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雨陽天(網誌已搬家,新網址請見置頂公告)
關於部落格
**留言不再回覆**,**懇請大家移駕痞客幫新家**:)
  • 729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OP】今天開始,強制執行家家酒(6)(魯娜)

06.   意識朦朧中,娜美彷彿看見自己正處在蒸氣瀰漫的浴室中,眼前浮現一片模糊但卻彷彿很熟悉的影像,突然之間,耳際斷斷續續傳來了魯夫的聲音。   『娜美…今天下午親到妳的事對不起…』   咦?魯夫?這對話跟場景我怎麼總覺得好像在哪裡看過?   而魯夫此時正面對著自己,那張總是很單純的臉孔此時正以一種很認真的語調及表情凝視著自己。   『我可以…再確認一次嗎?』   這是前幾天的對話內容,這時娜美瞬間明白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了,她立刻驚慌的往後退避,然而不知道為什麼身體卻不聽使喚的怎麼動也動不了。   『娜美身上好香喔…』   魯夫的臉龐越來越靠近了,嘴唇也幾乎快要碰到自己了,一陣心跳加速的侷促及不安讓娜美的腦袋又熱又脹,開合的嘴似乎想說些什麼,但是喉嚨卻好像被勒住了一樣發不出任何聲音。   等、等等!魯、魯夫你…   「不要過來────────!」   最後她終於使出全身的力氣叫出來了,然後魯夫跟浴室都消失了,熟悉的對話跟朦朧的場景也都消失了,緊接著出現在眼前的,是自己再熟悉不過的臥房,躺在隔壁床上的羅賓正背對自己一動也不動的熟睡著,原本正躺在床上的航海士則是驚嚇出一身大汗的維持著突然嚇醒坐起身的動作,豐滿的胸口隨著急促的喘息不斷的劇烈起伏,心臟無可抑制的激烈狂跳,一臉驚魂未甫的俏臉此時也羞紅得跟顆熟透的蘋果一樣。   整個室內都非常的安靜,除了航海士急促的喘息聲。   「…原來是夢啊…」   她仔細的環視了屋內熟悉的擺設,最後將視線停留在窗簾下隱約透射進來的一點點微弱星光,好不容易把呼吸平靜下來的她這才忍不住喃喃的說道。   搞什麼啊…這幾天老是夢到這個…我真的有這麼在意這件事嗎?   娜美伸出一隻手按住自己的額頭困惑的思考著,然後似乎對這樣的自己感到有點惱怒,她用力甩了甩頭試圖忘掉剛剛的夢境,接著調整好姿勢決定再躺回去繼續睡個回籠覺,然而視線卻正好對到了自己空空的床沿,那個直到昨天為止還隱約還蜷縮在自己身旁睡得非常安穩的小小的身影。   就在今天晚上的不久以前,大家正要就寢前,烏鴉丸突然改變主意要跟魯夫一起睡覺,然後就興高采烈的騎在魯夫的肩膀上跟魯夫一起回男生房了,娜美也因此而獲得了難得的個人睡眠空間。   但是突然空出來的床位難免有點不習慣的冰冷,娜美緩緩回想起了昨天同一時間仍然處於熟睡狀態的烏鴉丸均勻的呼吸,那張單純的小臉龐睡著的模樣,簡直就跟魯夫一模一樣,有時候還會突然動一下,朝自己的身體更親近的貼緊了過來,小小卻很溫暖的體溫在被窩中慢慢的傳遞,然後他會突然伸出小手抓緊了娜美的睡衣,臉上還微微泛起一個酣甜的笑靨。   純真得令人怦然心動。   「…貝爾梅爾,妳也…曾經有過這樣的感覺嗎?」回想起了與母親之間的童年回憶,娜美惺忪的臉上忍不住擠開了一個淡淡的微笑。   窗外的星光是逼近破曉般的微弱,對此時此刻的娜美而言,她實在分不清楚到底是連夜來不斷在夢中重溫自己跟魯夫接吻的回憶比較好,還是一覺醒來,發現她跟魯夫突然之間有了一個孩子的情況比較好?   又過了一小段時間,甲板上的亮白陽光照進了室內,此時已經到了早上。   「娜美,早安啊。」   正在臥房裡換衣服的羅賓聽到了身後傳來的開門聲,立刻一臉微笑著的回頭對剛從盥洗室回來卻仍然一臉惺忪的航海士笑盈盈的這麼說道,娜美應了一聲後關上門走到自己的衣櫃前開始更換身上的睡衣,然後還忍不住接連打了好幾個很大的呵欠。   「看起來妳昨天沒睡好呢?」看著娜美這副模樣,羅賓忍不住關心的問道。   「嗯呀…」自顧自的背對羅賓開始脫掉睡衣,娜美邊說著又打了一個大大的呵欠。   「難道是魯夫跑到妳的夢中去大鬧了嗎?呵呵…」   羅賓原本只是半開玩笑的說著,殊不知突然從娜美那邊聽到了熱水燒開的聲音,背對自己的航海士脫衣服脫到一半突然全身繃緊,微側的臉龐已經燒紅成一片。   「誰誰誰誰誰誰會夢到那個笨蛋啊!」娜美惱羞成怒的吼著,但是完全不敢回頭看羅賓。   哎呀…看來是被我猜中了。羅賓的嘴角隱隱勾起了一抹的微笑。   「呵呵…說的也是呢。」   美麗的考古學家最後溫柔婉約的一笑,決定選擇暫時順其自然靜觀其變,暫時得救的娜美則是手忙腳亂的繼續穿衣整裝,一邊暗暗的希望急促的心跳盡快恢復正常不要被羅賓發現,千陽號的女生房內一朵鮮美可愛的小花悄悄含苞待放,花的名字叫作情竇初開。   「娜美,」   「嗯?什、什麼事?」   「妳的衣服前後穿反了喔。」   「啊!」 XXXXXXXXXX   接著來到廚房這邊,除了索隆以外的所有男生早就已經坐定在餐桌邊等著吃早餐了,這時才剛盥洗好的香吉士一邊圍上圍裙走進廚房,一邊跟大家打著招呼:   「早啊,今天你們這些臭傢伙起得都還挺早的嘛,娜美小姐跟小羅賓都還沒到啊…」香吉士直接忽視掉索隆的存在。   「香吉士早安!」喬巴立刻朝氣十足的站在自己的座位上用力舉手回應著,精神顯示為非常飽滿。   「香吉士!飯───!」永遠都是第一個抵達餐桌旁的魯夫一看到香吉士進來就立刻興奮的開始敲打起自己空空如也的餐盤,吵得旁邊的人耳膜都要震破得皺起了眉頭。   「飯飯──♫」坐在魯夫身邊的烏鴉丸則是學著魯夫的樣子跟著一起敲著餐盤鼓譟,背後的黑色小翅膀還跟著興奮的鼓動。   「喲!捲眉!等你很久了!超~級~」今天的變態也一樣很有精神。   「喲齁齁齁…早啊香吉士先生!在下今天也一樣期待您準備的美味早餐喲!」布魯克很沒禮貌的順便放了一個屁。   「很臭耶布魯克!」坐在布魯克旁邊的騙人布捏著鼻子怒罵道。   「喲齁齁齁…不好意思…」(布)   「是是是,一群餓鬼…」香吉士雖然給予冷漠的回應但仍走到吧檯後俐落的開始準備早餐,真是標準的刀子口豆腐心。   「飯飯──♫」餐桌邊的烏鴉丸仍一邊吸吮著手指一邊興奮的叫著。   「嘻嘻…烏鴉丸你也跟我一樣期待吃飯嗎?」魯夫轉頭對烏鴉丸笑問道,後者則是一臉開心的喊著:「把拔-♫」表示為非常同意。   「雛鳥在發育期的時候食慾是很旺盛的,烏鴉丸一定餓壞了吧?」喬巴看著烏鴉丸的樣子微笑著說道。   「哼,看他那臉饞樣,跟魯夫那個混帳根本就是一個德行!」香吉士沒好氣的說道,順便罵了魯夫一聲混帳,背對著餐桌繼續將蛋清跟蛋黃打在剛熱好油的平底鍋上,連看都不想烏鴉丸一眼的樣子,魯夫則是當作被誇獎了一樣開心的大笑了起來。   「話說回來,魯夫,你跟烏鴉丸昨天晚上真的很吵耶!吵得我都快睡不著覺了!」   騙人布忽然像是想起什麼似的開始抱怨起魯夫昨晚的睡相,後者則是回以一臉困惑的神情。   「啊?真的嗎?可是我昨天睡得很好啊,對吧?烏鴉丸?」魯夫一臉無辜的說完還轉頭尋求烏鴉丸的支持。   「把拔-♫」(烏)   「就是說啊!你們父子倆不但睡相一樣誇張!連打呼聲也一樣響亮!簡直都快把本大爺給吵死了!」   佛朗基馬上也跟著抱怨起來了,遠處的香吉士一聽到『父子倆』三個字頭上立刻爆出了一條憤怒的青筋。   「哈哈哈哈哈…我們本來就是父子啊…嗚哇!香吉士你幹嘛啊?」殊不知魯夫話還沒說完,一把鋒利的菜刀突然就從吧檯後面飛射過來插進了他腦邊的牆壁,僅僅差一公分就刺中魯夫的眼睛,靈敏躲開一劫的魯夫立刻生氣的朝香吉士大吼道。   「啊,抱歉,不小心手滑了一下…」香吉士背對著大家繼續準備早餐,一副若無其事的回答道。   『你絕對是故意的…』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的這麼想著。   「飯飯!」(烏)   忽然之間可怕的事情發生了,烏鴉丸拍動起了背上的小翅膀從餐桌上飄浮了起來,然後筆直的就朝香吉士的方向飛翔了過去,接著先一頭撞在香吉士的背上(香吉士的身體明顯的震動了一下)然後又爬到了香吉士的肩上,抓著香吉士金黃的腦袋催促著說:「飯飯!」   餐桌邊的所有人同時大驚失色。   「不好了!烏鴉丸有危險了!」喬巴驚慌失措的喊著。   「烏鴉丸快回來啊!那裡不是你該去的地方啊!」魯夫緊張的尖叫,不過不敢輕舉妄動。   「那個叔叔想殺你!危險啊!」(騙)   「小孩子是無辜的!捲眉!冷靜點!」(佛)   「香吉士先生!請您三思啊!」(布)   「你們這些混帳…」幾乎被當成殺人犯的香吉士頭上憤怒的青筋越冒越多。   此時受到烏鴉丸騷擾的廚師緩緩的轉過頭來,手裡握緊的菜刀還是沒放下,眾人都不約而同的為烏鴉丸捏了一把冷汗,但是小烏鴉丸仍是一臉完全狀況外笑得非常天真的對著面無表情的香吉士繼續喊著:「飯飯!」   這時廚房外正巧傳來了索隆低沉的腳步聲。   「喂臭小鬼,我記得你喜歡吃這個吧?」香吉士說著邊晃動了一下平底鍋裡剛煎好的一塊牛排,遠處的魯夫跟烏鴉丸幾乎同一時間流下長長的口水條,騙人布一邊朝魯夫的頭上用力的敲了下去:「你夠了喔!」   「想吃的話就照我說的去做。」香吉士說完便朝烏鴉丸的耳朵湊近接著小聲的囑咐起了一些事情,其他人全都是一臉困惑。   此時索隆正好一邊打著呵欠走進了廚房,一邊還朝廚房內喊著:「喂廚師!早飯到底好了沒啊?嗯?」   忽然索隆發現有一個小小的身影擋在自己的面前,低頭一看發現竟然是爬在地上的烏鴉丸,只見烏鴉丸正拉扯著自己的褲腳睜著大大的眼睛仰望著自己一副好像有什麼話要說的樣子,索隆疑惑的皺了皺眉頭,然後緩緩的蹲下身面無表情的(據目擊者表示怎麼看都是兇狠的)看著烏鴉丸,低沉的說了一聲:「幹嘛?」   只見烏鴉丸一臉怯生生、無辜的看著索隆,接著,一開一合的小嘴緩緩的說出:   「綠…綠藻路痴大笨蛋!」   室內大約靜止了五秒鐘,然後就在香吉士遠遠的將那塊完全煎熟的牛排朝烏鴉丸的方向以完美的拋物線拋過去的同時,索隆迅速掄起拳頭朝香吉士的方向飛奔了過去。   「哈哈哈哈──承認吧混帳綠藻!連小孩子都知道你是路痴!」幕後主使者香吉士居然大大方方的繼續挑釁。   「無刀流!龍捲.斬──────────!」   索隆二話不說立刻使用了絕招,於是兩個人很快又打成了一團。   「跟你們說多少遍了不准在船上用絕招!」愛船心切的佛朗基立刻顯示為暴怒的衝了過去。   於是佛朗基很快的也加入了混戰,廚房轉眼之間就變成了戰場,餐桌邊的夥伴們全都興奮的拍手叫好,鼓譟的叫個不停,完全沒有要勸架的意思也完全忘了飢腸轆轆的感覺。   「哈哈哈哈…你們三個好有意思啊!哈哈哈…」尤其是最該調停的船長魯夫反而非常要不得的拍桌笑得超開心。   「魯夫你還笑!要不是那是你兒子老子今天第一個剁了他!」混亂中索隆還不忘回頭對看好戲的魯夫嗆聲。   「廚房在吵什麼啊?大老遠就聽到你們的聲音!早餐到底弄好了沒啊?」這時娜美跟羅賓正好一起走進廚房,娜美一眼就看到正坐入口處的地上大嚼特嚼著牛排的烏鴉丸:「唉呀,烏鴉丸一大早就吃這麼豐盛啊?香吉士對你還不錯嘛…」說著便將烏鴉丸從地上抱了起來。   烏鴉丸則是口齒不清的喊了一聲:「馬麻~」然後指著打成一團的索隆等人笑得非常開心。   「呵呵…看來小烏鴉已經跟大家打成一片了呢~」羅賓笑咪咪的又補了一句:「廚師、船匠跟劍士先生也是。」   「啊、等等!你們三個一大早在幹嘛啊白癡?還不快弄早餐來給我吃!」娜美這才憤怒的發現情況不太對勁。   最後,這個吵鬧不已的早晨就在航海士的拳頭修理之下,除了羅賓跟烏鴉丸以外都被毆打得不成人形的夥伴們終於乖乖開始了今天的早餐。 XXXXXXXXXX   船隻的停泊進入第二個禮拜,烏鴉丸一天天的長大了,逐漸會跑、會跳,體型似乎也比之前長大了一點,甚至會說包含較多隻字片語的句子了,於是索隆又再度發表了烏鴉丸是神童的宣言,根據羅賓的說法:『這種鳥類的幼年期雖然會學會自己所變成的生物的技能,不過幼年期很短暫,過了這段時間應該就不會再成長了。』喬巴還記得當羅賓講到『鳥類』這個字眼時,魯夫明顯的皺了一下眉頭。   「魯夫──」   這天風和日麗,船醫喬巴搬著一大箱藥草小心翼翼的走到了甲板上準備讓溫暖的陽光曬曬,遠遠就看到魯夫又在船邊垂釣的身影,就在他正要叫喚起魯夫的名字時,突然之間從旁邊竄出一個小小的、長著翅膀的身影邊發出開懷的笑聲邊朝魯夫的方向衝了過去:   「把拔-把拔-♫」   原來是不知道又在興奮什麼東西的烏鴉丸,一手抓著圖畫紙一手抓著娜美的專用畫筆從船艙內衝了出來,閃避不及的喬巴被烏鴉丸的爆衝撞得旋轉了一圈踮了好幾步差點沒摔倒,趕緊抓牢懷裡的藥草箱以防不小心撒到地上。   「呼…好險好險喔…」喬巴鬆了一口氣的說道   「把拔-把拔-♫」完全沒注意到喬巴的烏鴉丸還在開心的嚷嚷著,筆直的朝魯夫奔去,似乎拼命的想引起魯夫的注意。   「喔!是烏鴉丸啊!怎麼啦?你不是待在娜美那邊嗎?」   聽見烏鴉丸叫喚的船長回過頭來就是一個溫柔的陽光燦笑,這時正好坐下來在甲板上進行鋪曬藥草動作的喬巴,恰巧抬頭看見了這一幕,喬巴忍不住偷偷的想著魯夫好像有哪裡變了?   「畫畫!馬麻教我畫畫!」   烏鴉丸仍然一臉天真的笑著朝魯夫舉起手中的圖畫紙用力的揮舞,一副獻寶的模樣,似乎非常希望魯夫誇獎他的樣子。   「喔!好啊!讓我來看看你畫了什麼東西!你這小子有沒有遺傳到老爸的畫畫天份啊?哈哈哈哈…」   魯夫邊大笑邊說著接過了烏鴉丸遞過來的畫紙就要打開來看。   「還真好意思說,你哪來的畫畫天份啊?」   這時航海士娜美一邊吐槽一邊從船艙內走了出來,看到娜美走出來,魯夫笑得更開了,他馬上開心的用力朝娜美揮手:   「喔!娜美!」   「馬麻!」烏鴉丸也轉過頭來開心的朝娜美用力揮手。   看到魯夫那個笑容娜美不知為何又心悸臉紅了一下,不過她很快就壓抑住心跳,歛去臉上的紅暈,換成一臉不耐煩的表情對魯夫說道:「好了好了,趕快看看烏鴉丸畫的東西吧!那可是他特地拿上來要給你看的喔!」   「喔!我看看喔…」   魯夫於是放下釣竿,將烏鴉丸的畫紙在陽光下展開,只見上面畫了三個手牽手的冰棒人塗鴉,由左而右的第一人頭上戴著草帽手裡拿著釣竿,第二人比較矮背上長了一對小翅膀,第三人的頭髮用橘色的色筆塗成了一大片還穿著短裙,三個人的臉上都笑得很開心,圖畫紙的右上方還畫了一顆大大的太陽、白雲跟彩虹,很明顯的,烏鴉丸畫的是一張全家福。   「哈哈哈哈…這什麼啊!烏鴉丸你把我畫得好醜喔!應該要再畫得帥氣一點才對啊!還有娜美的嘴巴應該加上獠牙啦!」   看完這張圖後魯夫摸著烏鴉丸的小腦袋瓜大笑著說道,那畫面還真像個正在誇獎自己兒子第一次得到獎狀的年輕爸爸,完全聽不懂嫌棄的烏鴉丸還以為魯夫在讚美自己所以也跟著開心的咧嘴嘻嘻笑。   「…信不信我現在就把你丟到海裡去?」只有娜美沒有笑。   「哇!娜美的獠牙又出現了!」魯夫立刻故作驚嚇的指著臉色鐵青的娜美說道。   「惡鬼惡鬼!」雖然烏鴉丸越來越懂得舉一反三了,但是似乎不是好的方向。   「你不要再教壞烏鴉丸了啦!」娜美一拳就朝魯夫頭上打了下去。   「哎喲好痛!」(魯)   相較於沐浴在溫馨美好的家庭氣氛之中的魯夫一家人,另一頭遠遠在甲板另一邊默默曬著藥草的喬巴忽然覺得自己的存在好像有點多餘。   「呵呵…」   這時在另一邊,遠在俯瞰一樓草坪甲板的二樓陽台甲板上,從頭到尾都一直默默關注著這幕溫馨情景的羅賓似乎是覺得很有趣的輕輕發出了笑聲。   「外面還真是熱鬧啊…」(騙)   這時騙人布正好打開羅賓身後的艙門走了出來,因為在船艙內一直聽到了魯夫一家三口的吵鬧聲,忍不住也出來看個熱鬧。   「呵呵…最近這艘船上的笑聲變得更多了,其實船上有個小孩似乎挺不錯的呢?」   羅賓笑著回應騙人布,後者一邊走到羅賓身邊一邊不置可否的聳了聳肩。   「不過烏鴉丸總有一天還是會離開的吧?妳之前不是也說過,等他長大到一定的程度就會展開自己的旅程嗎?」   騙人布倚靠著桅杆看著下方一家三口和樂融融的樣子,忽然提起了之前羅賓說過的話。   「是呀…離別的日子應該不遠了吧?」   轉而凝視烏鴉丸背後逐日豐厚的黑色羽翼,羅賓的眼神緩緩的加深了一點柔柔的哀傷,總覺得現在越是快樂就越是襯托往後離別的不安。   「啊、對了對了!話說回來…娜美那個傢伙還真是令人意外啊!」注意到氣氛似乎變沉重的騙人布立刻轉移了話題:「原本還以為一向把錢看得最重要的她不可能會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呢!沒想到她倒是當別人的媽媽當得很開心啊!哈哈哈…」   聽到此話,羅賓又再度露出微笑。   「呵呵…說的是呢…」然後羅賓又接著說了下去:「你們之前不是也說過嗎?娜美在很小的時候就失去了媽媽吧?我想也許…也許有可能…她把小烏鴉當成了自己童年時候的投影,所以才想要好好的把自己多年來一直缺乏的母愛灌輸到小烏鴉的身上也說不定…」   這番話讓騙人布噤聲了一下,確實他們曾經對羅賓提過,娜美在很小的時候就因為海賊的關係失去了她的母親貝爾梅爾,這件事也在娜美的身上造成了無法抹滅的沉重傷害及陰影,而當時摧毀了奪走娜美童年的惡龍領域,並把娜美的陰影幾近完全消去,帶領娜美重新走回陽光之下恢復笑容的人,就是魯夫。   難道這一切跟娜美現在跟烏鴉丸還有魯夫組成家庭能夠相處得如此融洽有所關聯嗎?   「…這麼說起來,船長的確就是最適合與航海士小姐共同扮演小烏鴉的雙親角色最佳人選沒錯呢…」   彷彿看穿了騙人布的想法,羅賓意味深長的笑說道,留下一番耐人尋味的話語後,接著便轉身朝船艙走去。   「妳要去哪裡?」   「書房。」   眼看著羅賓一副神祕兮兮的走掉了,一頭霧水的騙人布想想繼續待在甲板上好像也沒什麼事做,於是也轉身進屋內去找佛朗基看看他有沒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   然而騙人布沒有想到的是,說到從小失去母親,出身於歐哈拉的羅賓又何嘗不是如此呢?也許這也是為什麼她想默默守護魯夫他們的原因吧。   「好了!烏鴉丸!要不要坐威霸出去玩啊?」   就在騙人布剛走進屋內不久,甲板上的娜美忽然心血來潮的對烏鴉丸開口提議道。   「好啊!」   一聽到可以坐威霸的烏鴉丸立刻笑得非常開心,之前娜美已經騎威霸載他去附近的海域玩過了幾次,從此以後烏鴉丸總是很期待可以跟娜美一起坐威霸出去玩。   「欸──?娜美偏心!我也要啦!」一旁的魯夫馬上噘起嘴抗議起來了。   「不行,威霸限乘兩人,你還是乖乖釣魚吧!」娜美立刻翻臉無情的對魯夫說道,後者馬上發出失望的嘆息。   「哈哈哈…把拔好有趣喔!」看到魯夫誇張的表情,烏鴉丸又樂不可支了起來,完全把自己的父親當成了笑話。   「那我們走吧!」娜美轉身將烏鴉丸抱了起來走下船艙去牽威霸,一邊還碎碎念著說:「你這小鬼是不是又變胖了…怎麼這麼重啊…咦?原來喬巴你在啊!可以幫我開個門嗎?謝謝…」   幾分鐘後,搭載著航海士及烏鴉丸的威霸已經非常愉快的馳騁於鄰近的海面上了。   千陽號所停泊之處是個被天然峽谷所包圍的內海海灣,通往外海的出口也被峽谷包圍僅留下一個足夠千陽號通過的天然缺口,船隻停泊處唯一與陸地比鄰的岩岸通往一道翠綠的幽林僻徑,通過僻徑,便可抵達有人煙的城鎮。   此處天然險要,使得草帽海賊團得以停靠多日仍然不為城鎮中的居民所察覺。   此時娜美熟練的駕駛著從空島得到的威霸,身後搭載著不亦樂乎的烏鴉丸,母子兩人非常輕盈暢快的翱翔於海灣內,威霸所行駛之處皆激起了激烈的白色浪花,白浪之路中還參雜了無限的快樂笑聲;至於只能在船邊抓著釣竿遠遠觀望的魯夫則是一臉羨慕嫉妒恨的鼓著腮幫子顯示為非常不悅。   「哈哈哈哈…馬麻騎遠一點!騎遠一點!」   烏鴉丸在後座摟緊了娜美的腰非常興奮的喊著,強烈的海風撩颳起了他黑色的髮絲,在碧藍的海面上飛滑起了一個暢快的曲線。   「真是拿你沒辦法。」娜美笑瞇瞇的加速了噴風貝的動力往外海的缺口駛去。   「哼!」魯夫一臉不滿的撇開頭看向旁邊的山壁,似乎嫉妒得不想再多看他們一眼。   然後很快的,航海士與小男孩便從內海失去了蹤影,遠遠的還從外海那邊傳來了烏鴉丸稚嫩的笑聲。   「娜美他們不要緊吧?好像騎得有點太遠了耶…」這時喬巴放下了手邊的工作,走到了船邊扶著船桅遠遠眺望著娜美跟烏鴉丸離去的方向,對於突然之間離開視線範圍的夥伴感到有點擔心。   「誰理她啊!最好沉下去!」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魯夫居然開始詛咒起自己的航海士。   「………」喬巴決定不回應任性中的船長。   原本以為娜美跟烏鴉丸應該會跟之前一樣在外海玩個一兩個小時才會回來的,沒想到幾分鐘後她們就狂飆著威霸回來了,後面還追了一隻面目猙獰的兇猛大海獸。   「嘎吼吼吼──────!」海獸的吼聲響遍了整個峽谷,那身軀看起來大概有三層樓那麼高,長滿尖牙的血盆大口大開,銳利的獠牙幾乎就要咬到娜美他們了。   「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啊啊啊啊啊─────!」騎乘著威霸瘋狂逃命驚聲尖叫中的航海士早已經是淚流滿面。   「哈哈哈哈…好大的牙牙!」後座的烏鴉丸居然還在樂不可支,完全不知道自己大難臨頭。   「啊啊啊啊啊啊啊─────!」船上的喬巴叫得跟娜美一樣淒厲:「娜美跟烏鴉丸要被海獸吃掉啦啊啊啊啊啊─────!」   接著喬巴便開始驚慌所措的在甲板上四處逃竄,一邊尖叫一邊衝到了船尾,一眼就看見了正單獨在船尾用雙腳撐著巨大啞鈴進行難度極高的倒立伏地挺身的劍士索隆。   「…1221、1222、1223、1224…」汗流浹背的索隆此時正專心的數算著自己驚人的引體向下次數。   「索隆不好了!娜美跟烏鴉丸要被海獸吃掉啦!」喬巴邊哭邊叫著向索隆哭訴道。   「…1225…啊?吵什麼啊喬巴?魯夫不是在前面嗎?有什麼好擔心的啊?1226、1227…」   索隆停頓了一下不耐煩的回應了喬巴一句,然後又繼續進行自己的訓練,真不知該說他是太無情,還是太信任魯夫的能力。   「啊!對吼!魯…」就在喬巴恍然大悟的衝回船頭呼叫魯夫時剛好聽到了魯夫發動絕招前的聲音。   「伸縮自如的────橡膠火箭炮────!」(魯)   「碰磅!」的一聲驚人巨響,在船長的強力攻擊之下,那頭倒楣的海獸立刻發出慘烈的哀鳴口吐白沫的翻肚昏死在海面上,然後就在看傻了眼的船醫下巴掉到地上還來不及反應的瞬間,船長又再度用力的甩出了伸長的手臂,幾秒鐘的功夫就輕而易舉的將整頭海獸一把抓摔到了船板上,然後得意洋洋的大笑著說道:「抓到今天的晚餐了!喲呼!」   樓下正在工具室跟騙人布一起開發新武器的佛朗基這時忍不住抬起頭看著天花板緩緩的說道:「上面還真是熱鬧啊…」   「不知道魯夫又在上面搞什麼鬼了?」非常了解夥伴生態的騙人布想也不想的補充道。   這時航海士跟烏鴉丸終於氣喘吁吁的平安回到了甲板上,一回到甲板上,喬巴立刻慌慌張張的衝上前問道:「娜美!烏鴉丸!你們沒事吧?」   「大概沒事…」驚魂未甫的娜美渾身脫力的直接倒在甲板上大口大口的喘氣,蒼白的臉色甚至似乎還帶了點慘綠;相較於娜美的慘狀,烏鴉丸反而是一上船就精神奕奕的飛撲到了魯夫的懷中,不但一臉崇拜目光,口中還不斷的興奮喊著:   「把拔好厲害喔!把拔好厲害喔!」   「哈哈哈哈…那是當然的!」   魯夫立刻得意忘形的摸著烏鴉丸的頭大笑,而烏鴉丸看著魯夫的眼神又變得更加崇拜了。   『該說他們父子倆都一樣沒神經還是勇氣十足呢?』喬巴頭上留下一滴尷尬之汗一邊默默的想著。   「啊!對了娜美!」這時魯夫忽然像是想起什麼的轉頭對剛從甲板上爬起身的娜美說道:「為了感謝我剛剛救了妳一命,等一下換妳載我騎威霸出去玩吧!」   「我才不要!外海有那麼可怕的怪獸,本姑娘死都不要再騎威霸去海上了!」娜美立刻一口回絕。   「有什麼關係嘛!反正我會把他們打飛啊!」一心只想著玩的魯夫仍不放棄討價還價。   「不要就是不要!」看來娜美是真的被嚇到了。   「傷腦筋啊…那妳要怎麼感謝辛苦救了妳的我啊…」魯夫居然一臉認真苦惱起來的模樣。   「你根本一點都不辛苦吧!而且從海獸的口中救出柔弱的我本來就是你應該做的事吧!你這個大笨…」   魯夫這副模樣讓剛從鬼門關逃回來的娜美整個火氣都上來了,喬巴則是嚇在一邊一動也不敢動,娜美一邊吐槽一邊怒吼的掄起鐵拳就朝魯夫揮了過去,殊不知船長卻在這時露出靈機一動的表情…   「這樣好了!那妳就用這個來謝我吧!」   說完,魯夫一把就將娜美揮過來的拳頭握住然後順勢將娜美拉進懷中,其力道之大讓娜美重心不穩的整個朝魯夫那邊摔了過去,然後方向就像是早就被計算剛好的一樣,就在娜美快要接觸到魯夫的胸膛的瞬間,柔軟的唇瓣也立刻被魯夫準確的擄獲。   「唔唔…等…」   等等喬巴在旁邊啊!   航海士激烈的掙扎,殊不知船長只用單手就讓她不能動彈了,整個人只能任他輕易的擺布,魯夫這次的吻中帶著點不容反抗的霸道及溫柔,吸吮、舔嚙、掠奪及觸碰,比之前的任何一個吻都還要來得扎實有知覺,娜美不禁默默的覺得這傢伙似乎越來越會接吻了,溫熱的氣息拂過她脹紅的臉龐,使她不斷小鹿亂撞的胸口再度加速了心跳,最後她終於放棄掙扎,全身癱軟的屈服在魯夫的懷中,任憑他任性妄為的進犯。   模糊的眼角餘光中,隱約看到喬巴震驚到下巴掉到地上的表情。   算了…我不想管了…   烏鴉丸這次則是待在魯夫的懷中吸吮著手指難得的忘記打擾,似乎隱約知道現在好像不是打擾的好時機。   至於從頭到尾都站在一旁早已被一家三口忽略的喬巴,則是由僵硬轉為驚嚇再轉為驚恐,沉默了好久好久,然後機械式的轉身,一步、兩步、三步、四步…的走向船尾,來到了仍然在進行倒立伏地挺身的索隆這邊。   「…索、索隆…」   「…1401、1402、1403…嗯?喬巴?幹嘛啊?又怎麼了?怎麼一臉失魂落魄的樣子啊?」   「…那個…颶風…可能要來了…」   只見喬巴目光呆滯的看著索隆,好像被什麼嚇到了一樣,吞吞吐吐了好半天才終於擠出了一句不知所云的話。   「啊?颶風?真的假的?」   完全一頭霧水的綠髮劍士則是回以一臉的莫名其妙。   從昨晚的夢境到今天早上由海獸所引起的這起事件,耀眼的陽光跟輕柔的海風還是一樣溫和不變,一切好像就跟平常沒什麼兩樣,然而不尋常的微妙氣氛正在海賊船上悄悄轉變,套句香吉士引以為豪的經典名言:「戀愛就像颶風。」 --------------------------------------------------------------------->To Be Continue>> [後記]:   之前說好要用零碎時間寫完的後續,零碎時間真的很零碎,大概是一次300~500字左右的速率,原本可以在兩三天內寫完的東西拖了一個半月,雖然第6章其實早就寫好了,只是想等第5.5章寫好一起發表。   角色越多出場的份量拿捏也需要很小心,不過由於能力不足,所以有一個人被我忽略的很嚴重,布魯克對不起,要讓你靠放屁才能爭取出場機會。(土下座)(布:「我早就已經沒有屁股囉!」)   第6章主要是在講述烏鴉丸逐漸融入草帽海賊團的生活,還有探討家家酒中娜美所隱藏的情緒動機,在下很努力的使這篇不要太無聊,能力不足實在很抱歉,至於其他伏筆現在提都還太早;我一直很努力的在規劃一個完美的Ending,然而就像香吉士到了卡馬帕馬王國才相信這是世界上有地獄,我寫到了第6章才發現,第7章要做Ending只是個傳說中的美夢,我再也不相信自己的結局預告了。(倒)總之這個故事還不會這麼早結束,還請大家多多見諒。(土下座)   站內留言我全部都看到了,謝謝大家的鼓勵跟支持,每看一次就要熱淚盈眶一次(你夠了),不過目前我真的沒有時間回覆真的很抱歉~><總之就是無限的感謝!最近天氣變化大大家要好好保重自己的身體喔!要記得多喝溫開水早睡早起注意身體保健!我相信我一定錯過了很多大家的消息,不過我真的好愛你們喔!先回去跟可怕的現實戰鬥了,下次見囉!♥(淚目)                         率觚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