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雨陽天(網誌已搬家,新網址請見置頂公告)
關於部落格
**留言不再回覆**,**懇請大家移駕痞客幫新家**:)
  • 729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OP】今天開始,強制執行家家酒(7)(魯娜)

07.   「烏鴉丸的生日派對?」(眾)   吃晚餐的時候,香吉士毫無預警的在餐桌上宣布了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今天的晚餐是魯夫下午在甲板上抓到的豐盛海獸肉全餐,眾人默默的重複了一遍船廚的話語之後大約經過了幾秒鐘的靜默,時間彷彿突然間靜止了一樣,餐桌邊的夥伴們全都一臉茫然的注視著他。   「我說…你到底又再打什麼歪主意了?香吉士。」   第一個打破沉默的騙人布以一臉非常不信任的懷疑眼神冷冷的注視著一邊耍帥著甩著湯勺一邊提出這個天外飛來一筆的意見的香吉士(索隆則是不爽的罵了一聲:「混帳廚子快把湯勺遞過來讓老子喝湯!」),仔細一看餐桌邊的其他夥伴們的臉上也都帶著跟騙人布同樣的表情。   「給我閉嘴綠藻頭!」香吉士先怒瞪了索隆一眼,然後下一秒便用憤怒的表情湊到了騙人布的面前(甚至還撞凹了他的長鼻子)咬牙切齒的說:「臭長鼻子!難道你還看不出來老子現在正積極的想表示我對這個臭小鬼的善意嗎?嗯?」後者則是立刻回以了不信任的大皺眉頭。   「不是我不信任你啊,你這臭小子自己說說看至今為止幹了多少蠢事。」騙人布冷靜的回道,難得在爭吵上佔了香吉士的上風。   「臭廚子鐵定不安好心眼。」索隆則是簡短的作下結論後順便打了一個很大的呵欠。   「這就叫作兵不厭詐。」佛朗基馬上補刀。   「長鼻子、綠藻頭、泳褲變態!你們都不想活了嗎!」(香)   香吉士再度爆出怒吼,羅賓忍不住噗哧了一聲。   「娜美!幫偶夾蠟塊肉!」魯夫則是完全沒在聽。   「飯飯-♫」(烏)   只見不知為何剛剛在甲板上被娜美揍個半死的魯夫此時一把將飯碗伸到了娜美的面前,而且居然還膽敢不知死活的要娜美幫他夾肉,坐在他跟娜美中間的烏鴉丸也有樣學樣的馬上跟進,從開飯到現在就一直不發一語的航海士橘色的後腦杓上一秒爆出憤怒的青筋。   「還想挨揍嗎!自己夾!」娜美怒吼,吼完之後默默的接過烏鴉丸的小碗幫他夾菜,烏鴉丸開心的發出嬰兒般的啼笑聲。   「哎呀…航海士小姐今天口氣有點火爆呢…發生了什麼事嗎?」羅賓有點驚訝的淡淡說道。   「我比較想知道魯夫哪來的勇氣敢叫娜美幫他夾肉…」騙人布則是冷冷的吐槽著船長不尋常的舉動。   「嗝,不好意思羅賓小姐,妳的肉看起來好像比我的大塊…」另一個不知死活的也開口了。   「給我乖乖吃自己的份!」香吉士馬上賞了布魯克一個飛踢。   「話說喬巴這小子怎麼從甲板回來後都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啊?沒問題吧?」佛朗基則是一邊吃飯一邊提起了船醫的怪樣。   只見喬巴此時正渾身僵硬的坐在餐桌邊一動也不動,面前的飯菜跟食物一口也沒有動過,而船醫本人則是一直維持著一臉下巴掉到地上的驚恐神情,藍色的鼻尖上還掛著一條清清的鼻涕,從剛剛進廚房到現在一直都是這副模樣,不管誰怎麼叫他都沒有回應,一副好像剛剛看到了什麼可怕東西的樣子。   「索隆,你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嗎?你剛剛不是也跟喬巴在甲板上嗎?」(羅)   羅賓有點擔心的轉頭向索隆問道,騙人布跟吃得黏滿了一臉誇張飯粒的布魯克也同時停下吃飯的動作對索隆投以一個困惑詢問的眼神。   「我也不知道啊,這傢伙剛剛在甲板就突然變成這麼副德性,一下說娜美跟小鬼頭要被海獸吃掉了,一下又說什麼颶風要來的鬼話,問他也不回答,不知道到底是哪根筋不對。」(索)   索隆一邊鼓著臉龐扒飯一邊含糊的回答(香吉士則是憤怒的說:「跟女士說話時不要一邊吃東西一邊說話!沒禮貌!」),同樣也是一臉困惑。   「颶風?天氣不是很好嗎?」騙人布皺眉道。   「喔喔!我知道喔!喬巴他剛剛啊…哎喲!好痛!娜美妳幹嘛啦!」(魯)   就在此時,好像知道些什麼內情的魯夫正要開口搶答羅賓的問題,說時遲那時快,娜美猛然在桌底下狠狠的朝他的腳上用力踹了下去,痛得他立刻哇哇大叫,娜美則是朝他怒瞪了一眼。   「你們兩個到底在搞什麼鬼啊…?」(騙)   騙人布的頭上流下一滴困惑之汗,不知為何總覺得這兩個傢伙一天比一天奇怪,船長和航海士則是互相怒瞪了一眼後憤怒的把頭各自轉開,一副再也不想看到對方的樣子,看來是剛剛吵過架的樣子。   「喂喂!不要擅自結束剛剛的話題啊!小鬼頭的生日慶祝會生日慶祝會啊!」眼看話題被越吵越遠香吉士立刻大喊企圖引起眾人的注意,於是夥伴們再度將目光聚集到他的身上,船廚馬上開始興奮陳辭道:「你們不覺得這個主意還不賴嗎?反正這小子也才剛出生沒幾天,又不知道他究竟還能在這裡賴到什麼時候,所謂『有緣千里來相會』!不覺得我們應該趁這個機會來辦一場熱熱鬧鬧的宴會歡迎小鬼頭嗎?」   「宴會?要辦宴會啊?又可以大吃大喝了嗎!太棒了!當然好啊!贊成───!」原本正悶著頭吃飯的魯夫一聽到關鍵字後馬上抬起頭來舉起雙手興奮的附和香吉士的提議。   「喂喂魯夫,你不要只要有得吃什麼都好啦!」騙人布頭上再度流下尷尬之汗。   「你的態度未免也變得太快了吧?是誰一開始巴不得全世界都幫你把小鬼頭趕走的啊?」佛朗基大眼瞪小眼的翻起舊帳吐槽道。   「臭廚子老是自相矛盾,」索隆打了一個呵欠後繼續說道:「不過魯夫不反對的話我就沒意見。」   「呵呵…既然船長都這麼說了,那也沒辦法囉。」對於魯夫的任性決定通常配合度很高的羅賓也笑盈盈的這麼說著,看來是同意了。   「小羅賓~我就知道妳最支持我了~♥好!那麼吃的甜點、零食跟蛋糕就交給我來準備吧!給我三天的時間,三天後在廚房這裡舉辦小鬼頭的特別生日慶祝會!」刻意忽視索隆的香吉士發了一下花癡然後興致勃勃的捲起了袖子,看起來相當認真。   「香吉士!還有肉啊!別忘了準備肉啊!我要吃很多很多的肉!」魯夫緊張的提議道,深怕香吉士忘了準備自己最愛吃的東西,後者則是不耐煩的回以:「知道了知道了」。   「喂,真的假的?真的要開宴會啊?我沒有參加過生日慶祝會的經驗啊!」騙人布不敢相信的問道,不知不覺中這件事就這麼定案了。   「反正又不是你的,是烏鴉丸的生日慶祝會啊!」魯夫轉頭對剛吃飽飯的烏鴉丸笑說道:「太好了烏鴉丸!要舉辦你的宴會喔!」   「把拔!♫」烏鴉丸開心的手舞足蹈了起來。   「光只有吃吃喝喝太單調了吧?生日應該要送生日禮物啊!我看這幾天大家各自準備一個生日禮物當天送給小鬼頭吧!」佛朗基居然也加入討論了。   「贊成───!」(魯)   「呵呵…別忘了生日蛋糕上的蠟燭喔,不如明天我上街挑禮物時順便去買吧,娜美也一起去挑禮物吧?」羅賓居然越說越熱心的樣子,轉頭笑問著航海士。   「喔…」奇怪的是航海士好像沒什麼精神。   「我無所謂,有酒可以喝就好了。」索隆難得發表了意見。   「笨蛋,哪有人在小孩子的生日慶祝會上喝酒的啊?要喝果汁果汁啦!」騙人布立馬否決了索隆的提議,香吉士馬上朝他比了一個大大的讚,索隆的頭上一秒爆出青筋。   「喲齁齁…那在下也要趕快開始來練習烏鴉丸少爺的生日快樂歌曲囉!像生日宴會這麼愉快的場合怎麼可以沒有音樂呢?喲齁齁齁齁…」布魯克也來勁了。   「好耶!吃肉!唱歌!喝酒!送禮物!哈哈哈…一定會很開心的!」(魯)   「都說了不能喝酒啦!」(騙)   魯夫越說越起勁,眼看氣氛越來越熱烈了。   「唱歌!烏鴉丸也要唱歌!♫」(烏)   看到大家好像都很開心的熱烈討論著的樣子,烏鴉丸馬上也跟著興奮的拍手笑了起來,看起來連壽星本人也不反對了,這樣一來三日後舉辦烏鴉丸生日宴會的事情大概就這麼確定了,大家微笑的看著烏鴉丸天真無邪的樣子,心裡不約而同的默默流過一道熱熱的暖流。   「對了,小烏鴉的生日宴會地點是在這裡吧?那麼,生日會場布置的工作可以交給我嗎?」羅賓忽然想起了什麼一樣的這麼詢問道。   「當然沒問題啊!小羅賓♥順便連我的心房都布置成妳滿滿的身影吧!♥」香吉士又開始發起花癡。   「慢著!羅賓妳怎麼突然變得這麼積極啊?我有不好的預感,我看布置會場的工作還是交給騙人布船長我來吧!免得到時候烏鴉丸的生日會場被布置成鬼屋對他幼小的心靈造成無法抹滅的陰影可就不好了,不過我特別允許妳成為騙人布大爺我的助手喔!哈哈哈…」(騙)   騙人布得意洋洋的哈哈大笑道,羅賓則是用單手托住了下巴看向另一邊,看起來好像覺得有點掃興。   「嘖。」   「我聽到了!妳剛剛嘖了對吧!嘖了對吧!」騙人布激動的拍桌吐槽。   「碰─!」   就在這時突然間一聲暴力的巨響重重的打斷了熱烈的討論,所有人都被嚇了好大的一跳所有的動作都停滯在半空中,只見娜美突然將自己吃完的碗盤用力的放到了桌面上,低著頭死盯著桌面看也不看大家一眼,從頭到尾都未曾參加過生日慶祝會討論的冷漠表情似乎正微微壓抑著不知名的憤怒,接著,就在大家覺得那一分鐘好像已經過了一輩子的時候,航海士冷冷的說了一句:   「…我吃飽了。」   語畢便很快的起身離開了廚房,留下了一臉錯愕的夥伴們。   「碰!」   不久後遠處又傳來了一聲憤怒的摔門聲,眾人困惑的面面相覷。   「…娜美那傢伙搞什麼啊?」(索)   離門最近的索隆不悅的皺了皺眉頭,其他人同樣也是一臉困惑,除了一臉木然的魯夫。   「馬麻…?」(烏)   烏鴉丸困惑的看著娜美離去的身影微弱的呼喚著,單純的小臉上晃漾著小小的不安,接著她便笨拙的爬下了餐桌朝門的方向追了過去,在跑到門口的時候卻因為個子太矮搆不到門把於是只好用力的踮起腳尖把小手伸得好長(當然不是魯夫那種伸長法),羅賓見狀立刻用花花果實的能力把門推開讓他可以順利的出去,於是門一打開烏鴉丸便立刻朝走廊的方向跑出去了。   烏鴉丸離開後,室內再度陷入一片寂靜的沉默。   「難難難難道說娜美小姐覺得今天菜做得不好吃嗎?」香吉士突然一臉心靈大受打擊的說道,還帶著點哭音。   「怎麼可能啊…」佛朗基不知道是在吐槽還是在安慰他。   「喂魯夫,該不會跟你有關吧?」比較有經驗的騙人布則是直接轉頭向魯夫質問道:「最近你們兩個老是鬼鬼祟祟的,該不會有什麼事在瞞著我們吧?」   「你說的是真的嗎騙人布?可惡啊!你這個臭魯夫!居然敢害我的娜美小姐…」香吉士氣得捲起袖子走過就要去揍人。   「嗯,說的也是,我看我還是去看看好了!」(魯)   魯夫突然一臉若有所思的放下了手邊的碗筷,不知所云的說了這一段話,然後就在香吉士走到他面前時猛然站起身,轉身擦過香吉士的身邊往門的方向而去,接著便推開門也往外面走了出去,很快的就聽到他走遠的腳步聲,留下繼續面面相覷的眾人。   「…那兩個傢伙到底是怎麼了啊?」(騙)   「誰知道啊?應該是說那一家三口怎麼了吧?」(佛)   「我怎麼覺得有一股很火大的感覺…」(香)   「喲齁齁齁…」(布)   仍然不明就裡的夥伴們持續的交談著,羅賓則是沉默的喝了一口自己的熱茶。   「…咦?!這裡是哪裡?!我怎麼會在廚房?!剛剛發生了什麼事了?!對了颶風!颶風要來了啊大家!」(喬)   這時喬巴正好如大夢初醒般的恢復了意識並驚叫了出來,左顧右盼的看著一臉表情複雜的夥伴們不斷的大喊大叫著,其他人則是不約而同的感到一陣無言。 XXXXXXXXXX   「娜美!喂!娜美!開門啊!」   「馬麻?」   來到三樓的航海士專屬測量室,只見這時在測量室深鎖的門外,魯夫跟烏鴉丸父子倆正用力的敲著測量室的門,顯然航海士目前正把自己鎖在裡面。   「…出去!」門後傳來了娜美悶悶的聲音。   「妳到底在生什麼氣啊?」魯夫皺了皺眉頭繼續追問:「妳不說我怎麼知道啊?啊!難道是妳覺得今天的肉不好吃啊…」   碰的一聲!突然間測量室的門用力的打開,整個身體都靠著門的烏鴉丸不小心腳步不穩的摔了一跤頭上撞了一個包,烏鴉丸摸摸了自己頭上的腫包含著疼痛的淚水抬起頭往上看去,只見航海士一臉憤怒、面紅耳赤的出現在門口對著魯夫大罵:「你不是答應過我不會把那件事說出去的嗎?」   「哪件事啊?」魯夫一臉茫然。   「接吻的事啊!」娜美氣得都快吐血了,也忘了要控制音量。   「啊!我想起來了!」船長突然一臉恍然大悟道:「可是之前那是在浴室啊!今天是在甲板上又不一樣!」魯夫居然還理直氣壯的反駁。   「你──!」   就在娜美氣得正要再說些什麼時,突然間眼角餘光瞥到一個轉角不遠處站了一個熟悉的蔚藍身影,一切都來不及了,只見佛朗基僵直的站在轉角處一臉震驚的瞪著他倆的對話,彷彿剛剛不小心聽到了全宇宙最天大的秘密。   「啊,佛朗基…」(魯)   順著娜美的視線看過去的魯夫頭上落下了一滴尷尬之汗,航海士又羞又怒,氣得全身開始發抖,空氣中陷入了一陣緊張的沉默。   「咳、咳…」過了好一會,佛朗基終於一邊清了清喉嚨一邊故作鎮定的將墨鏡戴上(大概是為了擋光),慢吞吞的說:「放心好了,我不會說出去的,思春期嘛…接吻這種事是遲早會發生的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氣死我了────!出去!都給我滾出去────!」   娜美發出了崩潰的怒吼,再度用力的將門摔上,留下一臉錯愕的三人不知所措的呆立在門外,烏鴉丸吸了一下鼻涕默默的將眼淚吞了回去。   「馬麻…?」烏鴉丸可憐兮兮的看著冰冷的門板囁嚅的喊著。   「…我以前聽說過,聽說懷孕的女人脾氣會變得特別暴躁…」過了好一會佛朗基才緩緩的擠出了這句話。   「蛤?真的假的?所以娜美懷孕了嗎?」魯夫呆愣的問道。   「誰知道啊?而且這應該問你吧?」變態似乎把事情想得很嚴重。   「為什麼要問我啊?話說回來佛朗基你過來這邊幹嘛啊?」魯夫一頭霧水的說道。   「喔,我是來問你上次你跟娜美帶小鬼頭一起出去逛街的時候,我特製給你們的那個嬰兒車怎麼了?」(*註:番外篇『家庭學分未完待續』的故事情節)   「喔!那個啊…」就在魯夫正要開口回答佛朗基時,遠處忽然傳來了喬巴的呼喊聲:「魯夫──!」   只見小馴鹿船醫正快步的朝他們的方向跑了過來:「香吉士說:『今天輪到你洗碗,快點滾下去!』」   「喔,喬巴!你終於恢復正常了啊!哈哈哈…謝啦,還讓你特地跑上來通知我這件事。」魯夫大笑著說道。   「咦?正常?我一直都很正常啊…」喬巴歪著頭不解魯夫話中的意思,就在此時突然一道熟悉的靈光剎那間乍現於他的腦海,今天下午在甲板上看到的禁忌畫面也頓時清晰的浮現回想了起來。   「你怎麼啦?怎麼臉色忽然變那麼差?」(佛)   佛朗基疑惑的問道,只見喬巴的小臉漸漸的由紅潤轉為青綠再轉為慘白,張大的嘴巴越打越開最後下巴終於再度掉到了地上,然後他突然用力收起了下巴,迅速將兩隻小鹿蹄密實的摀住了嘴巴驚慌失措的對著魯夫結結巴巴的大喊:「不不不不不不用客氣!這點小事我一點都不覺得辛苦!你不用感謝我也沒關係!嗚啊啊啊啊─────」說完便尖叫著一溜煙逃走了。   「喬巴那傢伙在搞什麼啊?」魯夫皺了皺眉困惑的看著喬巴消失的方向。   「…我大概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佛朗基斜眼看著一臉無辜的魯夫冷冷的說道。   「鹿鹿?」(烏)   同一時間,羅賓長在隔壁牆上的耳朵悄悄的縮了回去。 XXXXXXXXXX   到了第二天早上,娜美還是在生氣。   「喂!騙人布!」(索)   這天的陽光非常晴朗,此時索隆站在船桅邊對著剛下船正要穿越樹林徒步走去鎮上挑選烏鴉丸的禮物的夥伴們大聲的呼喝著,只見這時魯夫、騙人布、喬巴、布魯克、羅賓還有娜美已經站在岸邊的陸地上,聽到索隆的叫喚聲全部都回過了頭來。   「幹嘛啊索隆?」騙人布回應道。   「你如果要去鎮上買禮物的話,順便幫我隨便挑一個吧!」索隆喊道。   「才不要咧!做人有誠意一點好不好!要送別人禮物就要自己去挑啦!我幫你挑的話哪能算是你送的啊?」騙人布有點不悅的皺眉說道。   「就是說啊索隆!」魯夫也在旁邊附和道:「你把烏鴉丸當成什麼了啊?」   「索隆你可以跟我同組喔!這樣就不用擔心會迷路了!」喬巴笑嘻嘻的說道,似乎是對於要跟大家一起去挑禮物這件事感到非常新鮮有趣。   「誰會迷路啊!」索隆面紅耳赤的大吼道:「知道了!跟你們去就是了啦!」吼完便一翻身從船上輕鬆俐落的落地加入了大家的行列。   「呵呵…」羅賓覺得很有趣的微笑了起來。   「喲齁齁…不好意思,在下要跟各位採取不同的路徑,所以不跟大家一起去鎮上囉~」布魯克忽然神秘的這麼笑說道,看起來好像已經想好要送什麼禮物了。   「那布魯克自己一個人要小心喔!」(喬)   「別人才要小心不要被他嚇到吧…?」(騙)   「佛朗基!香吉士!那麼千陽號跟烏鴉丸就交給你們囉!我們會盡快趕回來的!」魯夫轉頭對船上大喊道。   「交給我們吧!」打算利用自己現有的材料製作禮物的佛朗基在船首擺出自己的招牌變態姿勢信心十足的說道。   「給我好好保護娜美小姐跟小羅賓的安全啊你們這些混帳!」香吉士則是打算先好好研究一下食譜再去鎮上採購。   「把拔再見!馬麻再見!叔叔阿姨再見!♫」烏鴉丸趴在船邊興奮的跟逐漸走遠的大家用力揮手道別。   「誰是叔叔啊?好歹應該叫我一聲騙人布哥哥吧!」騙人布氣得朝烏鴉丸大聲吐槽,後者則是笑得非常開心:「哈哈哈哈…♫」   「真是的,那小子真是跟魯夫越來越像了…」騙人布碎碎念道。   「把烏鴉丸交給那兩個傢伙沒問題吧…」娜美一臉非常擔憂的樣子一邊頻頻回頭看著千陽號喃喃自語。   「沒問題的啦!別擔心!其實香吉士跟佛朗基都對烏鴉丸很好的!」魯夫笑嘻嘻的回應著娜美的話。   娜美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後哼了一聲用力的把頭轉開。   「我、我覺得…大家一群人一起挑禮物不方便吧!我看還是各自分開吧!」查覺到氣氛變得有點尷尬的騙人布突然這麼建議道。   「贊成!」同樣冒了一身冷汗的喬巴立刻舉手附和道。   於是大家就分成了魯夫跟騙人布一組、喬巴跟索隆一組、娜美跟羅賓一組各自兵分三路到鎮上去挑選禮物了。    大約經過半個小時後,娜美跟羅賓來到了鎮上的服飾店。   「哇-羅賓!妳快看!這件衣服好便宜喔!而且還是這個月新款式耶!等著瞧!我馬上把它殺成半價!」只見娜美正精神奕奕的拿著一件衣服品頭論足,似乎是打算要下殺。   「呵呵…妳不是說要先挑小烏鴉的禮物嗎?」羅賓笑盈盈的說道,一邊走到娜美的身邊跟她一起欣賞那件衣服。   「有什麼關係嘛,難得出來一趟,讓我逛一下嘛,妳看這件怎樣?」娜美嘟著嘴抱怨道,一邊將衣服遞到了羅賓的面前。   「呵呵…我覺得還不錯。」羅賓注視著娜美手上那件衣服的摺邊讚賞的點頭說道。   「買了!老闆我要殺價!」娜美立刻轉頭朝老闆大喊道。   「小、小姐,您已經把我們店裡很多衣服都殺得比成本價還低了,再殺下去我們就要血本無歸啦!」剛剛已被娜美狠薛了一頓的老闆淚流滿面的苦苦哀求道。   「你說什麼?」娜美的指關節發出了喀喀作響的恫嚇聲音。   「嗚啊啊啊啊───!」倒楣的老闆只能無語問蒼天的哀嚎。   「呵呵…」(羅)   一旁的羅賓微笑著注視著娜美血拼殺價的樣子,一邊默默的想著:『看來她今天心情真的很差呢,還是先讓她好好的發洩一下好了…』   「欸魯夫,所以你跟娜美到底是怎麼了啊?」   「蛤?」   「蛤什麼蛤?快回答我啊!我們不是好兄弟嗎?」   另一邊在騙人布跟魯夫這邊,騙人布則是一逮到機會就立刻在魯夫堅持要先來的小吃店裡開口發問道,後者則是滿口食物的抬起頭來一臉茫然的看著坐在對面的他。   「你們兩個最近真的變得很奇怪耶!先不提娜美居然會不求回報的照料烏鴉丸那傢伙,你這傢伙也…算了!反正我就是覺得你們之間變得有點奇怪啦!而且娜美昨天跟今天到底都是在發什麼飆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啊?」(騙)   「嗯…這個嘛,確實娜美今天跟昨天都有點奇怪,」魯夫一邊咀嚼一邊回想起了娜美昨天晚上跟今天早上的兇惡眼神:「她好像是在生我差點把『那件事』說出去的氣…」   「『那件事』?哪件事啊?」騙人布好奇的追問道。   「就…」殊不知魯夫的話說剛到一半,忽然被落地窗外的某一幕場景吸走了注意力。   「啊?什麼?你看到什麼了嗎?」騙人布好奇的順著魯夫的視線看了過去。   只見窗外正好有一個一家三口的小家庭經過,是爸爸媽媽一人一手牽著女兒很快樂在逛街的樣子,三個人臉上都帶著非常幸福的笑容,這一幅天倫畫面讓人不覺中有一種暖暖的、很溫馨的感覺。   「魯…」   然後騙人布又回過頭來,卻正好看見了魯夫看著窗外的臉上,居然出現了一個他從未見過的,非常溫柔的神情。   騙人布一瞬間看傻了眼。   就在騙人布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的時候,魯夫突然低下頭快速的將桌上的菜餚全部瞬間掃光,然後又再度抬起頭來露出了一個無比開朗燦爛的陽光燦笑:   「我們趕快去挑烏鴉丸的禮物吧!騙人布!」   再回到娜美這一邊,只見娜美已經心滿意足的提著剛血拼完的大包小包大獲全勝的從服飾店內走了出來,身邊還跟著苦笑注視著老闆正在店內痛哭失聲的場景的羅賓。   「那麼,接下來要去哪裡血拼呢?娜…」   羅賓笑著轉頭詢問娜美,殊不知卻突然看到娜美一臉溫柔的直視著前方,順著娜美的視線看了過去,只見前方的街道上,剛剛出現在魯夫窗外的那一家三口正一邊說笑著經過兩人的面前。   瞬間明白一切的羅賓靜靜凝視著娜美臉上越來越溫柔的神情,微笑不語。   「接下來…去買烏鴉丸的禮物吧,我大概知道要送什麼了…」娜美低下頭紅著臉囁嚅的說道。   「嗯,好呀。」   溫暖和耀的陽光照射之下,美麗的考古學家笑語應答道,一切具盡在不言中。 XXXXXXXXXX   四個小時過後,剛從鎮上結束購物走出來的騙人布跟魯夫遠遠就看見走在前方的娜美跟羅賓。   「喂──!娜美!羅賓!」   魯夫立刻興奮的用力揮手大聲喊道,娜美跟羅賓同時回過頭來,前者不小心紅了一下臉龐,後者則是發現了這件事後默默的微笑。   「喂────!」魯夫開心的跑上前去好奇的問道:「妳們買了什麼啊?」   「沒、沒什麼啊!就一些針線之類的,我可能會做一個布娃娃吧。」娜美紅著臉看向另一邊,不知道為什麼無法好好的看著魯夫的臉龐。   「我買了一本書給小烏鴉。」羅賓笑答道。   「這樣啊…」魯夫若有所思的沉吟道。   「喂-!魯夫!你不要跑得那麼快啊!我這邊可是扛了很多東西啊!」這時候騙人布氣喘吁吁的追上來了,只見他扛滿了一身的大包小包,也不知道裡面到底放了什麼東西。   「那是什麼啊騙人布?」娜美皺了皺眉好奇的問道。   「嘻嘻…秘.密!」騙人布一臉故作神秘的賊笑說道:「等著瞧吧!我送的禮物一定是最棒的!」   「什麼嘛,賣什麼關子啊?」娜美冷冷的吐槽道。   「那麼,船長買了些什麼呢?」羅賓轉頭向魯夫問道。   「我還不知道要送什麼耶!我打算明天去抓一隻大螃蟹來給烏鴉丸的生日蛋糕加菜,騙人布剛剛買了一堆材料說要做煙火吃完蛋糕放給烏鴉丸看,哈哈哈哈哈…」魯夫很快就把全部的事情都招出來了,說完還哈哈大笑。   「喂!臭魯夫你怎麼可已擅自把別人的秘密說出來啦!我本來打算給大家一個驚喜的耶!」騙人布氣到差點吐血。   「什麼啊…原來是煙火啊…騙人布你真的很老梗耶…」娜美一臉非常無聊的說道。   「閉嘴橘子女!我一定會讓你們大吃一驚的!」騙人布顯示為惱羞成怒。   「呵呵…真是令人期待呢…」(羅)   「話說娜美妳買了這麼多東西結果只有那一袋是給烏鴉丸的啊?妳真的很沒誠意耶!」(魯)   「閉嘴,兩手空空的傢伙沒資格說我!」(娜)   於是四人便一邊說笑著一邊一起同行往千陽號的方向歸去。   「喂-!魯夫!」(喬)   這時候身後不遠處傳來了喬巴興奮的聲音,大家再度回頭看去,正好看見綠髮劍士與小馴鹿船醫悠悠哉哉的朝這邊踱步了過來。   「喔!喬巴!你們買了什麼啊?」魯夫笑著問道。   「我買了一些做好吃的藥草糖的材料!索隆說不知道要買什麼,只買了一條綠色的緞帶!」喬巴也是一口氣就把全部的事都招出來了。   「喂!喬巴你不要全部說出來啦!我之後想到還會回去買的好不好!」索隆與騙人布同樣顯示為惱羞成怒,激烈的辯駁道。   「哈哈哈哈…緞帶?索隆你真的很沒誠意耶!」魯夫指著索隆哈哈大笑著說道,後者則是默默的掐住了喬巴的脖子。   「你有什麼資格說別人!你們兩個一樣沒誠意啦!」娜美用力捏住魯夫的臉大吼著吐槽道。   「一般來說都會挑紅色緞帶吧…」羅賓則是笑咪咪的評論起了索隆的品味。   日光角度微微傾斜的溫暖午後,微風輕拂起夾道的樹葉林響,不約而同交錯而過的畫面及心情微妙的結合悸動,剛結束採購一心只想著烏鴉丸慶生會的夥伴六人再度同行,漫步回往千陽號的碎石路上充滿了無限歡鬧的愉快笑語聲。 ------------------------------------------------------------------>To Be Continue>> [後記]: 本章重點:床頭吵,床尾和(去死) 讓大家久等了!!實在太久沒打文了,打這篇時我一直處於很亢奮的狀態,感覺自己後來似乎有些靈感暴走(?),若有造成大家不快敬請見諒>< 打到最後居然開始手抖了,第八章打不下去只好先寫到這邊,謝謝大家~:) 老實說我覺得第6章寫得不是很好真的很對不起大家,所以接下來我會努力把每一篇都打到最好的!!><(握拳) 高潮!!烏鴉丸的生日慶祝會即將到來!!敬請期待!!XDDDDDD PS.原諒我將某些情節獨立到番外篇講述,不然結局永遠都不會到來啊~~小逡對不起啊~(ya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