你為什麼要當海賊?像你這種人…」   「因為我要找到ONE PIECE,成為海賊王。」   魯夫立刻毫不猶豫的回答,彷彿從來就是如此深信不疑。   風的奔跑與雲之墮落,隨風飄零明明是一件很悲傷的事,但是為何白雲看起來卻總是很開心?單純直率的眼神中所閃耀著的希望之光,那道光究竟是在最美的夢中?還是在最夢的美中?   「給我閉嘴!」   匡啷!酒瓶被踢倒的聲音響起,緊接著是酒瓶內僅存的酒水散灑蔓延的流淌。   一股無法承受的屈辱感洶湧的襲上心頭,所有說不出口的痛苦都化成了晶瑩的淚水奪眶而出,超出了娜美的意識控制範圍之外,汨汨的流下。   船長的眼神,變得更加的深邃;   「大笨蛋…像你這種人…像你這種人…」   而航海士只是酩酊的在微晃的甲板上爬行向黑髮少年單純的臉龐,彷彿正在試圖以模糊的視線端詳船長的臉蛋,吸吐之間的酒氣拂過魯夫稚氣的面龐,然而魯夫只是面無表情的與之凝視,清澈的眼神像鏡子一般映射出娜美因酒意而泛紅的臉蛋,頭頂的星光依然璀璨沉默,而當晚娜美所說的最後一句話,幾乎是在魯夫的唇上說完的:   「你根本就什麼都不懂…海賊都是一群搶人寶貝也不會同情別人的人渣……」   說完,就在兩人的臉頰近到快要接吻的距離時,娜美忽然醉得完全失去了意識,然後就這樣一頭栽倒在魯夫的身上,並發出了非常粗魯的打呼聲,魯夫伸出一隻手去推了一下娜美,卻發現娜美把全身的重量都放在自己身上,伏在他的胸膛上睡著,抱得死緊,怎麼叫都叫不醒。   「娜美?」   月光照耀下,船長半坐半臥的依靠著船邊,不勝酒力的航海士則是全身癱軟在船長的身上,月色之下的情景交融中,遠看就像是坐臥在船上的兩人正緊緊的相擁著,海風中隱約撩起一絲朦朧曖昧的氣息。   「那個女人終於安靜下來了啊…」   此時原本在一旁睡著的索隆忽然睜開了眼睛,一臉不耐煩的說道。   「啊,索隆!原來你都在裝睡啊!真是狡猾耶!」   「廢話,誰想得到那個女人的酒品這麼差啊?」索隆拿起了擱在一旁喝到一半的酒瓶,仰頭又咕嘟咕嘟的大口灌起酒來:「沒問題嗎?找這個女人當夥伴,你不怕她會背叛我們嗎?」   索隆指的是娜美剛剛批評海賊的那番言論。意外的,魯夫臉上勾起了一抹爽朗的微笑,那是一個只有跟索隆溝通時,他們彼此才懂的神情。   「沒問題的,娜美是我選擇的航海士,她一定是遭遇過很多事情才會說那種話吧?」   從來就沒有黑暗,有的只是看不見而已,而魯夫的眼睛,彷彿總是能看透一切黑暗背後的那道幽明微光。這也是為什麼,不含一絲邪惡的善良天真,總是最能真正觸碰到人心。   索隆記得這個眼神,那是當魯夫下定了什麼不可撼搖的決心時,才會出現的眼神,他轉身打開了另一個酒瓶。   「是嗎?那就隨便你吧,反正你要是害我無法達成我的野心我就會砍了你。」   好似漫不經心的說道,銳利的眼神卻沒漏掉娜美在魯夫懷中睡得安穩的神情,聽說人在身心放鬆的時候特別容易被酒精灌醉,雖然那個女人死也不答應加入海賊團,但是她一定也無法否認自己在魯夫的身邊總是感到特別的安適吧?   「嘻嘻嘻…」   不知到底有沒有察覺到這點的魯夫,只是在聽完索隆千篇一律的恐嚇後一如往常的傻笑。   此刻滄海月明,人心悄悄在泛黃的月影中沉澱出無比透明的清晰,恰巧一尾孤單的海燕飛滑而過高曠的夜空,留下了一個不知去向的心碎哀鳴。   「孤獨一人,是很寂寞的喔…」   若有所思的,船長望著天空低聲的呢喃,不知是否被睡夢中的航海士聽到了?依偎在懷中的航海士溫熱的淚又沿著臉頰流下來了。   手心感覺摸到了濕熱的淚水,魯夫低頭發現了娜美淚濕的睡顏。   「妳也很寂寞嗎?」   伸出指尖,第一次,以一種連自己也很陌生的輕柔拭去了娜美臉上的淚,稚氣的臉上在月光下所呈現的,是一種完全坦率的純粹。   「那麼,趕快來到我的身邊吧。」   海燕之所以寂寞,是因為一意孤行;   明天以後,我們會變得怎麼樣呢? 【THE END OF -海燕孤行.前-】 ------------------------------------------------------- [後記]:   自從開始寫微小說以後,我一直想嘗試看看這種寫法,在整篇文章中,各設其他的小主題,延伸出相互串聯卻似乎又毫無干係的故事群落,人物的表情動作也會隨著故事的分段而更加複雜精緻,真的是很陌生又艱難的任務,我相當清楚自己還有很多的技巧需要磨練。囧   大家都看得懂我的描述嗎?(不安(被打   不過有了第一次的練習,之後應該就不會那麼難了吧?(笑)   我特別喜歡莉莉跟魯夫同時說的:「趕快回(來)到我身邊吧。」這是這兩個小故事之間最大的交集,而最後娜美在這兩邊各以不同的形式實現了這句話(願望),莉莉願望的那邊她最終獲得了自由變回了以前真正快樂的娜美,而魯夫願望的那邊最後她則是跟魯夫一起離開,展開追求自我夢想的旅程了。   其實這個故事並沒有寫完,【海燕孤行】是一個未完成的故事,但是我的直覺卻告訴我現在停在這裡是最好的,所以一些還未成熟的靈感就先暫時收起來了,如果之後有續寫的可能,盡頭也一定是會停在惡龍領域被摧毀的那天,因為從那天起,娜美就再也不是孤單一人了。:)   真的很謝謝大家,因為是微小說演變成的小說所以字超少的真的很抱歉~(羞(不要找藉口了!) PS.最近有一種靈感爆炸的FU(囧)趕稿地獄中,下次見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